《太平洋战争》
第72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27 22:10:00
  (正文)
  会议由尼米兹上将亲自主持。神色黯淡的戈姆利首先介绍了战区情况及未来的作战计划,报告和他的表情一样令人沮丧。萨瑟兰再次重申了麦克阿瑟的观点,“瓜岛不能再守而应尽早放弃”—老酒纳闷以麦克阿瑟的战略眼光如何会提出如此建议,美军放弃瓜岛势必导致日军将兵力全部用于新几内亚,他的莫尔兹比港甚至澳大利亚守得住吗?哈蒙少将表示,日军正在大举增援瓜岛,“继续固守只能遭致更多伤亡,且阵地难保”。特纳再三强调海军已经尽了全力。除表达上述观点之外,所有人都没忘记哭穷,请求珍珠港和华盛顿增援更多的兵员、装备和物资。

  作为华盛顿的特别代表,阿诺德详细阐述了盟军的全球战略,强调各战区均提出了补充飞机、坦克和舰艇的要求。之前他和尼米兹注意到努美阿港内停着7艘满载的运输船,机场的许多飞机尚未完成装配。阿诺德严厉批评了战区存在的积压问题,指出在它们全部投入使用之前,不会再向南太平洋增调一架飞机。
  尼米兹上将严厉指出,如果现在有人还在怀疑陆战一师能否守住瓜岛,为何不排出新喀里多尼亚的陆军部队前往增援?对使用新西兰陆军和航空兵的可能性是否做过研究?为何不派出海军舰艇破坏日军的“东京特快”?尼米兹声色俱厉的发言让所有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他们大都是第一次看到司令官发如此大的脾气。最后尼米兹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强调:“瓜达尔卡纳尔虽然只是一个局部小岛,但关系到全局的成败,希望各位立即做好增援瓜岛的准备。”

  尼米兹特别留意到,期间当参谋军官两次将急电送到戈姆利手中时,他都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低声地喃喃自语:“我的上帝,这叫我该怎么办呢?”
  翌日上午,尼米兹给特纳颁发了海军十字勋章,随后在新喀里多尼亚陆军司令亚力山大帕奇少将的陪同下视察了岛上的防御情况。当天下午,尼米兹乘水上飞机前往圣埃斯皮里图,刚刚接任麦凯恩的菲奇少将早等在那里迎接他们。
  9月30日,尼米兹一行将按计划飞往瓜岛。由于缺乏安全的水上着陆点,菲奇特意给上将准备了一架空中堡垒。驾驶飞机的一位年轻陆军上尉没有带所罗门群岛的地图,并对提出质疑的副官拉马尔说:“甭担心,这条航线我不知飞过多少次了,闭着眼睛都能摸到。”飞机飞抵瓜岛时天降大雨,极差的能见度导致这位上尉转了几圈都无法找到亨德森机场。坐在前派的奥夫斯蒂中校提醒拉马尔身上带有《国家地理》杂志,上面有一张大比例尺的南太平洋地图。凭借地图的指引,B-17终于安全降落在亨德森机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尼米兹从容披上雨衣,精神抖擞地走下舷梯。他看到了站在雨中的范德格里夫特,两人互相敬礼后热情握手。
  “您好,范德格里夫特。”
  “您好,将军。刚才我还在为您担心呢!”范德心有余悸地说。
  “大雨中起降飞机的情况不多吧?”
  “不多,不过也不算少。”
  “多亏了这场大雨,日本人的飞机才没来光顾。”
  “我们的老对手山本,可没想到您会有这个胆量。”范德不失时机地拍了领导一马屁。
  午饭之后,尼米兹提出前往飞行指挥所和前沿阵地视察。范德建议是否等雨停了再去,尼米兹说自己不是来旅游的,不能耽误宝贵的时间。于是踞守“血岭”的士兵们看到一群穿着雨衣的军官簇拥着两位将军趟水而来。一位哨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位和他打招呼的竟然是太平洋舰队的司令官尼米兹海军上将,以至于呆若木鸡地站在掩体里竟然忘了举手还礼。随后尼米兹视察了飞行指挥所以及野战医院的伤病员。

  傍晚大雨下个不停。范德举办了一个简单酒会欢迎尼米兹一行。随后两位将军避开参谋们躲在一边饮酒。
  “范德格里夫特,这一趟的确不虚此行,”尼米兹说,“非常高兴,我看到了陆战一师坚守机场的信心。”
  “说实话,守住机场问题不大,”范德为尼米兹斟上酒,“参谋们认为应该扫荡敌人的基地,但我没有海军的舰炮。”
  “你在和我兜圈子吧?”尼米兹呷了一口酒,微笑着说。
  “所以,将军,一师得不到舰炮的火力支援,目前只能固守机场,被动挨打。”

  “海军也有他们的难处。”
  “恕我冒昧,有些情况您比我更清楚。在努美阿,不愿拿自己船只冒险的指挥官太多了。日本人的东京快车就比我们勇敢得多!”看尼米兹沉思不语,范德点起一根雪茄猛抽了一口,“我一忍再忍,也不能宽恕南太平洋部队和战区司令部的悲观态度。陆战一师身陷重围,孤军奋战,取得了一次又一次胜利。海军为什么总是怕字当头,缩手缩脚?”
  尼米兹只好表态说,他将督促戈姆利尽快派出增援力量。他发现一个人愈接近战场就愈有信心,失败主义情绪好象主要在努美阿和布利斯班的司令部里盛行。尼米兹故意岔开了话题:“范德格里夫特,你知道,战争结束后,我们将编写一部新的《海军条令》。好好记住,到时候我想知道你认为哪些方面应该改掉。”
  “我现在就想到了一点。一定要删掉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处分损失舰艇或使它们搁浅的人之类的条款。在这里有许多人过于滑头,不愿拿他们的军舰冒一点险。”听到这里,尼米兹不由得笑了。他肯定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自己负责的第一艘驱逐舰“德凯特”号在菲律宾搁浅的事儿。还好,当时的尼米兹少尉只是受到了警告处分。

  第二天上午,尼米兹开始给在前段战斗中表现突出的官兵授勋。范德获得了一枚海军十字勋章。当尼米兹将一枚勋章佩戴到一名士兵胸前、表彰他“在敌人的炮火袭击下英勇卓绝”时,这名身体壮硕的陆战队员突然晕倒在地。范德为此感到了不安。事后方知,这名士兵是因为上将亲自给他颁奖过于激动才忽然晕倒的。尼米兹亲赴战场视察,这一行动本身几乎同他答应立即运来更多飞机和军队一样使守岛官兵的士气为之一振。要知道此时瓜岛的天空并非美国人所独有,司令官此行是需要冒极大风险的。

  连日大雨导致跑道异常泥泞。为减轻负荷,范德决定让尼米兹一行分乘两架B-17离开。上将被安排在第一架飞机里。登上飞机的尼米兹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对拉马尔的规劝上将装作没听见,显然他希望航途中能有一个开阔的视野。
  飞机引擎很快发动,驾驶员加大油门向前滑行。跑道尽头是马坦尼考河支流陡峭的悬崖。如果不能顺利起飞,飞机势必一头栽进湍急的河流之中。飞机轮子溅起一路泥浆艰难滑行,眼见即将滑到尽头飞机仍未腾空,飞行员立刻关闭引擎紧急刹车,机上的人吓得闭上了眼睛。机身依然在沿着跑道缓缓滑动,终于在陡峭的悬崖边停住了。好险!
  地上的范德看得是瞠目结舌,心几乎就要蹦出胸腔了,老半天才醒过来神。他急忙派车将飞机小心翼翼地拖回跑道。钻出飞机的尼米兹似乎显然非常轻松:“看样子上帝有意留我们吃午饭,那就不客气了,吃完饭再走。”
  此时小雨已停。午饭后跑道稍干了一些。推迟起飞无疑是危险的,圣埃斯比里图机场缺乏足够的灯光设施,空中堡垒必须在黄昏前抵达。第二次起飞非常顺利。20分钟后,参谋人员乘坐的第二架飞机也升空了。
  第一架空中堡垒天黑之间顺利降落。但一小时后当夜幕降临时,第二架飞机还未到达。菲奇下令“寇蒂斯”号打开探照灯射向天空,还点燃了装着废油的汽油筒为飞机导航,迷失方向的第二架飞机总算也安全降落了。

  重新回到努美阿的尼米兹向戈姆利和哈蒙提出,火速抽调南部驻岛陆军部队增援瓜岛。既然日军已经在新几内亚和瓜岛双线开战,只要瓜岛安然无恙,南部诸岛的安全暂时是无须担忧的。他同时强调,必须尽一切办法使日本人的“东京快车”出轨。
  日期:2018-07-27 22:11:35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