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儿子黄文通道:“我去收拾他,叫他死无全尸。”
  黄柄山把他骂了一顿,“做事用点脑子,别动不动就惹出一大堆麻烦。”
  黄文通很郁闷,“我惹麻烦了吗?”

  吴承耀进入五和县的第三天,每天跑各种地方,只要材料上有提过的线索,他都要去跑一趟证实情况。
  这天中午,他正在小饭店里吃饭。
  外面来了一辆宝马,黄文通跳下车,直接来到他面前,“你就是吴承耀?”
  吴承耀一愣,马上就认识了黄文通。
  黄文通道:“上车吧,我有事跟你谈谈。”
  吴承耀想了下,还是跟他一起上了车。
  司机在前面开车,黄文通扔出一个档案袋,“看看吧!”
  吴承耀有些疑惑地拿起来,慢慢打开。
  “呵呵!”吴承耀合上袋子,“这是什么意思?”
  “收下吧!这是给你的。”
  黄文通抽了口烟,看了眼车窗外面。
  “条件呢?”
  “马上离开这里,该干嘛干嘛去。”
  吴承耀笑了起来,“我想你可能是搞错了吧?五和这地方,合该我就不能来了?”
  黄文通眉头一皱,露出一脸不悦。
  “吴记者,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是什么底,我清楚得很。我是什么人,你也调查得**不离十了,有必

  要戳穿了来说吗?如果你来五和玩,我黄文通吃喝玩乐一条龙,全程服务,如果你要是有其他的目的,那
  恕我无礼。现在咱这也是先礼后兵,免得传出去说我黄文通没有礼数。”
  吴承耀把袋子扔给他,“那我今天就去玩一玩,这玩艺,你留吧,我无功不受禄。”
  黄文通道:“很抱歉,今天不是时候,五和县内将有不平静的事情发生,为了吴大记者的安全,我想还是
  请回吧!”
  吴承耀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没有人身自由了?”
  黄文通笑了起来,“如果我说自由是相对的,你信么?”
  吴承耀看着他这发型,整个脑袋都削光了,就留下中间一道长发,看起来就象一只好斗的公鸡。

  看来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他们察觉了,要是想再访,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吴承耀心道,跟他们硬碰硬,难免会狗急跳墙。还是想办法周旋吧!
  跟黄文通这种人,肯定是没道理讲的,再多说下去也无意。吴承耀拉开门,就要下车。
  黄文通拦下了,“我送你!”
  “我不需要你送,我自己坐车回去行吗?”

  “这个可由不得你。吴大记者,我也是一番好意,诚心交你这个朋友,你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吴承耀没折了,坐到车上,“那好吧,送我回市里。”
  车子发动了,直接朝南川市方向而去。
  开到半路上,他们就停车了,叫吴承耀下车。“这里有中巴车去市里,你自己走吧!”
  随手把那个袋子丢出来,黄文通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送你出境。”

  吴承耀也不理他,黄文通叫司机掉头,又回了五和县。
  在路上,他拨了个号码,“这个记者被我打发了。”
  “你没有打人家吧?”
  “打他干嘛?给了他二万块钱,叫他好自为之。”
  “行,这样最好!”
  “最好是跟上面打个招呼,免得他下次再来捣乱。”
  “这种事情我自然去办,你马上回来,看看董国方他们这些人想干嘛?还有,做事的时候,多用脑子,别
  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窟窿捅大了,谁也补不上。”

  “知道了,爸!”
  吴承耀还没到市里,就接到单位领导的电话,“小吴,你在哪?”
  “我准备回老家呢。领导,有什么吩咐!”
  “我看你不要回去了,马上回来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这……我好不容易下来的假期,怎么说取消就取消了呢?”
  “好了,下次一起补给你。立刻回来,我晚上要见到你。”
  领导没给他太多机会解释,直接挂了电话。
  吴承耀郁闷了,这事可能已经被有些人捅上去了,如果所料不差,上面势必阻止自己对五和县系例事件曝
  光。
  他给顾秋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都说了一遍。
  顾秋道:“他们的手脚真快,看来我们还得更小心一点。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回去报到。”

  “好吧,随时联系。”
  当天下午,吴承耀就赶到了省报社。
  社长把他叫到办公室,关上门,“小吴啊,你进报社多久了?”
  “半年了吧!”吴承耀回答。
  社长冷笑了下,“半年了,很久啊!什么时候学会自己做主了?啊?谁给你这个权力?知不知道什么叫一

  切行动听指挥?做为一名记者,你知道什么叫规章制度吗?”
  吴承耀早有心里准备,黄柄山的背景,他非常清楚。但这件事情,他绝对不能承认。
  吴承耀道:“我只是去玩一下。看看老同学而已。”
  “好,事到如今,上面领导都把电话打到我办公室来了,你还跟我狡辩?那你玩吧,好好玩,玩个够。不
  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别打着组织的牌子,干一些没有组织纪律的勾当。”

  社长越说越严重了,语气很不好,估计也是被上面骂急了。吴承耀见过领导骂人,完全不把下属当人看,
  如果他骂你是一头猪,那还是轻的。
  吴承耀在心里暗自震惊,这个黄柄山的背景,究竟有多大的权力,竟然能够让宣传部,报社这样的地方封
  口。
  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上面那些大佬们,真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
  一个常务副省长的权力,的确已经很大了,而且他是排名靠前的常委,不是第三,也是第四号人物。
  宣传部门给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事。
  社长很生气,“你是厅长的儿子,我没有权力阻止你做任何事,但是你要考虑到,其他方面的各种因素,
  这样做,值不值?如果因为你一个人想出风头,害了整个报社,害了自己的家人,你会内疚吗?我想你一
  定会,但是内疚有个屁用啊?世上没有后悔药。”
  社长跟吴承耀老爸交情不错,所以当时吴承耀进报社的时候,他二话不说,要了。
  所以他跟吴承耀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对一个晚辈的语气。可以骂,甚至可以打。
  这才社长看来,都是为了他好。
  因为吴承耀干的,那可是螳臂当车的事,自不量力。
  被上面训了一顿,骂了个狗血淋头。
  吴承耀郁闷无比,去找谭志方喝酒。
  通过这件事情,他也意识到,就算是杜书记想整顿五和县,拿下黄柄山,如果没有上面领导的支持,他这

  个市委书记也是无可奈何。
  因为来自背后的阻力实在太大,让他们无计可施。
  杜书记要想成事,必须取得省委的支持。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演变为,省委几大手腕的较量,从级别上直接升华,令震荡更加扩大。
  顾秋听到这些消息,内心极为震惊。
  虽然他料到会有阻力,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厉害。连吴承耀这颗棋子,也被他们挖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