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我通过我的岳父在军方打探了消息,有人散布消息,说那块原石是仙人铊的切法,所以只有表面有料,里面是石头的,我岳父说,一开始联系的你们内地的商人,已经有很多人都拒绝来了,而最近又打仗,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来,不过,这对我们很有利,如果没有人来,我们倒是可以压压价格,珠宝街的朋友联系的怎么样了?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啊。”
  我听着坤西的话就点点头,我说:“我准备了三亿美金,但是我打算跟你单吃,不跟珠宝街联系了,我之前跟军方的人联系了,他们要我们在一个星期之内给他们答复,收购那块原石,他们急着卖,现在打仗,急需用钱,所以我们杀一刀,看看能不能就给四亿美金的起拍价拿下这块料子。”
  坤西沉默了,我也没有在说什么,免得他不高兴,过了一会,坤西说:“我同意,能少分一份就少分一份,但是最后原石怎么处理是个问题,珠宝街如果不吃我们的料子,这么大一块料子,我们需要卖到什么时候?现在在打仗,很危险的,砸在手里,说不定要等个三五年才能出手。”
  我也知道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前几年公盘,许多商人买了很多料子,但是就是因为打仗,他们无法把原石送回国内处理,一拖就是五六年,这五六年下来,商人都破产了,所以,快速的处理料子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说:“大不了找广东人,那边,我也有熟人。”
  我说的是陈发,他作为广东翡翠玉石协会的会长,如果料子好,他肯定会吃的,只是不知道这块原石能开出来多少料子,如果开个满料,不知道他能不能吃的下,不过广东每年都有上千亿的翡翠销售额,吃下这块料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你有后路就好,如果缅甸不是打仗,我自己的公司都能卖啊,妈的,天天打,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什么时候去谈料子?”坤西说。
  我皱起了眉头,政府军说一个星期的期限,没有约定一定要我们一个星期以后去,我们只要给钱,明天去都可以。
  我说:“明天吧,我们准备好钱,明天就去仰光。”

  坤西决定了,就挂了电话,我也挂了电话,明天我们就去仰光原石交易所,尽快把这件事给办下来,免得珠宝街的人生了变故,如果他们知道我们要单吃,估计自己就回来的,珠宝街自己也能吃掉那块料子。
  我走来走去,那块料子虽然是老刘开的窗,仙人铊的手法虽然很重,但是我这个人是个赌徒,所有的原石我觉得,只有切开了,才能决定他到底是翡翠还是石头,所以我要赌。
  什么是“仙人铊”?所谓仙人铊作为靠皮绿的一种,其由来是因为商家为了展示原料中的内部绿色,从而提高原料的卖价价格。
  商家会在翡翠原石上的带子绿,沿其走向,从中一切两半,这样切开来的两块料子都有靠皮绿,对于切得好,切得准,绿色表现好,技法精妙的手法,称其为“仙人铊”。

  从绿色的角度来看,“仙人铊”与“靠皮绿”都是把绿色的最大面积展示出来,都是以卧性绿色的方式表现的,因而绿色也就显得格外均匀;都具有强烈的诱惑能力;当然,这种绿色的厚度也都是有限的。
  因此,对这种绿色厚度的预测是需要极其小心的,哪怕是些许的失误,其损失也是巨大的。
  那块五十吨的料子是靠皮切的,完完全全的把仙人铊的手法给展现出来了,但是往往仙人铊的手法都是从中间切,很少贴皮切的,所以我才会赌。
  当然了,如果他只是贴皮绿的话,我认栽,不过,这么大一块,窗口是玻璃种的,想要贴皮绿也很难。
  不过,说那么多,最后还是要赌!
  机器的轰鸣声炸着人的耳朵,我们都站在一边看着,薄片的切割方法很简单,就是把原石固定在上面,然后横着切割,我站在一边紧紧的咬着烟头,我都能听到“嘎子”的声音。
  嘴里面都是过滤嘴的味道,但是我没有功夫吐出来,只是咬着,紧紧的盯着原石,那巨大的刀片在转动着,原石被一点点的切割开来,水管不停的洒水,把渣滓给清理掉,我期待着,等着,昨天晚上想的东西,现在脑海里全部都没有了,只剩下了空白。

  现场很安静,除了切割的声音之外,偶尔能听到相机拍摄的声音,除此之外,在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了。
  所有人都很紧张,都在等着这块五十吨的料子能创造奇迹,这块料子,什么都不怕,重量,底子都非常好,唯一要赌的,就是他不能是贴皮料,只要不是贴皮料,一切都好说。
  切割从上午九点,一直到十点,整整切割了一个小时,天很热,所有人都在大太阳底下等着,我挥汗如雨,但是没有人有心情关心现在是天冷还是天热,都在等着。
  我看着切片拉出来,然后从玻璃窗口那块在下一刀,这一刀非常的简单,一分钟不到就切到头了,我看着切下来的片子掉在原石上,已经急不可耐了,我来回的走着,等着切割机停下里,我迫不及待的要去看看切割的料子怎么样了,我期待着兴奋着,不停的搓着手,舔着嘴唇。

  很兴奋,坤西比我要好一些,他始终都是握着拳头等着,这个翡翠大王见过的世面太多了,但是我能看到他眼神里的急切。
  机器终于停了下来,我们迫不及待的跑过去,记着,很多人都已经准备好看着这块料子是什么结果了,几个人把切片给抬起来,很重,有几百斤吧,他们慢慢的把切片给移开,当被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浓绿的绿色,我内心猛然一跳,整个胸口都是一紧。
  “绿了。。。”
  我脑子里空白一片,我看到这个绿,已经无法言语了,一切都已经飞起来了,我愣住了,真的,有几秒钟我的脑子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我惊呼了一声,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料子,我看着坤西,没有人说话,坤西也没说话,我很想大吼一声,绿了,确实是绿了,但是坤西脸色极为难看,而我这个时候也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急忙用水管冲洗料子,当我把料子上的杂质都给冲洗掉之后,我震惊的看着料子,竟然无言以对。。。
  惊喜来的太快,但是地狱的大门时刻都在打开着,我看着坤西摸着料子,我也摸着料子,我们两个欲哭无泪,如果开出来的料子是一块砖头料,我们两个可能还没有这么难受,但是关键是,他不是砖头料。。。
  我看着切口的色,很浓,色很不错,但是藓也跟着吃了进去,看得出料子种水十分不错,颜色也很正,可问题是一黑毁所有啊,黑藓吃的密密麻麻都是,使其价值大打折扣。
  我看到,所有人的都为其感到惋惜,虽然他们没有过分的表现出来,但是在心里都知道这件货切垮了。
  我咬着牙,妈的,居然是内癣。。。
  癣有内外之分,内癣是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我看着那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麻点,把大片的绿色全部都给吃了,就像是一个美丽漂亮的脸蛋上,长了无数的麻子,让人又爱又恨。
  我摸着料子,看着坤西打灯,妈的,居然还有裂,那一道大裂涨进去了,而且,顺着大裂像是树枝分叉一样,又涨了无数的小裂,而且,全部都长在了有绿色的部分。
  草,内癣吃绿,小裂毁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