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运气好一点,也许就此飞黄腾达。再不济,说不定还能在最危难的时候,救你一命。
  世界上有才的人很多,不缺你一个,所以再有才的人,也要知道收敛,拙藏自己。
  王为杰虽然年轻,却深知其中的道理。

  他打电话给顾秋,说要见顾秋一面。
  顾秋自然答应了他。
  晚上,王为杰死活要请客,感谢顾秋在杜书记面前为自己说好话。
  顾秋道:“最近外面风气不好,不如就在食堂里吃点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等你们大功告成之日,我再为你们摆几桌庆祝。”
  王为杰是个爽快人,他笑了,“一码归一码,你说咱俩是不是兄弟?”
  顾秋说,“你到底要怎么样?”
  王为杰道:“是兄弟,今天晚上就由我做东。”
  “你做东,我做东有什么区别,大不了我请客,你给钱就是了。”
  王为杰哈哈大笑,“好家伙,那就这么定了。”
  然后,顾秋请他到餐厅里吃饭。

  吕怡芳跑过来,亲自为顾秘服务。
  “顾秘书,有什么吩咐?”
  顾秋道:“今天晚上我请客,你帮我搞几个菜。再拿两瓶酒来。”
  吕怡芳爽快地应道:“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
  顾秋说,“我房间里有酒,你去拿吧!”
  吕怡芳嫣然一笑,摇头屁股走了。
  王为杰是个喜欢开玩笑,说荤段子的人,看了吕怡芳一眼,悄悄道:“这女人还真是个尤物,PG好丰满的。如果从后面的话。。。。。。”
  顾秋看了他一眼,很无语。

  王为杰回头看着顾秋,“这是经验之谈,屁股丰满的女人,一定要后入式,这样才爽,如果换了别人,我才懒得说。”
  顾秋道:“别跟我说这些,我不懂。”
  “擦,你不懂?这是人的本能,连智商这么低的动物都知道,你不会连动物都不如吧?”
  顾秋骂了一句,“你才禽兽不如!”

  王为杰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伸手拍拍顾秋的肩膀,“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原装货,要不要兄弟我带你去开开荤?”
  吕怡芳来了,王为杰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她看。,。
  吕怡芳长得本来就不差,再加上会打扮,平时喜欢那种包得很紧的短裙,一双丝袜,完全出卖了她的双腿。
  而且她的衣服,大都是低胸的,这胸一低,看得那些进进出出的男人忍不住流口水。

  王为杰看她的时候,她也察觉到了,不过她已经习惯男人这种眼神,无所谓啦,喜欢看就看吧!
  王为杰故意问,“你是这里的经理?”
  吕怡芳道:“是啊,以后有空多多来捧场哦,我们这里是承包的,每年得上交近百万呢。”
  她知道顾秋的朋友,大都是官场中人,因此她也不错过这拉生意的机会。
  王为杰却说了一句,“真好看!”
  吕怡芳呢,也不是那种开不起玩笑,见不了世面的女人,她倒是反而风情万种一笑,“那里好看啊?”

  王为杰道:“那道沟不错。”
  噗——!
  见过这么大胆的,没见过这么骚包的,有象你这样直接说人家的么?
  有,眼前就有一个。
  吕怡芳非但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笑得更甜了,“谢谢,还是你有眼光,可偏偏有人不识货。”
  王为杰故意问,“谁啊?”
  “有些人啊!”吕怡芳拿着眼神,瞟了眼顾秋。

  顾秋把头低下,喝茶,喝茶,你们两个说什么,我不知道。
  王为杰笑了,心道这个女人还真风*,原来想勾引顾秋啊。只不过以顾秋的身份,怕是不会上钩。
  菜上来了,吕怡芳为两人打开瓶子,五为杰道:“吕经理,陪我们喝点吧,两个大男人太没意思了。”
  吕怡芳应道:“好啊,既然你这么盛情,我就陪你们喝几杯。不过话说回来,陪酒归陪酒,吃饭亏吃饭,最多我不收你的陪酒费,吃饭可不能打折哦。”
  王为杰哈哈大笑起来,“放心吧,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打折,尤其是在床上。”
  “死鬼!”吕怡芳笑骂了一句。
  顾秋咳了两声,“你们两个不要太放肆了,当我是空气啊。要发骚,晚上到房间里去。”
  吕怡芳给两人倒上酒,“不说了,不说了,我来敬两位一杯,感谢两位领导赏脸,你们都是官场中的骄骄者,我祝你们官运亨通,青云直上。”

  王为杰道:“还应该回一句,艳福无边。”
  喝了这杯酒,王为杰道:“这样喝酒也太闷了,不如我一个说一个段子吧,谁的段子不好笑,就罚一杯酒。”
  顾秋道:“这是你的拿手好戏,你们两个说吧!我不会。”
  吕怡芳笑了下,“来就来,反正我没什么好输的,就只有这个人。”
  王为杰道:“现在这社会都流行女士优先,你先来!”
  吕怡芳道:“我先来就我先来,一位老大爷坐公交车,他要去一个叫高朝村的地方。由于年纪太大,耳朵听力不好,视力又不行。公交车每到一站,他就用拐棍戳一下前面的小姐,‘高朝到了没有?’小姐每次都说没有。又过了几站,他又用拐棍戳人家的屁股,‘高朝到了没有?’前面那小姐怒了,‘老戳人家的屁股,高*潮到了我不会叫啊!’”

  王为杰拍起了手来,故意哈哈大笑,其实这段子,连顾秋都听过很多回了,他倒是很平静,似乎根本就没听她在说什么。
  吕怡芳看到顾秋完全没一点反应,暗暗跺脚,真是个呆子,我这么暗示,他都没反应。
  王为杰道:“吕经理果然是个交际花,段子很不错。那我也来讲一个,如果你们猜不出来,可得罚一杯哦!”
  吕怡芳道:“说吧,还真没什么段子我没听过。”
  王为杰喝了口酒,这才道:“经理和一小姐有一腿,两人分开数日。小姐给经理一幅画:上面是两只飞在天上的鸽子,下面一只已经死了的羊。这画传到秘书手里,经理的秘书怎么也看不明白,就把它交给了经理,结果黄经理一看立刻就大笑了起来.....你们猜,经理为什么会笑?”
  吕怡芳还真没听过这个段子,她就不解地望着王为杰,“两只鸽子和一只死羊?这是什么意思?”挠了挠头,还真搞不太明白。
  王为杰神秘兮兮地笑了,“想知道吧?罚酒一杯!”
  吕怡芳还真不知道,她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出来。
  顾秋呢,倒也没见过这段子,他一直在想,两只白鸽,是不是指的女人身上那对。可不是吗?
  不就有人经常这样形容,说胸前一对大白兔。也有人说,象一对乳鸽一样雪白撩人。因此,顾秋就往那方面想去了。
  吕怡芳呢,估计也差不多哪里去,她在心里琢磨,两只白鸽,应该是指胸前两只*吧。
  可那只死了的羊呢?跟下面有毛的关系啊?
  如果非要把那只死了的羊,说成是下面那黑乎乎的,似乎有些勉励。可人家也没有说,是一只死了的黑山羊啊?
  吕怡芳想着,脱口而出,“那羊是不是黑的?”

  王为杰呢?
  他哪里不明白吕怡芳想的是什么?他就笑得合不拢嘴,“黑山羊?你的想象力真丰富。”然后他就望着人家,做死的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