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2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谢,马小姐的味道,真的很香甜,这个世界上,我真的想不到,有这么美妙的女人,我以为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但是在跟她玩耍的时候,我才发现。。。”
  我听着垛堞的话,就觉得恶心,想着两个女人在床上那般玩弄,简直辣眼睛,我说:“小心把自己玩死。”
  “哼,不会的,我相信我们之间才是真爱。”垛堞笑着说。
  我挂了电话,不想跟这个死变态多说废话,我添了添嘴唇,明天,明天就是开始我新命运的时候了,只要我赢了,百亿富翁的名号肯定是有了,赌,豪赌,只要赌赢了,我就能翻身了,缅甸,就算是地狱,只要有足够的钱,我也能成为地狱之王。
  我躺在床上,没有睡觉,我睡不着,心里亢奋的像是打了药似的,总是想着明天切料子的可能,无数个可能我都在幻想,我总是告诉我自己不要想了,不要想了,但是我就像是着魔了一样,不停的幻想着。
  因为我现在被压的太惨了,所以,我就总是会想着自己赢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翻身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导致我有点神经似的,总是不知觉的笑,弄的太子时时刻刻看着我,问我有没有事。。。

  到了天亮,我跟打满了鸡血一样,从床上爬起来,跟太子在房间里等着,外面到处都是小孩子的叫声,哭声,我草,几十个小孩子都起的那么早,看着楼下的他们在玩耍,真的是一种折磨啊。。。
  坤西让我们下楼,先吃了饭,然后去公司,我们到了公司之后,坤西很严肃的跟我到了他公司的四面佛前。
  我看着坤西跪在地上,严肃的念经,我也双手合十,看着四面佛,只是没有坤西那么虔诚罢了。
  过了半个小时,坤西才站起来,带着我一起去仓库,到了仓库,我看到了不少人都站在门口,他们都在采访坤西,说的都是缅语,我偶尔看到有一个云南的报社,他们也采访坤西,很威风,而我,没有人搭理我,要知道,我也是老板之一,我出了三亿美金,坤西出了四亿美金,凭什么受到采访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只是我也没有计较这些了,我们到了仓库,看着已经卸载的原石,还有那巨型的德国进口的切割机,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切割了,在切割之前,他们都在拍照,我跟坤西站在原石前握手,很开心,我也很兴奋,马上就要切了,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马上,传奇就会上演。
  记者们拍照之后,我们就开始切原石,我跟坤西商量要怎么切,但是我电话又响了,我看着是吴彬的电话,就笑了一下,我没有挂电话,而是跟坤西说了一声,就到一边接电话。
  “喂,吴老板,有什么事啊?”我笑着说。
  电话那边很愤怒,我都能听到吴彬愤怒来回的脚步声,他骂道:“妈的,臭小子什么意思?为什么今天早上我看到报纸,就发现那块原石今天要切?你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我说:“吴彬,这件事是我主导的,我带你玩就带你玩,我不带你玩,你就玩不上。”
  我说完就笑了一下,但是很快我就听到了周会长的声音,他说:“邵飞,我们之间是不是又有什么误会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故呢?这很不讲原则。”
  “原则?你跟我讲原则,真有意思,周会长,问问吴彬跟不跟我讲原则吧,他买了我一块原石,开输了,就来报复我,哼,派人来杀我,这件事是你们自己找的。”我愤怒的说着。
  “放屁。。。”
  我就听到吴彬这两个字,就挂了电话,妈的,等我赌赢了,我还用的了怕你珠宝街?哼。。。
  我挂了电话,就走到坤西面前,他问:“可以开始了吗?”
  我把电话关机,添了添嘴唇,我说:“可以了。。。”
  我说完就摩拳擦掌,我说:“这么大的料子,怎么切?”
  “这块料子两米多长,一米五宽,已经有擦口了,如果我们赌刺激的呢,一刀切中间,把窗口给切开,那么里面什么情况,就都能看的请了。”坤西说。

  我听着就很兴奋,这样切,确实很刺激,七亿美金的料子啊,一刀见生死,我说:“这么大的料子,什么擦,磨,开窗都没什么意义了,我们就赌他赢,所以就一刀切。”
  坤西点了点头,伸手摸着切口的玻璃种的底子,说:“希望不是贴皮料。”
  我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等着在仰光开发布会吧,我马上就联系广东那边。”
  坤西笑了起来,随后就吩咐切割工人启动大型的切割机,这个切割机的刀片很大,有一米的直径,发动了之后很吓人,所有人都离的远远的,我也站在远处看着。
  突然坤西又走过去,摸着料子的窗口,他招手让我过去,我走了过去,他说:“我觉得还是不能对切,还是沿着裂切吧。”
  我看着那条大裂,在原石的头顶上,这块原石像是车,顶上就是车头的位置,这个裂很大,延伸到中心的位置,我说:“这怎么切?竖着剖开吗?刀片承受的了吗?”
  “不不,我们就看裂到哪里,我们切片到中间,下刀六公分,很薄的一片,这样,我们一刀下来,也可以看到里面是不是铁皮绿,也可以观察裂有多少,什么情况。”坤西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坤西这么切是对的,不冒险,我心里很紧张,说一刀切,是笑话,七亿的料子,谁他妈的敢直接对切?而且还是玻璃种的底子窗口,沿着窗口切不是最好的。
  我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坤西就赶紧去跟师父商量,我站在一边,太子给我烟,我拿烟的手都在抖,他给我点着了,说:“大哥,我第一次看你这么紧张,跟我对砍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慌过。”

  我笑了一下, 我说:“这可是关乎几百亿的赌石,他的成本是七亿美元,我借了我岳父一半的钱,赢了,我就有几百亿,你说我能不紧张吗?”
  太子点了点头,突然,我听到了机器启动的声音,我心就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像是被惊到了,我抬头看着刀片被调转了方向,平行着贴着原石下去,我内心就开始紧张起来,我紧紧的咬着烟头,是那种咬牙切齿的咬着,恨不得吧烟头给咬断了。
  紧张,真的紧张,我耳朵里嗡嗡的响,像是听不到任何声音似的,妈的,这一刀下去,我的人生就要改变了。。。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传奇还是跳楼,就在这一赌了。。。
  我立马让太子停车,我们不能回帕敢了,绝对不能回去,电话已经挂掉了现在老杂毛肯定已经撤退了,我的矿区肯定也保不住了。
  缅甸的局势已经在变了,政府军已经跟克钦人开始打仗了,要全面封锁帕敢,这是突然的,我们措手不及的,但是也早有预料的,那么多人弃矿离开,加上最近的报纸天翻地覆的报道,这就说明政府军会尽快动手的,但是我没想到是今天,来的太突然了。

  但是我不懂,我们没有跟政府军打仗啊,为什么政府军会突然攻打我们呢?我急忙打电话给矮子,电话一直在响,妈的,矮子不会挂了吧,那赵奎他们。。。
  正在我担心的时候,电话通了,我立马说:“怎么回事?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