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中医就是把脉问诊、虫壳草根,还有很多奇怪的人和事》
第20节

作者: 药师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我明白了,你留在这里,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水鬼嘴角突然抹过了一丝笑容,说:“传闻果真是真的,看来,我没有转世,是选对了!”
  “相反,你没转世,也许会是最大的错误!”我下意识的说道,我一说出这话的时候,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尼玛!刚刚谁在说话?前面几句话都是我说的,可是最后一句话,是谁说的?。
  2018-01-09 17
  日期:2018-01-09 21:06:25
  我被那声音给吓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被吓到,而且不是被别人给吓到,是被自己给吓到了!
  那个声音,确确实实是我发出来的,可是我压更也没有想过要说那句话,那句话就像是没通过大脑一般,从另一个灵魂中发出来的一样。
  “刚刚…刚刚是我有在说话吗?”我看着一脸不知道什么笑容的水鬼,讪讪的问道。

  水鬼静静的看着我,良久,才阴阳怪气的说:“是你…也不是你…”
  “什么叫是我又不是我?”我疑惑的问道。
  “呵呵,不和你说了,我不杀你,你身上隐藏着的那个大阴谋,也许对我有用,哈哈哈…我走了!”水鬼哈哈大笑着,我感觉耳朵无比的难受,接着“药香铺”刮起了阵阵凉风,那些被水鬼关上的窗户全都自动打了开来,如水般的月光就泄了进来,照在我的身上。
  “喂喂喂,大哥,你别走啊,留下来咱两一起喝喝茶,说说我身上的事情啊!”我冲着风吹过的方向,大声的喊道。
  “咯咯咯,不喝了,你要是真的想知道自己身上藏着的那个巨大阴谋,找那个老瞎子去吧…”铺子外很远的地方,传来了水鬼的声音。
  “老瞎子?”我愣了一下,那老瞎子不就是水鬼的母亲吗?他竟然这样称呼自己的母亲?这也太…
  算了算了,叶城啊叶城,你自己都一身的麻烦,哪里有那个闲心去管别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药柜正上方的老钟,离四点我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虽然今天我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不到点,我不能下班,我又重新的走回了药铺前。
  药铺外面响起了阵阵的虫鸣声,月光很是温柔。
  “喂,哥们,你在不在?”坐在柜台前的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喂喂喂,在就说一声嘛,要不出来,一起喝喝茶?”我又说道。
  依旧没有声音。
  “别不好意思,我请你喝茶总可以了吧!”见没有人回应后,其实我心中还是有一些小小的窃喜的,毕竟谁都不想自己的身体中还藏着一个人。
  “可以!”就在我长长松了一口气,准备收拾收拾下班的时候,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卧槽!”我吓的直接就从位置上跳了起来,上下左右看了一眼,哆哆嗦嗦的说:“你…你…你在哪?”
  “我在这里!”
  接着,只见一个身穿灰旧长袍的少年,双腿缠绕着干净的白布,从写有“药香”两字的灯笼旁走了进来。
  我仔细的看着那少年,只见少年眉清目秀,身后跨着一个布包,在布包里面斜插着一把三尺木剑。
  他站在门口,身材笔挺,直的就像是一根棍子一般。
  看到这少年的这身装扮,我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的这身装扮和那两个死在张家村的茅山道士没有多大的区别。
  日期:2018-01-09 21:12:25

  陈景皓毫不客气的将我药铺的整个茶壶都拿了过来,回到了座位上,看向我手中的药铺说:“你手上的这个镯子,是大凶之物,带的时间长了的话,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大凶之物?”我伸出手,本想把手镯给取下来,陈景皓伸出手,紧紧的拉住了我,冲我摇了摇头,说:“现在不行,要取下来的话,也得明日午时,世间阴气最少的时候取下,你现在取下的话,会带走你的阳气!”
  我吓的连忙将手移了开来。
  陈景皓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眉头缓缓的皱了起来,说:“兄弟,看来你印堂发黑,最近过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邪物?”
  我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想到,最近遇到的邪物都能够凑齐一套足球队首发加替补阵容了。
  “看来你最近遇到了不少麻烦啊,我这里有两道符纸,要是下次有邪物想害你的话,你就贴在他的身上,包你平安无事!”说着,陈景皓从怀中掏出两道黄色的符纸,上面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图案。
  我接过了陈瑾皓给我的符纸,接着便看到陈瑾皓朝我伸出手掌,说:“一张符纸,一万块钱,总共两万块钱!”
  听到陈瑾皓的话后,我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我靠,你有抢啊,一张一万块钱,怎么给符纸前你不说!”

  陈景皓也被我的反应吓了一大跳,赶紧说:“要不这样,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一张收你五千块,这可真是驱鬼的灵符,不能在便宜了…”
  我从怀中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两百块钱,说:“一张一百块钱,不能再多了!”
  “好好!一百就一百!”陈瑾皓接过了我的钱,放入了灰旧道袍之中,然后说:“记住了,你那银镯子摘下来之后,千万不要在带了!”
  我点了点头,陈景皓也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便朝外走去,我怀疑他来我药铺真正的目的就是来卖他的符纸的。
  等陈景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突然转过身来,看向我,问道:“兄弟,问你件事!”
  “你说!”我说道。

  陈景皓说:“请问一下,张家村怎么走?”
  听到陈景皓问张家村,我心就凉来半截,这家伙果真还是去张家村找自己师弟的,我不想他那么快发现自己的师弟已经死了,于是指向东边,说:“你一直往东边走,就能够找到张家村了…”
  东边确实有一个张家村,但是不是张坤在的那个张家村,事后要是这茅山大弟子追究起来的话,我倒也能理直气壮。
  “好,谢谢了!”陈景皓说完谢谢之后,背着布袋和木剑的他转身就出了药铺,没入了月色当中。
  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四点,我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今天终于算是过去了。

  日期:2018-01-09 21:14:25
  于是我将药堂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就朝自己房间走去,当我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我的房间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师姐许诺给霸占了。
  想起许诺,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刚刚发生那么多事情,许诺都没有出来救我,确实太不正常了!
  师姐不会出事了吧?

  我着急的推开了房门,当我看到房间里面之后,我眉头就皱了起来。
  房间之中,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在这之前,我那个苗族师姐明明就进了房间的啊,怎么突然人就没了呢?
  难道她老人家出去了?
  也不对啊,从房间通向药铺外面,必须得通过大堂,而我一直在药堂和那恶鬼周旋,许诺出去了,我怎么可能会看不到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