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那要看跟谁在一起,如果跟杜书记在一起,我也想这些,岂不是有病吗?”
  言下之意,跟你在一起,我就是胡思乱想,也是正常的。从彤道:“谁知道你呢!”
  顾秋只是笑笑。
  从彤问,“你去五和县干嘛?”
  顾秋道:“听说五和县有个什么仙女峰挺漂亮的,去看看。”

  “切!骗谁啊?”
  从彤才不相信,他一个大男人,去五和县只为游山玩水。顾秋当然不能把此去的用意告诉她。
  可从彤又问,“去几天?”
  “三天吧!快的话二天回来。”
  从彤心里一急,“三天啊!”
  “嗯,你带身份证了吗?”
  “干嘛?”
  “开房啊!难道我们睡外面?”
  从彤还以为他又想那些事,上次被他搞得一身都是红印子,连老妈都知道了,一直在追问,这是怎么回事?
  顾秋不提还好,一提到开房,她就有些抓狂,伸手狠狠的掐着顾秋的手臂。
  痛得顾秋一阵呲牙咧嘴,转眼间,被她捏痛之处一片青紫。
  看到顾秋手臂上的印子,从彤又心痛了,“痛吗?”
  顾秋道:“你说呢?”
  “哪你怎么不叫?”
  顾秋:“……”
  快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五和县汽车站了。
  两人刚下车,还没有出汽车站的大门。
  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那里,有人从车上走下来。
  顾秋一见,马上转身,一把抱住从彤,对着她的嘴狠狠的亲下去。
  从彤本来走得好好的,哪想到顾秋会发这样的神经,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可能如此放肆?
  要死的,丢死人了。
  从彤正要推开他,顾秋在她耳边轻轻道:“别动,不要让那家伙看到我!”
  黄文通正朝两人走来,背后跟着五六个混混。“你们注意的,看清楚了,说不定他会坐中巴车过来。”
  一个小混混道:“通哥,他好歹也是个秘书,不开小车坐中巴车,这种可能性不大吧!”
  “你知道个屁,上次那记者不就是坐的中巴车?把几个汽车站给我盯紧了,一旦发现他,马上向我汇报。”

  从彤被顾秋抱得很紧,听到顾秋这句话,她就无奈地放弃了反抗,任顾秋怎么亲吻自己。
  黄文通朝两人看了眼,“靠,这么风*。走,去那边看看。”
  这群人刚走,从彤就推开他。
  汽车站来来往往很多人,一些好奇的,还在观望。
  咦,这妹子不错。
  挺漂亮的。
  顾秋有些无奈地笑了下,“刚才那家伙是黄文通,他认得我!”
  从彤正待说什么,旁边有人喊了一句,“彤彤!”
  从彤回头一看,“舅妈——”
  然后,她的脸就红得象个什么似的。

  多丢人啊?
  此刻,她真的狠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这事居然给舅妈碰到了。
  舅妈一脸古怪,刚才那一幕,她肯定看到了。此刻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顾秋,“彤彤,这是你男朋友?”
  从彤恨得顾秋要死,却又不得不咬着牙嗯了声。
  顾秋呢,当然也很尴尬,居然,居然……被从彤舅妈看见,日!这该多丢人啊?
  “舅——妈!”顾秋这一声舅妈,喊得很别扭。

  舅妈道:“走吧,去家里吃饭。”
  从彤看了顾秋一眼,顾秋牵了一下从彤的手,“好啊!”
  倒是从彤,一点都不好意思。
  趁舅妈走在前面,她气不过,又拧着顾秋腰间的肉,狠狠地,咬着牙齿,做死的拧。
  顾秋瞪了她一眼,“别闹了,否则我摸你一下。”

  从彤气得跺脚,“你敢!”
  “看我敢不敢!”
  从彤果然怕了,咬着牙齿,“这笔账先记着。”
  既然碰上了舅母,当然不好意思不去。
  顾秋在水果店里买了些水果,还要去买其他东西,从彤说,不用了,别乱花钱。
  顾秋道:“拿瓶酒吧,咱舅是干嘛的?”
  从彤白了他一眼,“工商局的。”
  “啊?原来是官老爷,那得买酒,否则多丢人。”
  又拿了一瓶二百多块钱的酒,这才去舅妈家里。
  舅妈嘴上说,客气干嘛,来了就来了,干嘛去买东西。不过看到顾秋提着水果和礼品,心里还是舒畅。
  从彤自然不好意思,“没什么啦,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从彤舅妈是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女人,可能也是在哪个单位上班的吧,因为她说话做事,都透着一种圈子里的气息。
  舅妈道:“他啊,不一定的,说不定不回来吃饭,我问问看。”

  “哎,你们两个这是要去哪?”
  从彤道:“不去哪啊,就是过来玩几天。”
  舅妈道,“刚好我有空,你就多陪陪舅妈。”
  顾秋郁闷了,难道不成我们两个出来,专程来陪你?那怎么行?他打量着这屋子,三室二厅的结构,按当时的生活水平来说,非常不错了。

  如果要自己和从彤住这里,绝对不行,顾秋还有重要的事,此地不宜久留。
  他就咳了一声,从彤会意,“我们还要去有些事,办完了再来吧!”
  舅妈有些怀疑地看着顾秋,这小子要把从彤带哪里去?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她就拉着从彤进了卧室。
  咚咚咚咚——外面有人敲打,顾秋打开门一看,一名近四十岁的男子很奇怪地道,“难道我走错了?”
  抬头一看,的确是自己的家啊?中年男子奇怪地打量着顾秋。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顾秋笑道:“你就是彤彤的舅舅吧?”
  提起从彤,他自然知道,却依然一脸茫然。“你是——?”

  从彤从房间里出来,“舅舅,你回来啦?”
  舅母也听到自己男人的声音,赶了出来。
  从彤舅舅叫仇家福,人称仇科长。刚进中年,人就发福了。果然人如其名,家福。
  看到外甥女,仇家福很惊讶,“彤彤,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从彤笑得可开心了,“刚刚到呢。舅舅,你怎么才回来,又去外面**去了?看你这肚子,再胖下去,门都要进不来了。”
  仇家福闻言作色,“你这丫头,居然捉弄你舅舅。”目光落在顾秋身上,“这位是——?”

  不待从彤开口,舅妈接过话道:“她男朋友。”
  “哦?”
  听说是外甥女的男朋友,他就再多看一眼。这个男朋友可以经得起推敲,不能蒙混过关的。
  顾秋一脸微笑,给他敬烟,他接过烟叨在嘴里。拉过从彤,悄悄问,“你妈同意了吗?”
  从彤挺尴尬的,“舅舅——”
  舅母在旁边说了句,“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家里同意?他们两个都——”
  这个舅妈也真是的,看样子是要把刚才在汽车站看到的一幕告诉自己男人。从彤急了,“舅妈,你——”
  舅妈笑得弯下了腰,她的确想说,这两个年轻人胆儿大得吓人,居然敢在公路边上,众目睽睽下亲吻。
  可从彤急了,她就打住了这话。
  老舅很奇怪地看着从彤,叨着支烟来到沙发上坐下。
  “老婆子,怎么还不煮饭?”
  “煮什么饭啊?去外面吃吧!”
  “不行,最近抓得严,风声紧。”
  舅母奇怪了,“家里来了亲戚,我去外面吃个饭怎么啦?自己掏钱也犯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