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戴书记放下书本,“为杰同志,晚上有空吗?”

  王为杰道:“有空,有空。书记您吩咐!”
  自己这个副书记,在他面前可没什么实权,王为杰知道戴书记的为人,因此尽量迁就他。
  扮猪吃虎,是官场中人最起码要具备的技能之一。现在不扮猪,将来怎么吃虎?
  或许正因为这样,戴书记才很放心,对王为杰一点都不怀疑。有人说,当领导的,都不喜欢太聪明有主见的手下。这一点可是经验之谈。
  他们大都喜欢在手下面前充当内行,当老师,对人家指指点点。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找到一种满足感。
  戴书记道:“今天晚上有个宴会,一起去吧!”
  王为杰早就听说,五和县班子一些人,经常聚会。
  这个聚会,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除非有邀请,你才有幸见识一回。而这次的聚会,又是什么呢?

  王为杰在心里暗喜,看来戴书记终于把自己当成心腹了。又或许,他只是用这种方式拉扰自己。
  毕竟目前的形势很微妙,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王为杰马上应道:“好啊!我正愁着晚上没地方去呢!”
  仇书亭夫妇在城里有一套房子,那是他们当年结婚的时候买的。现在他们一家虽然去了镇上,每到周末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回来住。
  这样的日子很惬意,就象度假一样。
  仇书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儿子在房间里玩玩具。
  严淑芳买了菜回来,“书亭,今天晚上我叫了彤彤他们过来吃饭。”

  仇书亭抬起头来,“怎么啦?”
  “没怎么啊!不就叫他们俩吃个饭么。彤彤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妹,她好象还没有到我们家里来过吧?”
  仇书亭算起来,也应该是从彤的表哥。
  但是两人很少往来,仇书亭倒是去过从家几趟,可他一心扑在仕途上,极少与这些表兄弟往来。
  看到严淑芳提着这么多菜,他就站起来,“那就去外面吃好了。”
  “中午不就是在外面吃吗?我看还不如到家里吃来得自在。”
  “可我担心你一个人弄这么多菜,累坏了。”
  仇书亭的目光落在妻子身上,严淑芳可是一个标准的美女。有人常说,穿上衣服好看的女人,不一定真正好看,只有脱了衣服还好看的女人,才是真正好看的女人。
  严淑芳属于后者,她能在没有任何遮掩下,展示自己美轮美奂的身材。结婚生子后的她,腰间没有一丝赘肉,小腹微微一点点隆起,却不影响她身材的美感。

  丈夫的话,让她心里一暖。
  的确,仇书亭很爱她。
  对她百般呵护。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们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最令人羡慕的情侣。
  可惜,天意弄人,总喜欢在这些美丽的部分,留下一丝遗憾。难道残忍也是一种美?

  严淑芳嫣然一笑,“没关系,其实有时,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也是一种快乐。他们两个就算是顺便好了。”
  仇书亭很感动,跟着老婆进了厨房,从背后抱着她的腰,“淑芳,我爱你!”
  严淑芳把头侧过来,笑得那么甜蜜。
  “我也爱你!”
  感受着丈夫的抚摸,严淑芳脸上慢慢红晕了起来,仇书亭抱着她。

  严淑芳的喉咙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声音,厨房里顿时充斥着一种暧昧无比的情调。
  仇书亭被她这美妙的吟呻刺激了,忍不住把手朝腰带下方伸去。
  严淑芳抓住他的手,“嗯,不要——晚上吧,我什么都答应你。”
  然后她转过身来,抱着老公亲吻。

  仇书亭也很投入,两人就在厨房里亲热起来。
  “哇——妈妈——哇——”
  卧室里传来小孩的哭声,原来是他刚刚堆积起来的积木倒塌了。
  不知为什么,仇书亭听到这个声音,刚刚刺激起来的情调,霎时间不翼而飞。
  他的动作僵在那里,表情很难看。
  原本伸进老婆衣服里的手,也抽了出来,松开严淑芳从厨房里出来。
  他几乎是气乎乎的模样,闯进儿子的卧室,看到儿子在哭,他伸手就是一巴掌。
  “没用的东西!这有什么好哭的,倒了重新砌过就是。”
  儿子骂得更厉害了,跑出来去找妈妈。
  严淑芳站在那里,感受到仇书亭表情的变化,她的心一沉。抱着儿子,轻轻地哄着,“乖,别哭,别哭哦!”

  “他打我,妈妈,他又打我!他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爸爸是爱你才打你的。你要乖哦!”
  “他不是我爸爸,人家都说,爸爸是舍不得打自己宝宝的!”
  嗡——严淑芳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她愣在那里,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怎么会说这种话呢?这句话,又勾起了她心中,无限的痛。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那是一个充满着心酸与无奈的故事;那是美丽梦想下,与残酷现实鲜明的对比。

  严淑芳的心很痛,很痛。
  只要提起这事,感觉就象有人拿刀,在自己胸口捅了几刀。脑海里又浮现,黄柄山那丑陋的模样,一脸奸笑,光溜溜的,露出中年男人的肥肚腩,然后扑到自己身上……!
  仇书亭在生气,拿了支烟点上,回到书房,把门关上。
  书房之中,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不知怎么回事,他越看越不爽,猛地伸手把照片翻过来,压在书桌上。
  抽烟,一个劲地抽烟。
  烟虽不能解愁,只是无限地暴露一个人的心思。烟和酒,就这样成了人们发泄内心的表达方式。

  仇书记原本是一个斯文人,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来被黄柄山看中,选为书记秘书。
  这本是一件好事,谁能想到这事的背后,却笼罩着一层阴云。如果不是自己想拍马屁,如果不是自己想早点出人投地,如果……!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他有些悔恨,憎恨那个既对自己有恩,又跟自己有仇的人。仇书亭就陷入这种双重矛盾中。
  他知道,如果没有黄柄山,他不会有今日。
  可没有黄柄山,他和老婆之间的宁静与美好,也不会被打破。
  现实,永远那么残酷。

  今生的残酷,或许是上辈子迟到的凌迟。按佛家的因果关系来看,难道自己上辈子上个恶人?
  仇书亭有些纠结,愤怒,无助,彷徨。
  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他爱严淑芳,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换,他都无怨无悔。
  爱一个人,必须承受某种难以启齿的痛吗?
  爱,到底是一种折磨,还是一种幸福?
  为什么我爱得如此痛苦,如此无奈?

  仇书亭伸手撕了张纸,捏在手心里,好痛!
  他突然又抓起笔,写下一个大大的恨!
  摆在桌上的笔记本,某一页,全是黄柄山的名字。
  这个“恨”,字,覆盖了整页纸。
  撕了,又撕了。

  厚厚的一个日记本,撕得已经没剩几页。
  而这些写满恨意,写满黄柄山名字的纸,都躺在书桌下的垃圾筒里。
  垃圾,都是垃圾。
  它黄柄山连垃圾都不如。
  连垃圾都不如的东西,那又是什么?垃圾中的垃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