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最后一句,巫飞鸾“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脑门杵在地上,哽咽着说:“弟子谨记老师教诲,愿您也注意身体,弟子无法再在您膝前尽孝,只能日日祈祷老师康安。”
  “嘶……”巫飞鸾话音刚落,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就紧跟着响起,“巧沁啊!现代人说话,都开始这么肉麻了吗?”
  在别人师徒情深的时刻出言讽刺,是一件非常恶劣的行为,苏巧沁觉得很尴尬,又不敢指责萧晋,只好歉意的冲巫雁行笑了笑。
  然而,她的这个笑容却让巫雁行的神色越发冰冷起来。因为,在这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心里,苏巧沁的笑根本不是在示好,而是在挑衅!

  替萧晋道歉,不就等于是在说明她能替萧晋做决定么?这种宣示主权的行为,不是挑衅又是什么?
  不过,监视了萧晋那么久,对于苏巧沁,她自然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在她看来,这就是个蠢笨到极点的女人。
  跟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有失身份。
  示好被人家给无视了,苏巧沁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更加尴尬了,脸色一红,刚要怯怯的低下头,小手忽然一暖,竟被萧晋给握住了。
  她的心一下子就被巨大的暖意填满,以至于连“小三就要去见正室”的心虚感和恐惧感都淡化了许多。

  有男人时刻疼爱着,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巫雁行也看见了,心中涌出一点异样的感觉,说不上是什么,但肯定不舒服,于是,她身上的寒气就更加浓烈起来。
  “飞鸾,向你的萧老师行礼。”
  “是!”
  巫飞鸾站起身,转到萧晋的面前,一撩长衫下摆,跪了下去。

  “萧老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言毕,小正太就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此时的萧晋已经松开了苏巧沁的手,表情严肃,正襟危坐。
  他从小到大受的都是华夏传统式的教育,尊师重道是他爷爷教给他的第一课,因此,如果之前上演“师徒情深”的是别的什么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出言讽刺的,只不过巫雁行比较特殊,这个女人就喜欢被羞辱,他这才那么失礼。
  换句话说,他刚刚那种恶劣的行为,对于巫雁行来说,其实跟普通的观礼赞叹没什么区别。
  从怀里掏出一枚刻有八卦阴阳鱼的木头牌牌,萧晋郑重说道:“这是我萧氏一门的信物,暂时交付与你。记住了,是暂时!
  我门下没你师父那么多规矩,什么晨昏定省、不得懈怠之类的都没有,你只需要记住‘尊师重道,问心无愧’这八个字即可,其它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横加干涉,因为,那个选择所造成的一切后果,也都由你自己承担。
  另外,你虽聪慧,但心性跳脱,是非不分!所以,在短时间内,我是不会教授你半点医术的,等什么时候你明白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句话的意思,这块木头牌牌上才会刻上你的名字,你也才算是真正的入我门下。

  这些,你都能听明白吗?”
  巫飞鸾转头看看巫雁行,见师父没有任何表示,只好皱起眉头苦苦思索,好一会儿才舒展开来,抿抿嘴唇,俯身再次拜了下去。
  “弟子明白。”
  萧晋的表情瞬间恢复平日里的轻佻,将牌牌丢到小正太的怀里,笑着说:“收好了,要是敢弄坏或者弄丢,老子直接把你变成小姑娘!”
  巫飞鸾一阵恶寒,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能恭恭敬敬的又磕一个头,道了谢,将木头牌牌郑而重之的放进了怀里。
  “这个你收下。”
  巫雁行递过来一个信封,萧晋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张十万元的支票,不由诧异道:“昨天咱们之间的换股,已经算是孩子拜师的束脩了,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飞鸾的生活费。”巫雁行言简意赅道。
  萧晋哑然失笑,将信封推回去,说:“自古,徒弟在师父那里都是白吃白喝的,哪有掏钱的道理?要不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谁还好意思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山里压根儿就没有花钱的地方。另外,你本来就是穷光蛋一个,这钱还是留着给自己多买几件漂亮衣服吧!就算不喜欢现代服饰,弄几身汉服也成,整天穿一套不伦不类的长衫是什么鬼?那是我大汉衣冠么?”

  巫雁行闻言,脸皮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不再说话。
  “你叫飞鸾是吧?!来,过来。”这时,苏巧沁朝巫飞鸾招了招手,满面慈爱的拎起身旁的盒子,说,“这是你萧老师送你的回礼,看看喜不喜欢?”
  “谢……”巫飞鸾下意识的正要礼节性的道谢,忽然瞥见那盒子的包装,发现赫然正是自己心心念好久的任天堂游戏掌机,不由喜出望外,一把抱在怀里,冲苏巧沁深深鞠了一躬,甜甜说道:“谢谢师娘!”
  很明显,他平日里那副规规矩矩的样子,全都是被巫雁行那个变态师父给逼迫出来的,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本就是最调皮的年纪,此时的他,才是最正常的模样。

  小正太长得漂亮,唇红齿白的,没有哪个女人见了会不喜欢,一声“师娘”叫出来,更是让苏巧沁心花怒放,忍不住就拉到怀里问这问那,一脸疼不够的样子。
  那边巫雁行却皱起了眉,看着萧晋不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让飞鸾拜你为师,是要他学习你的医术,不是你的轻浮!”
  一听这话,巫飞鸾脸上的喜悦瞬间就凝固了,委屈的低下头,还下意识的往苏巧沁怀里靠了靠,抱着怀里的游戏机,满眼都是不舍。
  “这就是老子教授徒弟的方法,你看不惯?看不惯也得给老子憋着!”
  萧晋翻个白眼,起身在小正太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抬步就向门外走去,气的巫雁行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

  巫飞鸾被苏巧沁牵着跨出门槛,回头看看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的师父,刚刚恢复的眼眶一下子就又红了,丢下游戏机盒子重新跪倒在地,梆梆梆又是仨响头,哽咽道:“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飞鸾会很想你的。”
  他没有再喊老师,也没有自称弟子。其实,在他的心里,巫雁行就是他的母亲,此时真情流露,即便心如铁石的萧晋也不免唏嘘,苏巧沁更是跟着红了眼,至于巫雁行,却咬牙凶狠无比的说:“萧晋,如果你胆敢委屈我的孩子,我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羊有跪乳之恩,虎毒也不会食子;纵然巫雁行心理阴暗扭曲,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自然也是会心疼的。
  “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你”这句话,让萧晋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