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0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万一人家见了,不这么想呢?他知道你是自己掏钱,还是公款消费?”
  “管得了那么多?走吧走吧,懒得做饭。”
  “那就门口这店吧,唉!你啊,越来越懒,连个饭都懒得做,变个女人干嘛?”

  舅舅腹诽。
  “怎么?变个女人就要做饭菜?谁规定的。彤彤,你学着点,现在不是提倡男女平等么,还这么封建,你以为是旧社会,女人还三从四德,男人就三妻四妾。”
  “你看你看,我就说你一句,你还来劲了。”
  “不是吗?你看现在那些当官的,哪个舍得自己老婆做饭,把老婆变成黄脸婆,你自己心里也不舒服啊?再说,你看看人家,哪个女人不是在家里天天麻将,无所事事?”
  听着他们两口子拌嘴,还挺有意思的。顾秋也不说话,拿眼睛看着从彤,从彤白了他一眼。
  最后还是舅舅屈服,大家去外面吃饭。
  这只是一家很普通的饭店,店面不大,仅二层楼。
  下面是厨房和大厅,楼上有十个间包厢。
  这家老板应该是个熟人,看到四人过来,马上打招呼,“仇科长,亲自光临,蓬壁生辉,蓬壁生辉!”
  擦!
  吃饭还亲自来了,难道你帮我吃?
  仇家福提着老板,“你还亲自陪老婆睡觉呢!”
  老板也不生气,歪着嘴笑了。

  “楼上请,楼上请。”
  工商局是个好单位,这个看仇家福的肚子就知道。肥溜溜的,不得了。
  在包厢里,老舅说,“彤彤,点菜吧,喜欢什么就点什么。”
  他扔了支烟给顾秋,问哪里人?

  从彤很客气,“随便吧,我们都不挑剔的。”舅母就拿起单子,“我来点。”
  结果她点菜,看了人家的菜单,问旁边的服务员。“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服务员说,“有爆炒牛肚,炖猪肚,还有汽锅鸡,本地鸭,红烧鲤鱼等等——”
  舅母一听,皱下眉头,“现在那个什么牛肉都不能吃,猪肉也是有问题,外地来的饲料猪。得了得了,来条鱼吧。你看他那肚子,要多吃疏菜,少吃肉。”

  然后,她一口气点了六个疏菜,一条鱼,一个汤。
  仇家福看了老婆一眼,心道,又要出来吃饭,又舍不得点菜,女人啊,就是女人。
  他说了句,“加四个你们这里的特色菜,老规矩上。”
  舅母道:“医生都说要你吃素,你就尽觅肥的吃。再吃,你都成球了。”
  仇家福道:“从彤难得来一回,你就别罗嗦了。”
  舅母就不说话了,顾秋想来心里好笑,现在那些混体制里的人,一个个看起来牛必哄哄,一旦让他们自己掏钱,好象挖了他们的心肝,这就是吃公款与自己掏钱的区别。

  从彤倒是真有些不好意思,舅母这样子,也太小气,岂不是让顾秋看出丑来了?
  她就道:“舅舅,今天是我第一次带他过来,当然得我们请客。”
  老舅脸色一变,“彤彤,你这是看不起舅舅。虽然舅舅不如你爸混那么好,舅舅好歹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科长。”
  顾秋倒是不怎么好说话,只是悄悄地,把从彤的手拉过来,在手里把玩。
  老舅问,“这位小兄弟贵姓?”
  舅妈瞪大了双眼,“他是你外甥女的男朋友,你居然跟他称兄道弟?你牛!”
  舅妈一脸尴尬,“你能不能别多事?”
  顾秋应道,“舅舅,我免贵姓顾呢。”
  “哦,小顾,在哪里工作啊?”
  从彤马上就应道:“在市——”

  顾秋捏了一下她的手,“我在市郊上班。”
  “啊?市郊?”舅母惊讶地喊了一句。
  “那是什么地方?工厂吗?”
  顾秋应道:“是的,我是个技工。”
  从彤很奇怪,他搞什么鬼?干嘛要掩饰自己身份?舅舅听说顾秋只是个厂里的技工,便笑了笑,“现在的工厂可不景气了,最好是想办法转进机关。照这样下去,工厂迟早是要倒闭的。”
  顾秋嗯了一声,“舅舅有什么门路没?”
  舅舅就开始打官腔了,“门路嘛,倒是有。只不过目前恐怕不行。看看吧,以后有机会,我帮你留意下。”
  顾秋忙说,那谢谢舅舅了。
  仇家福道:“都自己家里几个人,谢什么谢?只不过,打点需要钱,这个钱,你得去准备下。”
  “如果进机关,大概需要多少钱?”

  顾秋问道。
  “这个不好说,看什么职位。好的十来万,差的也有四五万吧。这是最起码的。”
  顾秋嗯了声,“十万可能拿不出来,四五万还勉励。”
  菜上来了,也没喝酒,一家人边吃边聊天。

  仇家福道:“目前不行,再有钱也弄不下来。要是以前的话,就容易多了。”
  顾秋当然知道是为什么,目前正是五和县最紧张的时候,谁还敢收钱,买官卖官?
  仇家福开始吹牛了。
  别看我只是一个科长,手里每年下来,至少上百万的经费,那可是都得从我手里过啊。
  顾秋问,“舅舅是管哪一块的?”
  “后勤。”

  一个后勤科长,就没什么权力了,顾秋哪里不清楚?
  仇家福说,“你别小看我这个后勤科长,虽然不能大福大贵,但是全家吃饱还是可以的。”
  舅妈说了,“你除了整天吃吃喝喝,打打小牌,你还能干什么事?”
  仇家福道,“说你就是妇人之见,科室里这么多费,不吃不喝,它花得完吗?”
  顾秋故意问,“为什么一定要花完啊?”
  仇家福一脸得意,“这个嘛,你们这些外行人是不懂的。每个科室,每个单位,每年都有预算。如果你每年的预算花不完,那么明年你的经费就会少。因为你花不完嘛,上面自然不会再给你拨款这么多。”
  “那为什么不作为职工福利发下来?”
  “呵呵!每个编制,都是有财政拨款的。别人的工资,福利,都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们科室特别?如果查出来,这笔钱被你们当福利发放了,那我这个科长还要不要干?”
  顾秋笑了下,“还有这等事啊?”
  “那当然,里面的套路多着呢!”仇家福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
  从彤很不解,顾秋这是要干什么?
  看起来,他好象是在套舅舅的话,而舅舅呢,这人就是喜欢吹,这有什么好吹的?
  你一个小小的科长,吹啥?
  的确,仇家福手里的经费,每年也有个几十百把万。正如他所说,那些经费,大多数时候,都是被他们科室里内部消化掉了。
  一年旅游个四五次,一个星期基本上有五天在店子里泡着,喝着用国家的钱买来的酒,动不动几百块钱,上千块钱一瓶。
  要么就是去唱歌,跳舞,打牌。
  反正想方设法,把这些剩余下来的钱花掉。
  这些所谓的套路,顾秋焉能不知情?
  他们的预算,假如一年需要二十万,他绝对会报上去二百万,然后上面压一压,打个五折,或六七折,他们的钱还是大大的有宽裕。
  为了明年的预算继续拨下来,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把这些钱花掉。
  估计他们这些人,也就是这点吹牛的本钱了。

  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跟人炫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