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当然也知道,这种事情必须有足够的把握,手里必须有一定的筹码,否则人家反击的时候,你将无路可退。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争,但是,却有自己在前面打头阵。作为一个记者,充满正义的吴承耀,决定赌一把,当这个敢死队!
  做为一个秘书,顾秋有义务为老板排忧解难。
  这是最起码的原则,既然老板有心,要查处黄柄山,那么自己是不是该助他一臂之力呢?
  其实这方面做得很好的,乃是伍国栋。
  伍国栋是一个人精,他能考虑到很多因素。但是他考虑的,是如何拍马屁,让老板爽。
  顾秋考虑的,是如何解决老板心中的烦忧,两人的想法可以说大同小异。
  顾秋再三掂量,才决定跟吴承耀说这事的,在南阳,他能倚仗的,也就是这些朋友。
  吴承耀第二天就从省城赶过来,顾秋把这些资料给他看过了。
  吴承耀用相机拍下来,留了底。

  两人就在房间里琢磨,这件事情,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要把五和县彻底翻个底朝天,媒体必不可少。
  顾秋这么做,多大程度上,是为了老板服务。
  吴承耀道:“这个没问题,伸张正义,乃是我辈根本。那我就去五和县呆一段时间,挖出这条驻虫。”
  顾秋道:“五和县形势复杂,你要小心,要及时保持联系。”

  吴承耀道:“放心,我干记者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该怎么做。”
  跟吴承耀商量好,顾秋才把这些资料和证据全部收好,在下午的时候,他进了杜书记办公室。
  至于目前,上面依然有人打电话给他,让他把手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意思到位就行了,不要搞那么僵。
  当然,打电话的人,自然是受了某些人的委托。更有人打电话给夏芳菲,要她适可而止,不要得寸进尺,以免惹祸上身。
  对此,夏芳菲很委屈,自己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偏有人要将她扯进来。夏芳菲这段时间,有些憔悴,这一点从电视屏幕上能看出来。

  她到底承受多大压力,只有她自己知道。
  顾秋找媒体参与,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想借媒体之手,来消除,或者说,来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不要让人误认为,杜书记是为了夏芳菲才出手整黄柄山的。如果黄柄山的劣迹曝光,那么他这些事情,自然就成了新的焦点。
  另一个原因,媒体的力度,完全可以左右舆论,而且媒体的传播速度,也是不容忽视的。
  现在他这是从多个角度,全面渗透,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三拨人进入五和县。
  杜书记这段时间,自然十分严肃,不拘一笑。
  顾秋轻轻道:“书记,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您是否有时间看看?”
  杜书记点点头,“你说吧!”
  顾秋这才把那些证据和举报材料,交给杜书记手里。
  杜书记打开一看,脸色越来越黑。首先,他看到的是那些照片。有花天酒地的,有公款吃喝的,有不堪入目的,等等。
  “这是哪里来的?”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有人一直在暗中盯着黄柄山,从拍照的日期显示,此人跟踪黄柄山已经不是一天二天了,有将近二年多的时间。
  而且此人,与黄柄山的关系比较密彻,他非常了解黄柄山的生活规律。
  再看那些检举信,杜书记几乎要跳起来。
  太过份了!
  查,一查到底!

  刚有这些证据和检举信还不行,得去查实。
  顾秋道:“董国方同志已经去了五和县上任,这件事情还得由他来暗中主持。”
  杜书记问,“这是哪里来的?”
  顾秋告诉他,“是五和县一名纪委副书记,提供的材料。”他把王为杰的事情,都告诉了杜书记。
  杜书记好久没有说话,肯定是在心里琢磨,这个王为杰能够如此巧妙地掩饰自己,又暗中收集这么多证据,这个人实在不简单。
  “他怎么不来见我?”
  顾秋道:“他还有顾虑。时机一到,他肯定会现身的。”
  “那就由他去配合董国方,争取把五和县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还有,黄柄山的账户,要立刻查处,冻结,以防他转移资产。给国家造成损失。”
  顾秋道:“这个外围调查小组已经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
  杜书记沉声道:“从速,从深!”
  两人正说着,顾秋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一看,竟然是黎小敏打来的。黎小敏急切地道:“顾秘书,我能不能跟杜书记说两句话?”

  顾秋把电话递给杜书记,“黎小敏。”
  黎小敏正是外围调查组成员之一,杜书记接过电话,沉声问,“我是杜一文!”
  “杜书记,我们刚刚查过黄柄山本人和他家人的银行账户,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他和他家人的所有账户上,总存款额居然不足二十万。”
  “什么?”
  黎小敏道:“这是真的,我们查过多家银行,他和他家人的存款额,的确不足二十万。”
  杜书记冷笑了下,“这么说,还查出一个大清官来了。”
  如果不是夏芳菲跟他说,对方拿出一条价值几十万的项链,来跟自己做交易,杜书记真的就有可能被蒙骗了。
  一家人的存款不足二十万,那也太扯蛋了。

  当然,如果按正常的收入,和工资情况,他们一家的确不足二十万。
  杜书记问,“那他的车呢?”
  黄柄山经常开着一辆价值近百万的豪车,这辆车子挂着军牌,很多人都知道,只要看到这辆车,立刻放行。
  黎小敏道:“车子不在他的名下,好象是一位建筑公司老板的车。”

  杜书记明白了,“你们继续查。暂时不在惊动他。你们也要注意安全。”
  黎小敏等杜书记挂了电话,她才收钱。杜书记最后一句话,令她心头一暖。
  不管是她个人,还是她家里,都已经把杜小马和她当成了自己人。杜书记等于就是她未来的公公。
  杜书记的关心,正说明她在杜家人心里的份量。

  顾秋接过电话,杜书记就背起双手,“看来我们得打一场硬仗,对手很狡猾。”
  这件事情,不管是谁都不会相信,黄柄山一家人账户上,居然存款额不足二十万。
  他就在心里想,黄柄山会不会有另一个户口?
  还有,他担心的是,王为杰这些材料的真实性有多少。举报内容,一般情况下会有些出入,但出入都不会太大。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某些很狡猾的人,他们会把这些不安全的因素,全部转嫁到他人身上。
  比喻老婆,秘书。
  一旦东窗事发,他就可以全盘赖掉,说自己毫不知情。
  黄柄山是只老狐狸,虽然外围调查组在暗中进行,他还是敏锐地嗅到了一些什么。
  不过对此,黄柄山表示不屑一顾。他跟朋友要喝酒的时候说,“杜一文想搞自己,落井下石,不过我不怕,我一不贪,二不受贿,三不违法乱纪,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要让他们查来查去,查出一个大清官来。我是南阳最好的官,最廉洁的干部。我两袖清风,我怕什么?”
  第二天,他就叫司机把那辆车子处理了。
  黄柄山到底是黄柄山,到五和县没有白呆。连吴承耀进入五和县的消息,他也知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