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2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摇头,我说:“我现在是丧家之犬,我能对付她?”
  “不不不,你能的,我等着你,你一定行的。”桑灵拍着说。
  他说完,我就看到从隔壁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我看着很严肃,他的脸色有很重的伤疤,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那个时候他是戴眼镜的。

  我突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是。。。
  “律师。。。”
  我被赶走了,再一次被赶走了,人生的那些不如意,总是在一个人最倒霉的时候在你身上重复在重复的出现,把你逼如绝境。
  杨瑞清洗着甲板上的血迹,我看着黑暗的盈江,内心平静了不少,我应该像马欣那样平静,我应该水波不惊。
  因为,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看着天上的星星,好寂寞啊。。。
  赵奎跟杨瑞都站在我身后,他们没有说话,我笑着说:“船已经开了,你们想下船也难了。”

  “飞哥,我们永远不下船,你到我们到那。”
  我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话,微笑了一下,没有在说什么,人生最精彩的地方,就是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还能有几个朋友兄弟在身边。
  风吹动了我的头发,我远离瑞丽。
  黎明,我们回到了昆明,我直接去了陈玲的家,那不是我的家,我知道,陈老板不会把我当做他的家人,即便我跟陈玲结婚了,但是陈老板依旧只是当我是一个没有的臭小子。

  而如今,我又一败涂地,他会更强烈的鄙视我。
  我敲着门,开门的是阿姨,我走进去,阿姨很为难,但是没有拦着我,我看着陈老板跟陈玲都在客厅里,他们看到我回来,都很意外。
  很早,才六点钟,他们都没有在睡觉了,陈玲看到我回来,站了起来,她还没有说话,陈老板就说:“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像个乞丐,丢人。”
  我笑了一下,我说:“离婚,或者再借我一笔钱。”
  我想东山再起,陈老板是我最后能借到钱的人了,我也厚着脸皮,为了能在爬起来,才来找他借钱。
  “哼,借钱?你拿什么还?我的九亿你还没有还,我还借给你?”陈老板不屑的说着。
  我舔了舔干枯的嘴唇,我说:“我还有矿,还有珠宝公司。。。”
  “矿?那边在打仗,谁他妈要你的矿?你的珠宝公司在我女儿的名下不属于你的,你现在是一无所有,离婚吧,我能送给你的,只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让你跳楼的时候,死的体面点。”陈老板愤怒的说着。
  我哽咽了一下,我知道他不会帮我的,我看着陈玲,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走到我面前,拉着我出去,来到了外面,我推开陈玲,我说:“干什么?”
  她说:“钱已经被他冻结了,我能帮你的,就是跟你一起东山再起,我相信你邵飞,你能成功一次,就能成功两次,你送给我的珠宝,我会卖掉,我们还有房子,你还有那么多朋友,我们会东山再起的。”
  我推开陈玲,我说:“算了吧,我们离婚吧,不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真的,你们父女的本质,我看的很清楚,都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还跟他说什么?让他去跳楼吧,这个混蛋,他跟他老子都是一路货色,都是跳楼的命。”
  我听着陈老板的怒吼,转身就走,陈玲急忙拉着我,拥抱着我,哭着说:“不要走,留下来,跟他求求情,他会帮你的。”
  我笑了一下,吼道:“陈老板,你会帮我吗?”
  “不会,永远都不会,你他妈的死心吧,你这个败家子。”陈老板吼道。

  气氛冷到了冰点,我笑了一下,我愤怒的解开陈玲的手,我要走,但是陈玲吼道:“我怀孕了。。。”
  我听到陈玲的话,我内心有点颤抖,我回头看着她,她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我现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她说她怀孕了,我看着她,紧紧的握着手,低下头,人生最难的选择莫过于此。
  陈玲跑过来,拥抱着我,轻微的哭着说:“把能卖的东西卖掉,房子,珠宝手势,能卖很多钱,可以够你东山再起,还有,他毕竟是我爸爸,只是生气,给我们一点时间,给你自己一点时间。。。”
  我推开陈玲,我说:“我不是个好男人,孩子。。。”

  我最终说不出来那两个字,所以,我必须要走,我慢慢的后退,看着陈玲的绝望,我也很伤心,真的,非常伤心,他虽然有钱,是陈老板的女儿,但是他毕竟是我老婆,我现在不怀疑她对我的真心,真的,所以,我不想卖房子,不想卖首饰,不想再让她给我想办法让我东山再起,男人,得自己扛着。
  房子,我要留给她,作为最后遮风避雨的地方。。。
  “你能不能听我一次,为了我们的孩子,不为了任何人,求求你听我一次吧。。。”
  我听着陈玲撕心裂肺的喊声,我哽咽了,但是我走的心更加坚决了,我留下,只会让他更惨,她永远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我的命。
  “准备好离婚协议,什么都是你的。。。”
  我只留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当我坐在车上的时候,回头看着追上来的陈玲,我说:“快开车,快啊。。。”
  赵奎红着眼,把车子发动,我看着陈玲站在车子后面,眼巴巴的站着,我没有在看,转身呆愣的看着前方,不知不觉,眼泪顺着脸颊就留下来了,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报应吧,我邵飞,坏事做的不少,女人玩的那么多,所以,今天我才有这个报应,想留不能留,想走要割肉,这就是我要的出人头地吗?太惨了。。。
  其实我可以留下,我可以照顾陈玲,她也需要我的照顾,但是我为了所谓的尊严,我走了,很难受,但是我必须要走,只有脱离跟他的任何的关系,才是最好的保护他。
  车子停在空地上,我深吸一口气,赵奎看着我,杨瑞也看着我,现在,我只有这两个兄弟,我看着手机上的银行账户,零,真的刺激。。。
  “飞哥,船上还有一千五百万是你缅甸带回来的,我们可以翻身的。”杨瑞咬着牙说。
  我舔了舔嘴唇,我说:“那笔钱,留给阿丽,等缅甸的战争结束了,让她回缅甸,把矿产给我保住。”
  “飞哥,还要去缅甸吗?哪里不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去了缅甸,丢了内地的市场,最后被人赶出来,现在我们一无所有,还要去吗?”赵奎质疑的问我。
  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但是缅甸我是不会去了,有些事,别人来做就可以了,我给钱就行了。
  “不会去,但是我必须要保住我的矿,我的东西,谁都拿不走。”我咬着牙说。
  两个人都不说话,我联系了阿丽,跟他吩咐了,她说只要缅甸战争结束了,她就回去,我相信阿丽,她为我做了那么多事,不会骗我的。
  我靠在车子上,赵奎问我:“我们接下来该去那?”
  去那?我没有目标,我也想不到我去那,这个时候,我能去那?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王贵,我急忙打电话给王贵,瑞丽是翡翠之乡,但是广东是翡翠集中地,相互竞争,瑞丽,我待不下去了,我可以去广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