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0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每个人都喜欢在别人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仇家福这心态,也是一样。
  其实,这并不能怪仇家福,他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每个人都攀比,每个人都在别人面前吹牛。
  每个人都醉生梦死,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做起事来,无能为力。
  要不是前段时间,杜书记开会中,强调了整风运动,仇家福都说了,这段时间不好搞,每个人都紧张兮兮,提心吊胆。

  尤其是黄柄山被免职,新的县委书记进入五和县,五和县未来的走向如何?虽然与仇家福这个小小的科长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们也有些紧张。
  这种局势,对他们的影响可能不大,但是万一碰到刀口上,那也是就地免职的问题。
  仇家福这人,也挺有意思的,在顾秋面前,一付长者的身份,象是在提点顾秋,官场中应该如何如何。
  他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显摆自己。

  其实,他这种所谓的内幕,都只是小儿科了。但他必须摆出一付长者的架子,一来显摆一下自己混得不错,二来,做给从彤看。
  从彤呢,看着两人,一个装傻充愣,一个大吹特吹,她只好不作声。
  只能装傻了,还能怎么样?
  如果告诉舅舅,顾秋是杜书记的秘书,这还得了?舅舅不钻到桌子下面去才怪。
  今天晚上之所以没喝酒,主要是酒贵,自己掏钱,有点舍不得。几十块钱一瓶的酒,他又不想喝。

  其实,仇家福是很想喝点的。
  顾秋呢,能不喝,当然不喝。
  酒是穿肠毒药,这玩艺,喝多了无益。
  没想到这个时候,仇家福接了一个电话。
  “什么?那好啊,你们快点过来,我们正在家门口的这店里吃饭。”

  “谁啊?”
  舅母看到他挂了电话,这才问。
  “书亭他们一家三口。”
  “他们来了?好巧啊!”舅母站起来,“我去加几个菜。”
  仇家福道:“叫瓶酒吧!”他又朝顾秋喊了句,“小顾,你也来点。我们三个男人搞一瓶。”
  顾秋说,“我不能喝酒。”
  仇家福道:“没关系,喝醉了睡一觉,反正没有外人。”
  顾秋听到书亭这两个字,心里就噔了一下。书亭,是不是仇书亭?自己这次不正要找他吗?
  他就看着从彤,从彤似乎明白他的用意,悄悄说了句,“我舅舅的侄子,在下面当镇长呢。”
  顾秋看过仇书亭的档案,仇书亭,男,汉族。1969年生。五和县人氏。
  他比顾秋大九岁,几年前下放到乡镇,现在是正科级干部。
  顾秋一直在心里琢磨,这个仇书亭怎么就成了仇家福的侄子呢?天下还真有这么巧的事。
  更令他惊讶的是,仇书亭一家三口都来了。
  据说仇书亭这个儿子,很象黄柄山,顾秋就想见识见识,毕竟这些线索,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果然,不到十来分钟。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带着一位少丨妇丨,牵着一名五六岁的小孩。
  顾秋注意到三人,仇书亭呢,属于那种瘦个子身材,一米七左右,分头。他老婆果然很漂亮,看不出有三十岁的样子,估计年龄在二十七八岁,应该与陈燕相差无几。
  但是这女人,眼睛大,五官配合得恰到好外。她的身材,至少也在一米六几以上。不是太高跟的鞋子,让她跟丈夫平齐。
  顾秋还在心里想,她怎么就有点象电视里那个应采儿呢?没见到她本人,自然就觉得黄柄山的行为可笑,见过她本人之后,顾秋就不得不承认,难怪了黄柄山会动心,她的确有令男人难以自控的资本。
  两人进来后,跟叔叔打着招呼。
  从彤和顾秋都站起来,从彤喊了句,“书亭哥,嫂子。”
  仇书亭看着从彤笑,“一段时间不见,你又漂亮了很多嘛,是不是因为谈了男朋友的缘故?”
  从彤挺不好意思的,仇书亭老婆呢,也看着顾秋笑了下,“不错,彤彤就是有眼光。”
  顾秋给仇书亭敬烟,仇书亭摆摆手,他老婆在旁边道:“他不抽烟呢!”
  顾秋的余光,打量了那个小孩几眼,虽然给他留着一个盖盖头,看起来的确跟黄柄山很象。
  当然,顾秋明白一点,相信仇书亭夫妇,都非常反感别人这么看他们的儿子。
  为了证实心中的猜测,顾秋从口袋里拿了二百块钱,走过去抱着那孩子,“宝宝,拿着,叔叔给你买糖吃。”

  仇书亭和老婆都在说,“不要,不要,哪能让你给钱呢?”
  看到自己亲戚的小孩,尤其是第一次见面,这个礼节必不可少。顾秋道:“没事,我们不知道你们要来,没准备什么东西。”
  仇书亭老婆道:“别这么客气。我们反倒不好意思了。”
  她就拉着从彤的手,“眼光不错哦,在哪上班?”
  这时舅母说了一句,“市郊区工厂的技工呢!也不错吧,好歹有个单位。”
  从彤心里不舒服,这个舅母不太会说话,顾秋呢,只是笑笑,也不解释。
  仇书亭老婆哦了一声,“工厂也有机会,很多领导都是从工厂出来的,而且工厂提升还要快,走的是捷径。”
  看来她的心态要好些,从彤只能应着。
  她对从彤道:“我看小顾还真不错,彤彤,既然是自己看中的人,就不要轻易放手。有句话说,莫欺少年穷,一个年轻人的前途无限,谁也无法估量。而说,你爸不是在县政府吗?到时找点关系,把小顾调过去不就成了?找对象,关键看人,不要看背景。”
  从彤觉得她的话,说得挺暖心的。

  其实她比从彤大不了几岁,可人家都有个五六岁的孩子了,而她还没嫁人呢?
  因为加了三个人,又要了一瓶酒。
  饭桌上自然就热闹了许多。
  仇家福还是喜欢说体制内的事,他问仇书亭,“书亭,你以前也跟着黄书记,这次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内幕?”
  提起黄柄山,仇书亭的脸色微微一变,但这种稍纵即逝的表情,还是落入了顾秋眼里。
  他老婆也低着头,问孩子想吃什么,估计心里这个结,永远都解不开。

  仇书亭道:“叔,这种事情就不要去说,我们做我们的事,他们搞他们的政治斗争。千万不要去打听,你要知道,很多时候,祸从口出。再说,这事儿,闹得再大,我们也安不上边。凑什么热闹嘛?”
  “那是,那是,我就是好奇,打听一下。”
  在侄子面前,仇家福居然很谦虚,一点也没有刚才的神气。当然,论级别,他这个科长,只是名义上的科长。
  他又不是真正的科级干部,仇书亭才是正科级,堂堂正正的镇长。
  可他这个镇长,一把辛酸一把泪啊!
  仇书亭的出现,绝对是个意外。

  顾秋正想去找他,他们一家三口一起过来了。
  可这件事情,顾秋不知道怎么开口。
  剥开一个人的伤口,总是很残忍。
  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顾秋完全看得出来,他们夫妻很恩爱,仇书亭看老婆的眼神,充满着无限的温存。

  而他老婆呢,眼中那种默默无语的相惜,不忍让人羡慕。
  小孩呢,也很听话,很乖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