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洛斐老爹的政府军文件是致命的,我们谁敢违抗这份文件?没有人,虽然缅甸有几十个反政府武装,但是政府军是唯一合法的政府,违抗他,就是违抗整个缅甸的法律,没有人敢违抗,至少,明面上不敢。

  我看着洛斐,他老脸上带着得意,带着嘲讽,他说:“小杂种,你老子也是个杂种,你有能耐就过来,动手,如果你敢动我,我觉得你是个人物。”
  太子很愤怒,他的人被杀了,洛斐老爹又怎么讽刺他,他当然受不了了,我看着太子疯狂的要过去动手,我一脚踹到他的腿弯上,他跪在地上,我按着他,死死的按着他,我说:“别傻,别冲动,他就是要勾引你动手,就是要你动手,你一动手就完了,他不会找你的麻烦,会直接找阿爸的麻烦,他对付不了阿爸,政府军能对付阿爸,不能冲动。。。”
  太子愤怒的站起来,但是被我死死的压着,我看着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身上的青筋都暴跳起来,很愤怒。
  我看着洛斐老爹,他脸色有点难看起来,或许知道,无法得逞了,他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对付我,肯定知道我的动向,他知道了我找了老杂毛这个靠山,所以,他要先对付老杂毛,但是他也没有真的要对付老杂毛,只是碰碰运气而已,如果能干掉老杂毛他当然愿意。
  如果不行,他就来一刀刀的捅我,不把我捅死,要我自己流血而死。。。
  我看着几个人从医疗室里面,把阿丽给拽出来,我看着阿丽,她也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恐惧,但是她很平静,没有吼叫,没有求饶,就这样被抓上车,我咽了口唾沫,死死的抓着太子,他才是最大的危险因素。
  洛斐老爹很失望的四处看着,说:“你啊,有点头脑,想整死你,需要费点功夫。。。”
  “为什么一定要整死我?”我咬牙切齿的说着。
  洛斐摇头,说:“一开始,只是想要教训教训你,让你明白一些道理,但是后来有人找我了,是你们马帮的人,一个女人,他给了我更心动的条件。”

  我听到老爹的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马欣,我咬着牙,我说:“他给你什么条线?”
  “入股马帮,我也厌倦了这里的一切,我也老了,总得给自己找个后路,瑞丽说很好的养老的地方,你们打蜡村的规划,我很喜欢,很适合养老,所以,我就答应了,不不,不,应该不是你们马帮了,你跟马帮没什么关系了,邵飞你啊,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被马帮除名,如果你现在还是马帮的负责任,我倒是很愿意跟你合作。“洛斐老爹平淡的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胸口气的跌宕起伏,妈的,这口气,我咽不下,马欣,一切都是马欣搞的鬼,他为了对付我,可真的是费尽心机,不把我搞死,她是誓不罢休了,我为马帮做了那么多事,但是最后被除名,也因为被除名,所以我就要别洛斐老爹这样对付。。。
  成也马帮败也马帮。。。
  洛斐老爹上了车,我看着他们的车子远离,太子猛然挣扎开我,掏出来枪要射击,我立马举着他的手,把枪抬起来,子丨弹丨打在了空中,我看着洛斐老爹平静的脸色,心里很愤怒。
  “大哥,就这样看着他在我们的矿区杀人抓人吗?这口气我咽不下,我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太子愤怒的说着。
  我抓着太子的衣领,我说:“忍,必须要忍,你知道吗?如果你动手,阿爸就要被牵扯进来,二十万的政府军就在密支那,不是说着完的,不要没先打密支那,反而把阿爸给打了。”
  太子推开我,呼吸急促,说:“难道就算了吗?”
  我摇了摇头,当然不能算,我走进平房里,拿起来卫星电话,我给垛堞打电话,电话通了,我说:“我给你面子,你也该赚够了,那个贱人的滋味你肯定尝过了,所以,该做正事了。”
  “说,做什么。。。”
  我听到垛堞得意的声音,就说:“洛斐抓了我一个很重要的人,现在你去打他,我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那个女人给我救回来,否则,我就告发你,你要对付她,如果你帮我完成了这件事,我回来,就对付洛斐,分了他的势力地盘。”
  “你有办法了?”
  我舔着嘴唇,我说:“是的,已经有了,信不信由你,是要一起赚钱,还是要一起玉石俱焚,你自己选。”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走进来的太子,我说:“走,忘了一切,咱们要做重要的事情,等我赢了那块原石回来,我们就活剥了洛斐。”

  太子重重的点头,我们没有在说什么,直接上了车,离开矿区,我不希望阿丽死,不管是出于感情上的,还是工作上的,我都不希望她死,我不能光明正大的救他,但是我也会用其他的方式救她,我不会让她死的。
  我没有去找洛斐,他反而主动来对付我,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始,往后,他还会找更多的理由来整死我的,我要抓紧时间,把阿爸的身份给洗白,一旦给阿爸洗白了,我就可以不用担心洛斐了,剩下的,就是剥了他的老皮,这个土皇帝他坐了二十几年,也够久的了,该换换人了。
  车子开出了帕敢,在中午的时候到了仰光,我们下了车,换电话卡,在仰光办186的卡,就可以随便打电话,这是内地的电信公司办的卡。
  我给陈玲打电话,等待的时候,看着仰光的大金塔,在仰光的照射下,金碧辉煌,电话通了,我说:“是我,我准备赌石了,让你爸爸在今天之前,务必把九亿汇款到我的名下。”

  “不是说还有一个多月吗?”陈玲奇怪的问我。
  我叹了口气,我说:“这边在打仗,局势瞬息万变,鬼知道政府军什么时候做什么决定,总之,你把钱打给我就行了。”
  “可以,你做什么事我都支持你,但是,你要知道,我爸爸的钱,也不是白来的,九亿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资金,如果你输了,我爸爸也会元气大伤,虽然不至于破产,但是很严重。”陈玲认真的说着。
  我舔着嘴唇,陈老板不是傻子,他愿意拿九亿来给我,当然不是白给我的,陈玲说:“我爸爸说,算借给你的,赢了他分三层,算是利息。。。”
  我说:“妈的,你爸爸在你身边吧?让他接电话。”
  过了一会,我就听到陈老板说话了,他说:“喂,是我。。。”
  “岳父大人,你他妈的做生意也有个风险,你跟我玩,就要承担风险,借我?”我不爽的说着。
  陈老板笑了起来,说:“那好,我不玩了。。。”
  我听着陈老板的话,就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我说:“你行,果然是个奸商,你幸好没生儿子,你要是生儿子,肯定没屁眼。”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很恼火,但是我不介意,等我赢了,妈的就再也不用看陈老板的脸色了。
  我联系了坤西,他告诉我,他早就在仰光了,让我直接去仰光翡翠原石珠宝贸易交易大厅找他,我知道那个地方,是曾经仰光用来开公盘大会的,只不过现在都转移到了内比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