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柄山在五和县经营十几年,早就把五和县打理得如铁桶般的势力圈。虽然五和是个很普通的县城,经济状态并不好,但是在材料中,有人给黄柄山算了一笔账,他这个县委书记,一年下来,能捞多少好处。
  这是一笔极为保守的账,对方称,按官场惯例,每地,每年都有提拨干部的情况。工作单位的异动,这个可无厚非。
  但是那些想要往上爬,想向组织靠拢的人,必须拿出十二分的诚意,你不表衷心,组织上怎么知道你想上进?
  你不经常在领导面前晃悠晃悠,他怎么知道有你这个人的存在?领导能真正记住的,也就是那么几个特别点的人。
  因此,想调整工作,努力进步的干部,多少得意思一下。按每人意思个二到十万来估计。一年三四十个人计算,至少就有六十到四百万之间这个数。
  当然,位置的价值跟活动经费的大小,有着直接的关系。比喻说,一个副职,升为单位的一把手,若是那些重要部门,十万绝对不过份。
  这其中就有一张单子,足以证明有人给黄柄山孝敬过来费用,八万八千八。
  这三四十个人,不可能每个都是二万,也不可能每个都是十万。
  因此折中算下来,黄柄山在这一项中,至少得利百万以上。这个数字,绝对是个保守估计。
  做为一个县委一把手,对人事安排有着绝对的权力,而且每年要动动的人,绝对不止这三十四个。那小喽喽自然不计在内,只算那些正副科级以上干部。
  这只是其一,其二,每逢过年过节,私人要送礼,单位也要送礼。很多单位为了搞一个庆典,不惜花费数十万,甚至上百万。
  五和县不富裕,花费数十万来搞庆典的,倒也不少。能够把钱花在这上面,自然也趁着这个机会,到上面各级领导家里跑动。
  单位上门,最简单的表示往往一万二万在所难免。这是典型的,用公家的钱,涨自己的面门。
  当然,你平时孝敬了,单位有什么需要,向上面资金的时候,自然也要顺利得多。
  五和县下面这么多单位,这笔收入不算太多,黄柄山一年下来,捞个百来万绝对也只是保守估计。

  再穷的县,也有工程项目,每年下来的项目,名目繁多,五花八门,每个工程,每个项目,都有一些可以草作的地方。
  一个工程队如果想在那里拿到项目,这种必要的打点,必不可少。或许别人那里不需要打点,但是一把手黄柄山那里如果不周全,你这个项目就别想拿下来。
  这样那样的项目,这么多竞激励的单位投标,黄柄山一年下来的收入,同样不下于百万左右。
  除此之外,黄柄山一年的销费开支,以他堂堂一县之老大,他的一切费用,难道还要自己出?
  各种消费,再加上他有绝对的财政大权,吃喝拉撒都可以报销。象他这人,出手就是几十万的钻石钻项链。这些钱难道要他自己出么?
  随便挂到哪个单位名下,自然有人帮他买单,在这方面,他一年花费个百来万,不成问题吧?
  除了这些收入之外,还有他平时生日,偶感风寒,老婆生日,儿子上大学,女儿出国,老爸生病等等,不要说黄柄山自己开口,就算是他不说话,那些成天挖空心思讨好他的大有人在。
  平时没什么事情,都要上门送礼,更不要说他家里有事了。反正想送礼的人,五花八门的理由都有。
  知情人在材料上算了这笔账,黄柄山一年敛财,至少五六百万,这么多年下来,他究竟敛了多少财富,恐怕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顾秋完全相信,一年五六百万,这只是一个很保守的数字。
  还有呢,如果他下去视察,这种打点费用,也不是个小数目。上次黄省长下来视察工作,光是打牌娱乐,二小时左右,就进账好几万。
  这还是在杜书记这样清廉的干部手里,换了其它地方,绝对不会只有这个数的。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顾秋不知道的收入,顾秋无法确定。一个小小的县令,竟然敛财如此疯狂,难怪下面那些人,不计生死地去捞钱。
  各种乱收费,正是他们惯用的手段之一。没办法,他们这些人也得生存,上面要打点,不到下面捞点怎么活?
  顾秋看完了这些,而那些照片,有暗拍到他大肆吃喝,公款旅游,也有他与一些女人在一起的证据。
  看完之后,顾秋心事重重。
  这些证据,还得去求证。
  构成完整的证据链,缺少人证。
  如果交到杜书记手中,杜书记肯定勃然大怒。跟随杜书记几个月了,顾秋倒是没发现有人给杜书记送礼。
  当然,那种礼,跟黄柄山相比,简直就是普通的人情来往。杜书记不收钱,上万上万的,绝对没有。
  如果有人送他什么家乡特产,他还是乐意接受,毕竟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

  就拿上次的人事异动,何汉阳去长宁县,他就没花一分钱,而是照顾秋说的,干了一件引杜书记关注的事。
  董国方去五县,同样没有在杜书记身上花钱。他去省里打点,那是他的事。
  杜书记这个人,自己不收钱,在某些时候,还是非常开明的。因为他知道,无钱寸步难行这个道理。
  与其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花钱买官,不如让能干实事的人去打点,两相其害取其轻正是这个道理。
  杜书记是一个雅士,喜欢要工作之余,练练字,听听音乐,喝喝茶,陶治一下性情。
  象杜书记这样的干部,绝对难找。
  顾秋很欣赏他,很佩服他。
  其实有时的杜书记,同样也嫉恶如仇。
  私人时间不占用公共资源,坐大巴,正是他廉洁的表现。他向秘书问政,正是他开明的地方。

  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秘书自然也有秘书的用处。顾秋几次进言,都深得杜书记心意,因此,他常常给顾秋一个机会。
  顾秋就在心里琢磨这件事,该不该向杜书记如实反应。目前上面的压力已经施压下来,如果不尽快处理,黄柄山未免不会有翻身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黄柄山应该还不知道这些。
  顾秋突然想到一个人,吴承耀。
  如果让媒体介入,利用铺天盖地的媒体新闻来轰炸,就算他黄省长再有通天本事,只怕也难捂住这个盖子。
  只不过这个举动,有点冒险,他必须同吴承耀好好商量。
  因此,事不宜迟,他立刻给吴承耀打电话。
  吴承耀本来就是个夜猫子,记者的工作也很累的,经常为了一条线索,通宵达旦。
  接到顾秋的电话,他并不意外。
  顾秋在电话里大致说了几句,吴承耀马上意识到,这将是一起官场风暴。
  只不过,干这种事情,有一定的风险。
  顾秋提供给他的消息,绝对可靠。不过顾秋说,“暂时不能见报,你只能在外围调查。等有了可靠的证据,得到杜书记的许可,才可以见报。”
  这种见报,必须是一击而中,没有万全之策,轻易不可下手,以前那种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事例,实在太多了。
  吴承耀想了想,“这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尽量试试。不过你得先把手里的证据,给我看看,否则我心里没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