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咬着嘴唇,无言以对,我第一次开出来这样的料子,我握着拳头,第一刀垮了。
  “能不能做料子?”我问。
  坤西摇头,说:“这个黑点没人要的,还有裂,第一刀垮了,切第二刀吧。。。”
  我摸着料子的玻璃底子的地方,妈的,是个贴皮种,下面直接断了,我说:“别切了,我们把料子的切口给刷一下,然后。。。”
  坤西立马挥手,说:“那不是骗人吗?我坤西永远不卖坑人的料子,这块料子已经坑了,中间一刀下去,如果不出货,我们就垮了。”
  我听着坤西的话,心如刀割,妈的,这个时候你还这么耿直干什么?这块料子这么大,这一刀虽然垮了,但是还可以继续卖,虽然价值会大打折扣,但是只要卖出去,我们就能赚回来一点,总比全陪的好,但是坤西不愿意,这里有这么多记着,我又不能跟他硬抬杠。

  我被坤西拉了起来,退后之后,太子问我:“大哥,怎么了?”
  我捏着鼻梁,我说:“第一刀垮了。。。”
  “垮了,怎么,怎么可能,那就是说,你没钱了?”太子惊讶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没有敢睁开眼睛,我听着切割机的声音又开始传来了,我很紧张,我没有睁开眼睛,一只手拖着胳膊,一只手捏着鼻梁,我虽然心里已经失望了,知道了结果,但是我还是期待着第二刀,希望这第二刀有奇迹。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还没结束呢,我没有看,内心焦急的等着,鸦雀无声,真的是鸦雀无声,我口干舌燥的等着,但是因为切割需要的时间太长了,我显得焦躁不安,不停的变幻着姿势,最后走来走去,我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等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中午十一点,料子终于被从中间给切开了。
  这一刀我没有管,是坤西从玻璃种开窗的位置切开的,从正中间切开的,当我听到“开了开了”的声音之后,我立马走过去,但是我刚看到切口的时候,我就失望了,彻底的失望透顶。。。
  妈的砖头料,中间是白肉,肉质非常的粗,没有任何翠性可言,那一点点的黑斑让人觉得恶心,我握紧了拳头,妈的,我输了。。。
  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输了,输得彻头彻尾,我看着坤西还很稳健,他站在料子边上,还在拿着灯,打着光看着料子,回头看着我,突然他笑起来了,说:“一刀穷一刀富,这一刀,我们才算是死透了。”
  我听着他的话,想笑,但是笑不出来,他还在笑,还保持着风度,很多记者都在给他拍照,他尽量的保持微笑,不让自己那么难看,而坤西也开始叫人,让记者离开,这群记者很识趣,没有采访,说什么感言之类的。。。
  当人都走了之后,我站在这块巨大的原石面前,两刀三块,死的彻底,我摸着料子,很可惜,我说:“赢了多好,这个绿色要是涨进去,多好,贴皮绿,还是贴皮绿,妈的,这个窗开的真好。。。”
  坤西深吸一口气,说:“年轻人,从头再来吧,缅甸遍地是金,会东山再起的。”
  我苦笑起来,我摇头,我伤心了,绝望了,我不会在来缅甸了,妈的,这里是地狱,我的豪情壮志,一次次的在缅甸被挫败,并不是我骄作,无法面对现实,而是那种种的希望被无奈给打败之后,人真的很难第一时间站起来,悲伤的情绪总是会涌上来,或多或少,都一会影响你。。。
  我没有哭,哭不出来,内心就是煎熬,我会想很多事情,矿区的事情,妈的,我已经没兴趣管什么矿山了,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什么都不想管了,去他妈的,我什么都不想管了,缅甸真的是我的伤心地,每次来,我他妈的不是九死一生,就是输的一无所有,真的不是我的福地。

  我哽咽了一下,拍拍原石,我说:“拿去盖房子吧。”
  “房子?我得卖了,公司也得卖了,我有几十个老婆还要养,几十个还要也要养,哎,我这一辈子的心血,都毁在这块原石上了,不过我不会气馁的,我还会继续的,我还有矿山在,我一定会东山再起的。”坤西不服输的说着。
  我挥挥手,没有心情在说什么了,我上了车,太子开着车带着我离开,我们都没人说话,太子只是给我烟,我没要,没有任何心情做任何事情,只是想睡一觉,输光了,死心了,没有什么好蹦跶的了,没有盼头了,我只想着,没想过输,所以,这突然输了,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所有的计划,所有的一切,都被打乱了。。。
  我听着太子的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我听到老杂毛的叫声:“草拟吗的,你们没事跟政府军打什么?现在政府军要抓老子,让你们低调,你们怎么就是不听呢?”
  我听到老杂毛的吼叫声,就坐起来了,我跟太子对看了一眼,有点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的后脑有点硬,我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我问:“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你他妈的,政府军突然攻击了你们的矿区,双方就打起来了,我还想问怎么回事呢,二十万政府军开始包围帕敢了,密支那已经被占领了,政府军开始全面荡清所有的帕敢武装势力,老子也是他们荡清的范围内。。。”
  我听着老杂毛的吼叫声,胸口就有点疼,败了,我在帕敢彻底的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赌石,经验固然重要,但是最讲究的还是一个赌字,如果你看中了料子,因为种种原因,你不敢赌,那么你也只是空有经验而已。
  我下定了决心要赌那块五十吨的料子,这块料子,要么让我富死,让我成为赌石界的传奇,要么让我穷死,三年翻不了身,这就是赌石,都是刺激的玩法。
  我跟坤西决定了明天就去交易所,我给老刘打电话,但是电话没人接,那块料子是老刘开的料子,他不让我赌,但是我偏要赌,人嘛,总是喜欢跟自己的敌人对着干,我就是这样的人,老刘是我的敌人,他不让我去赌,我就非要去赌,但是赌之前,我还是需要问问他的一些情况。
  不过,电话没有人接,我又给花花打电话,但是可惜事,还是没有人接,这让我有点郁闷,这对父女干什么去了?他们父女两个,非常的神秘,总是突然出现,然后就突然消失,他们又消失了,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已经决定要赌了,那就去赌好了。
  我放下电话,我说:“明天,你陪我去吧?”
  太子点点头,我看着赵奎,还在睡着,这一次伤的太重,又在缅甸,没有那么好的医疗设备,所以他恢复的很慢,伤口没有感染,已经是他的体质强壮了。
  我放下电话,去了医疗室,房间里充斥着酒精的味道,我看着医生在给阿丽用酒精擦着身体,我看着阿丽的身体,都是淤青,应该是警棍打的,很惨,身上没有一块是好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