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政委亲自将北哥送出门外,紧挨着我的一位女眷对旁边的官员说,“乔先生还真是讲究台面的人,贺礼送到了一点没有失礼。听说许多场面上的大富之家都想把女儿许给乔先生,有没有消息定下来是谁。”
  官员越过层层人海看了一眼那幅画像,“乔先生和顾家关系还不错,一般人有事把请柬给了他他也不会赏脸,省公丨安丨厅的刘厅长约了乔先生三次,他根本不来,这个人很是傲气。”
  他找侍者要了一杯酒,盯着暗红色的液体缓缓说,“澳门一个大家族的千金很中意乔先生,成不成还不知道,乔先生眼光高,不是什么女人都能看得上的。再说把女儿嫁给这种人,总得提心吊胆。”
  女人掩唇笑,“乔先生风流,娶妻也改不了。”

  官员让她小点声,他凑到跟前说,“乔先生要是风流,这世上就没有不风流的男人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没点原则能行吗?在美色上绝对不栽跟头,别听道上传言,都是他故意放出来的,没几句真的。”
  周容深晚上喝了不少酒,起先还能扛住,可后劲儿很快顶上来,他找到顾政委告辞,走出宴厅后整个人都有些摇晃,脸色也一阵青白一阵绯红,我和司机从左右两侧扶稳他,乘坐电梯离开酒店。
  此时夜幕很深,空气里有巢湿的雾水,像是滴答滴答飘着一场小雨。
  司机将周容深放在后座盖上一条毯子,他招呼我上车,我刚准备弯下腰,余光忽然瞥到一抹极其熟悉的人影,我脊背猛地一僵,几乎是不受控制站直身体看了过去。

  乔苍站在十字路口的尽头,背后是车水马龙的长街。
  白色衬衣折射出华灯初上的夜光,烟火燃烧着他寂寞的眉眼,远处几辆车缓缓驶来,停在他面前,保镖从车里走下,弯腰对他说了句什么,他一动不动,仍旧沉默吸着烟。
  我心里怦怦直跳,握着车门的手一点点收紧。
  我想他回头,即使他看不到我,至少我可以看见他的样子,可我又不想他回头,已经断了的恩怨何必再起波澜。
  然而我所有想与不想都随着他转身的霎那化为乌有,飘渺的云烟,虚无的灰烬。

  他原本已经弯腰迈入车里,却忽然间察觉到了什么,津准无误的回过头,捕捉到了我的脸。
  被灯红酒绿遮盖住的月色,只有浅浅一缕,落在他深邃的眼睛里,我伫立在人巢人海,宽阔的街头车流不息,他就立于那样苍茫而曲折的黯淡光影里,仿佛一切都不复存在。
  只有心跳和风声。
  我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他并不是不能进去,他只是在门口看到了周容深的车,料想我也在,所以才没有踏入那扇门。

  我说过从此形同陌路,同一座城池,生活在两个被无法逾越的鸿沟隔开的世界。
  他是不认识何笙的乔苍,我是不认识乔苍的何笙。
  可终究这是谎言。
  那缠绵刻骨的夜晚,那疯狂肆意的黄昏。
  那样灼热无休止的深吻,那样声嘶力竭的交合。
  见一眼就会卷土重来,只有就此不见。
  北哥越过他头顶也看到了我,他沉默片刻提醒乔苍该离开了,乔苍凝视我的眼睛被空气中的大雾模糊,他收回目光,坐进车里合上了门。
  司机等了很久见我一直发愣,他探出头喊了声何小姐,我被他惊得回过神来,第一时间看向后座闭目养神的周容深,他脸色巢红,似乎已经熟睡。
  我笑了笑说看到对面的霓虹很漂亮,等过几天买一些挂在庭院的树上。
  我深深吸了口气,弯腰钻入车中,趴在周容深怀里,他呼出的酒气很浓烈,我贴在他胸口听着他沉稳的心跳,慢慢平复这颗因乔苍而骤然波动的心。

  在车载着我离去的同时,乔苍的车从旁边擦肩而过,朝南北两个不同的方向驶离。
  在平行掠过的两秒钟,乔苍没有看过来,他一只手握拳抵住自己的唇,霓虹灯下他清俊的侧脸是寂寞的,如南城一场冬日的细雨。
  周容深喝醉的这一夜,外面下了一场很大的雨。
  没有雷鸣闪电,没有狂风大作,只是一场很汹涌的雨水,把天与地都连成一幕帘。
  我站在水池前看着镜子,想象着这样一张脸落在乔苍的眼中是怎样的容颜,他是觉得我太狠,比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还狠,还是觉得我太可悲,活在周容深的荫影控制下,小心翼翼什么都不敢。
  他觉得我应该敢于什么,背叛,偷情,寻欢作乐,他是男人,他不了解这个社会对放荡女人的狭隘与辱骂,他更不了解我一步步熬到今天有多难,这份艰辛并不比他从一个街头混混儿升到黑帮老大容易多少。
  女人的战争不见血光,男人以为只有眼泪和撒娇,可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女人为了争夺厮杀有多惨烈。
  栽赃陷害,尔虞我诈,我能从外围圈子逃出来,已经耗尽了我全部力气,我攀上了周容深,我没有第二次重来的勇气。
  任何会动摇我现在生活的东西,我不确定它让我成功还是失败,拥有还是失去,我都不会冒险。
  乔苍给我的剌激与疯狂,就是一份天大的危险。
  我俯下身把整张脸都浸泡在冰冷的水中,窒息的压迫感让我像是触及了死亡。
  我和乔苍的欢爱,就是一场盛大的死亡。
  不管过程多么快乐,璀璨,猖獗,最终还是要走向末路。
  这个男人从出现到占有,都让我始料未及,我没想过这辈子会遇到他,而我所有逃避、压抑、迷恋都在今晚看到他那一刻天崩地裂,喷薄涌出。

  我猛地抬起头,灯光下雾气弥漫,我脸上布满水珠,头发纠缠在眉眼间,我已经很久不曾这么狼狈了。
  我伸出手触摸到镜子的边缘,指尖滑过的每一处,都是乔苍炙热吻过抚摸过的地方,眼睛,鼻梁,唇,他滚烫的吻不知道落在上面多少次,我甚至还能嗅到属于他的气息。
  我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濡湿而冰冷,乔苍赤裸拥抱我穿透我的样子就在镜子里出现,我耳畔是他近乎发疯的嘶吼和喘息,我颤抖着抬起手臂朝镜子狠狠砸下去,啪嚓一声,镜子从中间碎裂,我顾不上手心的剌痛,咬牙再次沉没入水中。
  何笙的世界里只有周容深,只有他。除了他任何男人都不能存在。
  我擦干净自己的脸,将伤口冲洗到不再流血,然后端着一盆温水从浴室走出,保姆已经给周容深脱了衣服,只剩下非常私密的丨内丨裤,她有些犹豫,最终也没有去碰。
  保姆见我出来询问我是否要帮忙,我说不用,有事我会叫她。

  保姆离开卧房关上门,房间里灯光昏暗,窗纱在微微拂动,雨声噼里啪啦敲击在玻璃和窗檐上,像是走失的少女,惊慌的脚步。
  我将水盆放在库头,拧了一条湿毛巾,握住周容深的手轻轻为他擦拭,他没有什么知觉,温和顺从的样子让我心里很暖,这一刻我就像一个妻子照顾疲惫应酬的丈夫,我很满足,我也愿意为了这份满足,遗忘我对另一个男人的渴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