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如果把所有的产业都赌上的话,够,但是,这么一来,我们两个都是倾家荡产来赌这块料子了,你敢不敢?”坤西说。
  我看着坤西,我就笑了起来,我说:“我有什么不敢的?赌赢了,我就是内地的翡翠大王了。”
  “哈哈哈,很不错,我们都是合格的赌徒啊,只想着赢,不想着输,七亿很贵,但是对于这块五十吨的料子来说,值得,这么大的料子,只要种好一点,我们就赢了。”坤西说。
  我点了点头,我伸出手,说:“那就决定了?”
  坤西跟我紧紧的握手,随后就跟负责任去说,很快负责任就过来跟我们握手,他很开心的跟我说了一些什么,但是我听不懂,坤西跟我翻译,说:“他代表缅甸政府,翡翠玉石商界欢迎你。”
  我听着就尴尬的笑了一下, 妈的,之前还以为我是跟班呢,所以没搭理我,现在知道我是老板,就来欢迎我了,我寒暄了两句,他就带我们出去,带了办事处,找了很多文件出来,有商务部的,税务部的,还有乱七八糟的文件,让我跟坤西签字,坤西告诉我,只是商业合同,还有税务合同,因为是开窗料,只按照百分之四交税,但是这部分税收因为是在缅甸内部切开原石,最后还是留在缅甸出售,所以,就附加到最后收购原石的人身上,给我们免除了。

  合同有中文的,英文的,还有缅文的,我都一一签字,三份合同都有我跟坤西的手印,搞定了一切,花了一个多小时,办公室来来往往很多人,那个负责人一直在打电话,通知很多人,毕竟是七亿美元的合同,是个天文数字,所以整个部门还是非常重视的。
  不过在我跟坤西眼里,只不过是我们要赌一块石头了,就那么简单,而赌注,就是我们的家产而已,不像他们,还牵扯到这个部门那个部门。。。
  我们搞定了合同之后,就到了结算的时候,这个负责人请来了,三个国家的银行负责人,有工行的,花旗银行的,还有他们缅甸本地银行的,很重视,我跟坤西都是刷卡转账,对我们来说,就是输入密码这么简单,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还要查证,核对,什么时候能到账的问题。
  我跟坤西搞定了之后,就坐在沙发上,没有人理我们了,我们看着来来回回走动的人,都是穿着西装的公职人员,很忙碌,只有我们两个货主很轻松。
  “料子必须要在缅甸切,我会运送到曼德勒我的公司,晚上我们拜一拜大金塔,明天我们切割怎么样?”坤西给我倒杯水说着。

  我点了点头,我说:“可以,我也迫不及待了。”
  我说着就去端水,但是手有点都,坤西看了就笑起来了,说:“不要那么紧张嘛,我嘛,以前只是个捡石头的穷小子,输了大不了在回到从前嘛,从头再来嘛。”
  我听着就苦笑了一下,坤西跟我不一样,我们虽然都是从一无所有的少年奋斗起来的,但是我现在的处境是不同的,我在缅甸开了矿,在这里备受其辱,所以,我必须赢,只有赢了,我才能在缅甸站稳脚跟,而且,我也不想回头,从一无所有开始。
  我跟坤西等了很久,看着我手机里的提示,银行扣款通知以及对方账户到账的通知之后,我知道,交易完成了。
  我看着几个负责人过来跟我们握手,我急忙站起来,跟他们握手,他们都说缅甸话,我听不懂,坤西跟我说,是合作愉快的意思,我就点点头,跟他们寒暄几句。
  结束一切,已经到了晚上,我跟坤西在那位负责人的相送下离开了交易大楼,而坤西的车队,也进入了交易大厅的仓库,用巨型的吊机把原石吊起来,一台还不够,足足用了两台吊机才把原石吊起来,放在大卡车上,当我们看着三十二轮胎的卡车离开了交易所,后面跟着坤西的护卫的时候,心里才放心,但是那兴奋紧张跳动的心情,让我有点急躁起来,赌石就是这样,当你拥有一块你认为极有可能发大财的料子之后,你的内心总是在怂恿你尽快切掉他,切掉他,那种感觉,就像是魔鬼在诱惑你一样。

  坤西看着紧张的我,说:“明天上午,政府军会派记者来,到时候你可别这样紧张,很没有面子的。”
  我笑了笑,我说:“在我眼里,钱比面子重要,如果明天赢了,我会毫不介意在记者面前大哭一场。”
  坤西哈哈大笑起来,我也大笑起来,虽然我们两个都看着很放松的样子,但是只是表面放松,我知道在内心里,坤西跟我一样,是紧张的。
  我们坐着车,前往曼德勒,我没有一丝疲倦,很兴奋,路过大金塔的时候,我跟坤西都下车了,站在大金塔面前,对着那巨大的大金塔下跪,跪拜,夜晚的大金塔下面,到处都是信徒,到处都是和善的灯光,以及那些念经的和尚。
  “赢,一定要赢,只要赢了,我就能翻身,我就能在缅甸立足,这里就算是地狱,我也要征服这里。。。”
  我内心这么告诉我自己,这么祈求着,但是我从来没有把期望抱给这些神佛,毕竟,我不是个好人,他们不会保护我的,我讲究的,是运气。。。

  我们拜完大金塔之后,刚站起来,整个田光就慢慢陷入了黑暗,而大金塔周围的城市,突然间就变得死寂一样,但是没有慌乱,没有任何喧嚣的语言,这里的人们好像已经习惯了一样。
  只是停电了而已,仰光每天都有六个小时的停电时间,这里的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
  我们开车离开仰光,离开这个神奇的地方,在缅甸其他的地方,还是战火纷飞,但是仰光依旧那么祥和,那么富有,那么富丽以及平静。
  整个缅甸都是一个奇葩的国度。。。
  我们到了曼德勒,在深夜,卡车开进了曼德勒也就是瓦城坤西的公司仓库,我们下了车,坤西安排了很多人来把守仓库,但是其实没必要,这块原石五十吨重,试问谁能偷走?
  坤西安排了我们的住处,他的家还是很豪华的,虽然味道可能差了点,到处都是一股孩子的尿骚味,但是我也无所谓,只是听着那几十个上百个孩子的哭闹声,我有点受不了,他的孩子太多了,帝王也不过如此。。。
  我怀疑他的一生都会在床上跟生孩子种度过。。。
  躺在床上,太子说:“大哥,明天赢了,我们就去买军火,招兵买马,操他妈的什么洛斐,什么狗屁的政府军,老子都不怕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也想,但是还是得赌赢了,我在黑暗中,看着手机在响动,是老卡的号码,我看着是垛堞的卫星电话电话打来的,我接了电话,心里有点急切。

  “人救到了,但是你可能麻烦更大了。”垛堞说。
  我听着有点惊讶,我说:“什么意思?”
  “你低估了洛斐老爹的智慧,他们都没有反抗,就让我们把人给救了,我觉得这件事很危险,你小心为妙,人,我帮你送出去,留在我这里也危险。”垛堞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