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理说,吴承耀是最隐秘的一颗棋子,因为他是局外人,不容易引起对方注意,可偏偏这事,让他们给知
  道了。
  那么,王为杰他们又是否安全?
  顾秋真正担心的,还是那些身处五和县的干部,以及外围调查小组。
  虽然目前看起来一片平静,其实已经暗流汹涌。
  本来想这个月回家一趟,看来这个计划又得浅搁。
  二叔打来电话,“你最近的情况怎么样?南阳好象有点不太平静。”
  顾秋更是有些惊讶,“二叔,你究竟听到了什么风声?”
  二叔笑了,“没有,我相隔千里,哪能听到什么风声。说吧,你目前有什么打算?”

  顾秋叹了口气,“你帮我分析分析,下一步该怎么办?”
  顾秋就把这里的情况,跟二叔明说了。
  二叔听了之后,沉默起来,过了会,他才道:“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姓黄的果然忍不住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前几天我在京城看到他,你说这个时候,他去京城为了什么?还不是去求援了。”
  顾秋明白了,原来黄省长已经去了京城,难怪省里几位大佬默不作声,任他在那里折腾。
  二叔估计就是从这上面,猜测到南阳的情况。
  二叔道:“姓左的这两个好象很低调。听说他娶了一个嫩妻,你见过没有?”
  顾秋说,“见过一次,三十来岁的女人,很年轻,很漂亮。”

  二叔就哈哈大笑,“原来是泡在女人肚皮上去了,我还道怎么回事呢?哈哈哈哈——”
  令顾秋惊讶的是,黄省长居然有通天的本领。
  看来这件事情麻烦了,如果不是二叔提起,自己也不会知道。可自己的老板杜书记,却没有京城背景,这一点上,两人的较量,究竟谁输谁赢?
  象黄柄山这样的例子,如果查实,完全可以将他直接拿下。但是中间要是多了其它因素,问题就变得麻烦了。
  顾秋当时设计的三路大军,如今只剩下两路。
  他完全可以想象,杜小马他们这个外围调查组,肯定落入了对方的掌握中。人家连吴承耀这支伏兵都挖出来了,与之相比,杜小马他们就更加在明处了。
  吴承耀把这个消息传到顾秋耳朵里的时候,黄柄山正在哈哈大笑。
  “跟我玩,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显然,他对自己的背景,有着非常的自信。
  就在同一时间,黄柄山得到可靠消息,又有人在银行系统中查他和他家人的存款额度。

  听到这个消息,他笑死了。
  还真有这么多人,对自己的存款感兴趣,但是他一点都不着急。黄柄山和老婆的收入,都在银行卡上记得清清楚楚,两个人这么多年收入,加起来不到二十来万,他们查到又如何?
  放眼整个国家,堂堂一个县委一把手,比他存款少的人,恐怕没有了吧?
  关于钱财这个方面,他一点都不担心。

  现在他要知道的是,杜书记究竟派了多少人在暗中查自己,这一点很重要。
  外围调查小组和董国方都是在明处的,他一点都不担心。黄柄山说,自己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这些人来。
  不管他来多少,都让他无功而返。
  黄柄山甚至放出话来,杜书记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免了自己的职,他要让杜书记怎么免的,就怎么给他恢复过来。

  这些话,是黄柄山在酒桌上说的。
  这几天,他天天喝酒,天天在活动。
  就在吴承耀回来的第三天,杜小马他们也回来了。他们在外围的调查工作,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虽然手里有这些线索,可那些人没一个承认。
  因为行贿也是犯罪,他们怎么可能承认这样的事情?再说,他们送礼,黄柄山又给了他们想要的职务,现在这些人在这个位置上,混得风生水起,哪个愿意出来指证?
  而黎小敏和余理去调查黄柄山财产一事,完全陷入困境。
  不管两人怎么查,黄柄山和他的家人户口上,没有一分多余的钱。这二十来万收入,绝对是合法收入。
  那么,举报材料上所说的这些,每年敛财数百万,这些钱又哪里去了?
  他们甚至怀疑黄柄山把钱转到了境外,但这一说法,必须有足够的依据。
  偏偏这个时候,纪委书记打起了退堂鼓,征求杜书记的意见,“是不是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如果真是这样,杜书记肯定不会同意,查不出来,那不是成了自己执政史上一个大笑话?
  杜小马他们离开后,杜书记一个人在办公室呆着。外围调查小组无功而返,那么小杨应该有所收获才对啊!
  还有董国方,他堂堂一个县委书记,一把手,居然也无能为力?

  董国方的确很郁闷,他来五和县之后,发现这里的情况,比想象中要糟。
  下面很多人,都对自己阳奉阴违。那些常委们,一个个见风使舵。目前的形势,十分明朗,五和县班子把董国方,小杨,明显划分为杜派。
  而他们呢,都属于黄派。
  虽然杜派属于直接领导,但是黄派树大根深,经常动不动从上面一竿子捅下来,让他们的工作十分被动。
  在这样的背景下,董国方只能叫苦连天。
  以他之力,万万不可能与黄派抗衡。
  在这种所谓的派别斗争中,大多数人都是骑墙派。他们之所以成为骑墙派,这也并不是他们愿意的。
  骑墙派都是那种没有人收留的官场老油条,他们没有太多的主见,也没有自己的靠山。
  在政局分歧的时候,他们摇摆不定。
  这种人看起来,跟哪个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实际上,他们跟谁都不好。
  哪边占了上风,他们就朝哪边倒。
  骑墙派中,又有很多历练出来,成为不倒翁。
  但是绝大多数,还是沦为炮灰,最终落得一生碌碌无为,每天一张报纸,一杯热茶以度余生。
  按目前的局势,市委一把手要打压黄柄山。常务副省长要保黄柄山,两者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黄柄山又在五和县经营这么久,这些人很大程度上,自然偏向他那一边。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黄柄山在前两天,召集这些人开了个会。在会议上,说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话。
  他把自己的关系摆在那里,让这些人自己去分析。他说我黄柄山一没杀人,二没犯大错,他杜一文想拿下我,有这么简单吗?
  今天我的离开,只是为明天我的晋升做准备。你们不信走着瞧,看看我跟他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或许是黄柄山这些话,给了这些人极大的鼓舞。董国方召开的第一次常委会议,居然闹得灰头土脸。
  他虽然是县委一把手,可这些人依然听他黄柄山的,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杜书记亲自打电话,询问董国方的工作进度,董国方苦不堪言。暗道,早知道这情况,自己这是何苦呢?挖个坑,然后自己跳下来。
  听了董国方的汇报,杜书记很不高兴,这个董国方不够强硬,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标。
  于是他把顾秋叫到办公室,“上次你提到的那个纪委副书记,你让他过来一趟。”

  顾秋明白了,老板决定改变策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