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2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翠脸色变得不好起来,她说:“可以抱抱你吗?”
  我笑了一下,张开手臂,霸道的将她抱进怀里,我说:“现在我一无所有了,身上还臭的很,像是一个乞丐,你会稀罕一个乞丐的拥抱吗?”
  王翠没有说话,只是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然后她静静的听着我的心跳,过了会,她说:“还是那样,我们的心跳在某个时刻是一起跳动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真是傻的可爱,骗你的,那些都是骗你的话,而我也因为骗人太多,所以遭到了报应。”
  “啊飞,爸爸跟我说了你在外面的事情,我知道你现在被击败了,但是你没有放弃,我知道你会从头再来,人生最大的困难,就是从头再来,因为,你知道,你要经历那一次次烦躁的过程,但是,就跟健身一样,只要适应了,你就会习惯,看。。。”王翠笑着说。

  我看着她把胳膊举起来,使劲的握着拳头,我看着她胳膊上的肌肉展露出来,我看着王翠,带着一丝欣赏的目光看着她,一年多了,她变了,婴儿肥没有了,那股弱小的稚嫩之气也没有了,脸型变得消瘦,但是很刚毅,清秀之中,带着一丝坚强。
  “你变了。。。”我说。
  王翠笑了起来,说:“没有,只是健身了而已,你永远都不知道一开始我准备健身之前的思想斗争有多残酷,我不但要跟食物做斗争还要跟我爸爸做斗争,我害怕他,害怕一切,但是我走出去了,所以,现在我就是一个全新的我。”
  她站起来,站在我面前,我看着她,身材不在娇小,像是二次发育了一样,她说:“为了你,我说过,会让你见到一个全新的我。”

  我笑了笑,喝了一口饮料,我说:“我结婚了,止步于此吧。。。”
  她听着有点失落,转身看着海边,然后坐下来,说:“这并不妨碍我爱你,你也答应过我,在珠海,你就是我的,跟任何人没有关系。”
  我安静了,我看着王翠,我内心质问我自己,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还有这样一个女人愿意等待我,男人跟女人之间的爱情,真的跟物质没有关系吗?但是马欣呢?
  或许,分人吧,不去纠结这么多,我站起来,我说:“陪我散散步吧。”
  她很乐意站起来,伸手出,期待着跟我牵手,我伸手牵着王翠的手,跟她行走在那条青石大路上,很和谐的走着,我内心也平淡下来,我跟王翠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很和谐,有种说不出来的放松。
  “你喜欢我什么?”我问。
  她笑了起来,说:“我了解了你很多的事情,你在瑞丽, 在缅甸,在赌石界都很有名气,你像是生活在中的人物一样,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迷恋,你总是有一种气质在吸引着我,即便现在你落魄的样子,也让我感觉到想要拥抱你的感觉。”
  我笑了一下,很可笑,突然王翠跑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腰,严肃的说:“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之前的样子,意气风华,帅气,没有胡子,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男人一样,让我心惊肉跳,答应我,振作起来好吗?”

  我看着王翠,我被人追赶,逃命,我疲以奔命,来不及让任何人安慰我,没想到到了珠海,居然得到了王翠的安慰。
  “赌石我并不懂,但是我知道,你是靠赌石发家的,你能赢一次,就能赢第二次,我知道,曾经有个女孩子,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拿了几千块,让你翻身,如今,给我一个机会,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我把我的零花钱都给你,我们重新开创一片天空吧。”王翠认真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句话,就想笑,很可笑,我回想着韩凌,那时候我像是个小痞子一样,带着威胁的意味问他借钱,没想到开窗了一片辉煌,而如今,历史重演,真的很好笑。。。
  “好,把你的零花钱都拿出来吧。。。”
  广东的阳光,比瑞丽还要炽热,我决心振作,从头开始,我知道,卸掉以前所有的虚化与浮躁,我要重新开始。
  开始的不仅仅是我赌石的道路,还有我的人生。

  在沙滩上,王翠在我头上淋着热水,将我头上的污秽清洗干净,她答应将她所有的零花钱都给我,这看起来很可笑,但是,其实我知道,她是百分之百认真的,王翠的父亲并没有因为只有她一个女儿,就娇惯她,给她钱,反而在广东这个地方,重男轻女很严重,所以王翠并不受重视。
  而我从王翠的嘴里知道,王贵现在的生活也并不是很富裕,他赌输了料子,资金链又断了,缅甸又在打仗,所以,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我清洗头发,拿着剃须刀,王翠拿着镜子站在我面前,我将剃须刀打开,放在头上,将自己的长发剃掉,从头到尾,一点都不留,只剩下一点点的寸头发茬,头发在我身上飘落,我是第几次落发,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每次剃掉头发,都代表我一次新生,这次也是一样。
  头发,胡须,全部都剃掉,王翠拿来赶紧的衣服给我,很简单的衣服,是她自己设计的,很有性格的白色体恤衫还有牛仔裤,崭新的球鞋。

  我穿上之后,站在镜子前,看着那张有点老成却很很嚣张的脸,人的性格一旦养成了,就会在脸上体现出来,虽然嚣张,但是我很满意,少年不发狂,老来聊骚,年少,就应该轻狂。
  “广东最大的赌石基地在那里?”我平淡的问,说完,点了一颗烟,潇洒的抽起来,我虽然要新生,但是不代表我要改掉一切毛病。
  王翠看着我,说:“平洲,哪里是最大的赌石基地,四会也可以,揭阳也行,但是赌石一般都去平洲。”
  我看着王翠,我说:“你有多少零花钱?”

  “五千。。。”
  王翠说着,我笑了一下,我伸出手,她摇头,说:“到了再给你,我要跟你一起去。”
  我皱起眉头,我说:“你在叛逆,你不怕你爸爸吗?他说过,让你不要抛头露面的。”
  “我成年了,知道我在做什么,你要重新做自己,我陪你,我也重新做自己。”王翠认真的说。
  说完,晚翠就伸出手,我挽着她的手,我说:“广东,我就是你的。。。”
  她开心的拉着我出门,珠海到平洲很远,有一百四十多公里,但是好在可以走高速,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阿贵带我们去的,在广东,我没有房,没有车,一切从头开始,我拥有的只有王贵这个贵人,还有对我一片迷恋准备倾家荡产给我钱赌石的王翠。

  车上,王翠跟我说了很多话,从她给我写的第一封信,到她如何健身的事情,以及她知道我在缅甸出事之后的担心,都跟我说了。
  我只是做一个倾听者,我心里很开心,我现在才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孤独,我在缅甸那边也不是孤独的,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有一个人会牵挂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