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怡芳这回弄了个大红脸,因为自己把自己给暴露了。
  于是,她二话不说,“我认输,罚酒。”

  然后她端起杯子,一口就干了。
  吕怡芳喝酒很干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喝完后,她就道:“现在可以说答应了吧!”
  王为杰笑得肚子都要痛了,看着顾秋,“兄弟,虽然你不肯参与,但是这杯酒还得喝啊!”
  顾秋道:“如果你的答应能出人意料,我就喝。”
  王为杰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连人家一个弱女子都不如呢?痛快点!”
  顾秋只得喝了这杯酒,两人就望着王为杰,王为杰自己闷了口酒,这才道:“平时呢,你们一个个智商挺高的。这不是很简单的嘛。两只鸽子嘛不就是——”
  他卖了个关子,目光落在吕怡芳那雪白的浑圆处。吕怡芳瞪了一眼,“这个我还不知道,不就是两只鸽子嘛,可那只死羊怎么解释?”
  王为杰笑了起来,“妹子,你想多啦!人家那是两只鸽子,不是两只兔子。”
  吕怡芳一脸郁闷,表情却是哭笑不得。
  顾秋道:“少卖关子,快说答案吧!”
  王为杰道:“很明显啊,两只鸽子,不就是哥,哥吗?”

  “哥哥?”
  “对啊,那名小姐不是跟经理是情人关系嘛,他叫经理为情哥哥,有什么不妥?”
  “擦,被你耍了。那只死山羊又怎么解释?”
  吕怡芳很郁闷,她一直想在两只鸽子,应该指的是某物,原来是哥哥,这两字的读音。
  王为杰道:“我根本就没有说那是只死山羊好吧,是你自己偏要想成那黑乎乎的山羊。”
  吕怡芳那脸,表情可有意思了。
  “你们男人,不就是那意思嘛!拐扯了,快说答案。”
  王为杰拿起烟点上,抽了一口,“其实答案已经出来了,它就是,哥哥,下面痒死了!”
  “下面痒死了?”
  吕怡芳一时没反应过来,居然重复了一句。王为杰就哈哈大笑起来,“对,就是下面痒死了!”

  羊,痒也!
  顾秋差点喷出来,***,还真是邪恶。
  这小姐太有才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吕怡芳也反应过来了,原来上面两只鸽子下面一只死羊的意思,居然是这样。

  MD,这女的,比我还骚啊!
  吕怡芳没折了,又喝了杯酒。
  这晚上,反倒是她一个人喝得最多,渐渐的,脸都红了。
  吃饭完的时候,王为杰跟顾秋上楼,吕怡芳道:“我喝高了,不能陪你们了。不好意思。”
  看着她那被短裙包裹得严实的身子,王为杰邪恶地笑了起来。
  进了房间,顾秋烧了壶水泡茶,王为杰把门关上,这才收起嘻笑的表情,郑重地道:“兄弟,我手里有一些很重要的材料和证据,希望你能交到杜书记手里。”
  这家伙平时吊儿郎当的,干正事的时候,却是一本正经,完全判若两人。
  顾秋感觉到事情严重了,谨慎地问,“什么材料?”
  王为杰把一个包裹得很严实的档案袋拿出来,厚厚的,怕有一二斤重。
  “我在五和县这几年也没有白混,收集到了很多关于黄柄山家族集团乱来的证据,这些证据和举报材料,大都是知情人以匿名的方式送到纪委的。这么多年过去,估计也只有我这里最全了。”
  顾秋在心里暗暗震惊,真看不出来,王为杰居然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他怎么突然有种感觉,王为杰就象抗战时期的地下党员,一个打入敌人内部的特工。
  王为杰道:“你不要怀疑,这些都是我亲手收集的。刚到五和县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环境很古怪,后来我发现这里的一切太黑暗了,不管大小事务,都有幕后黑手草纵。很多自认为正直的人,要么混不下去,要么被他们干掉,落得一个身败名裂。你以为我天生就是这德性?看到女人就想调戏一下?那是没有办法,一种必要的伪装。如果我不这样做,只怕也已经被他们干掉了。”
  顾秋抹了把汗,这个王为杰,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一个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既要善于保护自己,又要不被人怀疑,需要多大的智慧和勇气?

  关键的是,还必须有一颗善于潜伏的心。
  如果不善于伪装自己,万一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顾秋打开这些材料,有文字描述,也有照片举证,还有大量的亲笔签名,手印等等。
  材料上称,黄柄山在五和县,搞家族式经营,他们的族人,只要不是神经病或其他原因,基本上都有个一官半职。连他家的保姆,也挂着副科级的待遇。
  王为杰说,“据我的估计,如果能把黄柄山扳倒,他家里的资产,估计可以为南川市修一条公路。他这个人,爱财,好色。凡是被他看中的女子,基本上不能幸免。他前任秘书的妻子很漂亮,在一次偶然的宴会上,被他看到了。他就跟秘书明说,只要把他的老婆送过去陪他一晚,秘书就可以直接下乡,当乡长,或单位一把手。后来,他的秘书没有办法,只得妥协,把老婆送到他秘密住所,据说是陪了三天才让她回家。”

  “有人还说,秘书的儿子,跟黄柄山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时间上,也大致吻合,八成就是那个时间段留下的种。如果能把这个孩子拿去做DNA鉴定,黄柄山就是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
  顾秋道:“我建议,不要去惊动孩子。还是从其他方面入手吧!”
  王为杰道:“这些证据我先放你这里,你得找个机会,亲手交给杜书记。新县委一把手能不能在五和县打开局面,就靠这些东西了。”
  顾秋道:“我知道,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这个手术太大,覆盖面有多广?恐怕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王为杰抽着烟,“那是,**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从里面开始烂,再慢慢渗透到表面。五和县没这么简单,要把彻底解决问题,必须下重药,下猛药。更不要说,他的背后,还有省里这层关系。如果不是杜书记下了决定,我哪敢轻易把这些材料抛出来。”
  顾秋道:“王哥,我看这件事情,还是由你亲自向杜书记汇报比较妥当,万一他有什么事情问起来,我可是一问三不知啊!”
  王为杰忙摇头,“我什么级别?这么冒失去找杜书记,绝对不行。再说,这是违反原则的事。还有,现在市委大楼,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些人里有没有黄柄山的眼线,你能清楚?万一我的身份暴露,那不是鸡飞蛋打?到头辛苦一场空。”
  顾秋道:“那我安排杜书记和你私下接触?”
  “还是不要吧!一来这样不好,二来会有人认为我这是在邀功请赏,以后传出去不好听。”
  顾秋道:“这样吧,你等我的消息!随时保持联络。”
  拿着王为杰提供的证据和举报材料,顾秋研究了很久。面对这份触目惊心的材料,顾秋心事重重。
  果然是五和有恶吏,民众不潦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