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开着车,朝着珠宝交易大厅开过去,在下午的时候,开到了交易厅,我以为这里会落寞下来,毕竟首都迁到了内比都,但是当我到达的时候,我看到交易大厅附近车水马龙,而交易大厅里面的人也进进出出,有的是商人,有的是卖家,很繁华。
  我下了车,看到了在门口等着我的坤西,我走了过去,跟他握手,他说:“知道跟谁联系吗?”
  我听了,就摇头,我并不知道跟谁联系,我的上家是老刘,但是老刘消失了,我昨天联系他就是想知道应该跟谁联系,可惜,我没联系到老刘。
  坤西有点不高兴,说:“办事不牢靠啊,还好,我已经跟我岳父商议过了,他告诉我,负责出售这块原石的人是珠宝交易大厅的最高长官,我们去找他就可以了。”
  他说着,就带我进入交易大厅,我看着交易大厅,比内比都的还要大,还要繁华,设备还要齐全,而且人流量比内比都高了几十倍都不止,我真的很奇怪,缅甸政府为什么要放弃这么一座高度发达的城市而去重新修建一个鬼都呢?
  坤西带我一起上楼,身后跟着十几个人,很有气势,到了顶楼的办公室,坤西跟办公室前的秘书说明了我们的来意,秘书很殷勤的就带我们去见负责任。
  我们很快就被带进了办公室,我看着一个秃头,穿着西服坐在里面,看到我们之后,很殷勤的过来跟我们握手,他跟坤西说的都是缅文,我听不懂,但是相信坤西会介绍我们的。
  过了一会,坤西说:“现在带我们去仓库看料子,走吧。”
  我听着就很意外,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料子,看着这位负责人亲自带路,我心里就很兴奋,妈的,几经周折,我终于能看到这块五十吨的料子长什么样了。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如果拿下,切赢了不知道我的人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想想都很刺激啊。。。
  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块原石上,赌徒的心理是很奇怪的,总是想通过某种事物不劳而获,最好能获得无尽的财富。
  我们跟着负责任,前往仓库,在仓库的门口,我看着有几个士兵在把守,只有我们三个能进去,其他人都只能在外面守着。
  来到了仓库里,我看到了满地都是原石,妈的,那些原石都是成吨重的,一排列的排在地上,他带着我们,朝着一块巨大的原石走过去,这块原石堆在地上,像是一辆汽车,我看着有点像是帕罗杰的形状。
  真的很大,我站在面前,抬头看着料子,当我亲眼看到这块料子之后,我才觉得震撼,我看着料子,皮壳像是铁砂一样,发油,带着一点青色,整体的表现,很好,我打等朝着里面看,但是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层厚厚的雾色,我舔了舔嘴唇,很兴奋。

  坤西倒是表现的很好,他只是看着料子,转了几圈,然后看着料子的切口,我也站在切口处,切口非常的光面,应该是非常好的锯子切割的,切割面非常的光滑,有一张脸那么大,刚好切在原石的中间,我四处打灯,看表现,但是什么地方都没有表现,我估计,这个地方是唯一有表现的地方,所以,才会切出来玻璃种的底子。
  坤西打着强光灯,看着说:“这个带着绿,很透,有三分水,涨进去有五公分,不知道是不是贴皮绿。。。”
  我添了添嘴唇,我害怕的就是贴皮绿,翡翠原石中的靠皮绿于带子绿所谓“靠皮绿”,也称“串皮绿”、“膏药绿”,是翡翠原 石中绿色的一种表现形式,因其绿色以卧性特征生长在翡翠的表皮部位而得名。
  是翡翠原石中最具有风险的一种绿色,故而珠宝业内人士对于这种翡翠绿色的格言是,“宁买一条线,不买一大片。”
  这块原石就是展现了一片绿色,别看他有五公分进去,但是他有五十吨重,如果缩小的话,按照比例,他也有可能是铁皮绿。

  我很慎重的看着料子,场口不能确定,只能确定是油青皮,这皮子一看就老,皮子上的翻砂很漂亮,有点像是老会卡的样子,表面上裂不规整,里面裂也会相对多一些,这块料子赌种是没问题了,赌水和色吧。
  我跟坤西说:“玻璃种的窗口已经开出来了,咱们就看看这块料子的水跟色是不是涨进去了。”
  坤西很慎重,没有着急下断定,而是围着料子转了起来,那位负责任也没有说话,他在各个地方看表现,我也跟着在看,料子有的地方还算是皮薄,打灯即现水色,这种表现是典型的会卡赌石特征。
  我相信如果是普通人看这种表现的话,已经多人之手磨擦,突然坤西指了指一个点,我看了一下,是松花,他打灯在松花上,但是松花表现不艳,我们又绕到争辩,正面也找到了一些松花,正反两面皮壳松花呈点、条状不规则分布,说明内部有色、淡色、色不规则。
  坤西严肃的说:“沙发不紧,面多,底章干净,粉底或瓷底最好可达糯化底,几道大裂已延伸至内部,绿已进去了,有部分裂,白棉肯定会比较多,手镯可能会比较麻烦,做摆件或挂件的几率大,总体的来说种还可以,特别是有绿的地方水头很好,总体属于不错的料子。”
  我跟坤西看料子,当然不可能只看那个开窗,往往赌石很有经验的人,才不会去看开窗,因为开窗的色,往往会欺骗人,所以我们要看全身的表现,这块料子全身的表现还算不错的。
  坤西看着我说:“赌吗?”

  我笑了笑,我说:“我想赌,不管什么料子,都得切开了才知道,但是价格合适才重要,我带了三亿美金。”
  坤西笑了起来,没有在跟我搭话,而是跟那个负责人用缅语说了一会,两个人交谈了很久,我也听不懂,只能站在一边看着,这块料子五十吨,只要色种水到达一定的程度,就不会亏本,我不要求全部都是玻璃种了,里面能不变种达到冰种,我都能成为亿万富翁了。
  坤西走过来,脸色很严肃的说:“他跟我,政府军咬死了价格,不低于七亿美金。”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看着他,我说:“我只有三亿,而且有一半还是借的,你能出多少?”
  日期:2017-08-13 0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