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2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伸手,我说:“能开赌石店,眼力也不会差的,这枚戒指三百多万,他看的出来的,我身后跟着三个保镖呢,她不瞎。”
  王翠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什么,我看着开窗的师父先给我开窗,他用的是大钻头,成片的磨,会卡的料子皮薄,尤其是青蛙皮,要不是皮肉不分很快就能看到肉了,青蛙皮的料子最怕的就是皮肉不分,虽然都是绿色,但是种水会差很多。
  我第一次赌青蛙皮的料子,没什么经验,但是这块料子还可以,品相很好,没有看到有裂的痕迹,我都没有打灯,料子没有裂的痕迹,就已经赢了一半了,所以我直接就赌了。
  这是小赌,散散心清,陪王翠玩玩,让她对我有信心,我不想王翠每天都来开导我,安慰我,给我灌鸡汤,那样才会烦死的。
  而我翻身并不能靠这小打小闹的赌石,这还要日后跟王贵一起赌才行,不是我看不起这几千几千的赌石,而是,想要快速的获得几千万,几亿,这些上千块的公斤料是完全不可能的,除非开出来帝王绿,但是这个世界上,那有那么多帝王绿给我开呢?
  “开啦。。。”

  我听到开了,就赶紧走过去,我把料子拿过来,没有给师父看,不需要,看到我急切的样子,老板就说:“老板,你看不懂的,让师父看看,他跟你说是赚了还是亏了。”
  我听了老板的话就笑了,我说:“我懂的,谁说我不懂?”
  老板看着我的样子,就撇撇嘴,大概以为我是不懂装懂吧,我也没理她,而是继续看料子,我看着料子,里面不是绿色,这我就放心了,要是绿色,就是皮肉不分了,我打灯看了一眼,种不是很好,糯化种,但是晶体略细,水头较好,光泽度也非常好,淡春感,局部色渐变较明显,并且底色偏灰。
  总体来说,料子算是赌赢了吧,这个时候过来一个女人,说:“老板,料子很差劲啊,别切了,卖了吧,给姐姐我拿回去玩玩。”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给多少?”
  “五百吧。”
  我看着这个女人,很胖,穿着吊带,还有黑丝,头发染的五颜六色,跟他妈站街女一样,装画的很浓,我说:“剩下的四千五包你的钟是不是?”
  她听了就来火气了,说:“会不会说话?要不要姐姐教你怎么说话?”
  她还生气了,我身后的赵奎就站出来了,她看着赵奎跟杨瑞,也吓的不敢说话了,这女人就是来坑人的,以为我不懂,给我五百?或许她以为我是个大老板,不在乎这点钱,说五百,就会生气送给他玩了,可惜她想错了。
  我看着她站到一边了,就仔细看着料子,只是一个拇指盖的窗口,带着春色,无论水头,还是种都是上等,没有裂,唯一不足的是色不浓,五千块肯定有了,但是想要卖大钱,还是得来一刀。
  我打着灯,仔细看着料子,从上往下仔细看着,料子是变种料,里面肯定会变种,但是会冰还是砖头,说不定,我拿着手电在石头上敲了敲,在中间的部分听到了很清脆的声音,拿着手电打灯,从侧面打,我一看灯,心里就高兴了,这里有变种,估计会到冰。
  我打着手电往下面去,在两厘米的地方,我看到了一点相似松花一样的纹路,我拿着笔,在上面画了个圈,我说:“师父,在这给我在开个窗,圆口的啊,一厘米,别大了啊。”

  听到我的话,那个女老板有点意外,看着我的眼神也变了,她小声的说:“挺专业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而是点了一颗烟,抽了起来,师父看着我画线的地方,又看了看我,说:“眼力不错啊。”
  我笑了笑,说:“赶紧。。。”
  他点了点头,就拿着钻头开始开窗,我听着那嗡嗡嗡的声音,心里就不知觉的紧张,还有一点恐惧的感觉,我不自觉的就会想起来在缅甸开那块五十吨的料子,有阴影,加上天气热,所以很快我就出汗了,我咬着烟嘴,盯着看着,很难受。
  圆孔只有拇指盖那么大,所以很容易就开到了,我看着师父用水冲洗杂质,随后就看着我,他说:“运气真好,到冰了,高冰,还有飘花,这块料子变种料,保守估计,有一对镯子,高冰飘花的镯子,好几十万呢。”

  我添了添嘴唇,我拿着料子,他也站起来了,因为出高货了,所以都很激动,估计这里很久没有出过高冰的料子了,所以有点激动。
  我拿着料子,打着灯,窗口周围有雾,黄雾,在里面飘着绿,我笑着说:“还他妈是个三彩。”
  师父说:“开玩笑了,这是雾,那是黄的色?你又装蒜了,你是个行家,这个地方开窗的人,能找到的没几个。”
  我笑了笑,就不跟他开玩笑了,我看着窗口,晶体非常细,水头非常好,光泽度很好,还带着一点黄色的雾层,套用雾层俏色巧雕,无大毛病,整体利用,百十万的镯子肯定有,但是我不敢切,变种的料子,只有这一丁点的地方让我给找到了。

  “切嘛?”师父认真的看着我,我看到了他兴奋的神色。
  我笑了笑,这个点,种到冰了,没有杂质,很透,飘着色,我说:“我玩,玩够了,就不切了,你收吗?”
  听到我的话,老板就舔了舔了嘴唇,他跟老板可能是夫妻,两个人看着料子,合计起来了,过了一会老板就过来,说:“老板,你是大老板,你给个价钱,我们谈谈。”
  “这种料子,五百万吧。”我大刀阔斧的说着。
  老板听着,就笑了,切石头的师父说:“老板,别开玩笑,咱们谈生意呢,五万吧,我觉得五万合适。”
  我笑了笑,这块料子开窗很好,如果满料的话,五百万不贵,但是前面开的窗口不是很好,所以注定了就不是满料,所以不可能卖到五百万,只有一个窗口带高冰飘花就卖五万,中肯价,我看着料子,我说:“十万吧,不干就拉到,我回去丢鱼缸里,挖了做烟灰缸也行。”
  听到我的话,老板乐呵了,说:“你真的是土豪啊, 拿高冰的料子做烟灰缸?你还不如送我们玩玩呢。”
  “我偷偷出来玩的,你别看我带这么好的戒指,我也没钱啊,别以为富家公子哥都是满身都是钱,我们也缺钱花,上面老子的钱不是好骗的。”
  我大大咧咧的说,简直就是一个小痞子,我跟他装少爷呢,就是为了砍他五万块钱,我想想我也挺可怜的,之前在瑞丽,我有钱的时候,我他妈给我的小弟都穿阿玛尼,带金表,那个不是好几万,现在我为了这五万块钱,居然还他妈要装老板。。。
  老板跟切石头的师父看了一眼,两个人又合计了一下,周围的人也都在看热闹,过了一会,有人问:“卖不卖?不要我要。。。”
  老板就说:“别闹,我们要了,行,我要了,现在给你拿钱。”
  我听了就松了口气,说:“赶紧的,我要去捏脚呢。”
  老板听了,就笑呵呵的,去桌子前,把抽屉打开,从里面拿了钱,然后在验钞机上数了起来,我看着刚好十万,她拿给我,说:“点点?”

  我笑了一下,我说:“捏脚的钱,点什么店,拿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