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阿丽呢?”
  “送去医务室了,放心,死不了。”老杂毛不高兴的说。
  我点了点头,老杂毛说:“这几天打仗吃紧,我们的谣言也成功了,我去跟政府军交涉的时候,他们一开始还不同意放人,但是刚才他们自己把人送回来了,但是有个要求,他们要在一个星期之后,把购买那块原石的人全部都聚集在仰光,他们也不搞什么拍卖会了,要求你们直接购买了那块原石,至于价钱,你们自己商议。”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政府军已经包围密支那了,那是克钦的首府,看来是要啃硬骨头了,所以他们继续用钱,而公盘都停了,这个小型的拍卖会肯定也就不办了,这也是正常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会回去联系的。”
  老杂毛点了点头,他说:“矿,我给你赎回来了,但是下次,你给我小心点,走私归走私,妈的,别被抓住了。”
  我点了点头,我绝对不会在走那条路了,这一次,就差点把我搞死,所以我绝对不会在走了。
  老杂毛说:“尽快回到矿区,我告诉你,那块原石给我看好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枪毙你,知道了吗?”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太子,他也点了点头,显然老杂毛已经问过他了,关于原石的事情,当然都是真的,所以,我也没必要害怕。
  既然事情已经搞定了,我就快点回矿区,这雨刚停,还有半个月不到,就要到雨季了,趁这段时间,能挖一点是一点。
  我走出营帐,我们的车已经开动了,我看着有很多卡车在集结,太子披着衣服,站在我身后,说:“妈的,有阿爸的军队保护我们,我看看谁他妈的敢在来欺负我们。”
  我笑了笑,但是心里有点苦涩,妈的,这不是保护,这是监视,这是控制,他出兵,当然是为了那块原石,但是虽然我心知肚明,我也要忍着,想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
  突然,我看到医疗室抬出来一个女人,我皱起了眉头,看着她虚弱的躺在担架上被送上车,我就有点很痛心,她脸上一点伤都没有,但是露出来挂水的手,没有一块是好皮肉,我知道,她一定受了巨大的折磨。。。
  记得以前我自己看的时候,我也喜欢看乡村文,你知道的,很刺激的,很香艳的,最近我们网站自己有一本不错的乡村书,所以给你们推荐一波。
  我自己以前也曾经写过小农民文,但是可惜写不出来那种感觉,我就纳闷了,我自己就是个农民,咋就写不出来农民的味道。。。
  如果你们喜欢,可以搜索一下,极品小农民,翻身励志好故事!
  简介
  美艳的村花给我拨了蜂刺之后,我终于发现了她的秘密……
  第一章 被蜂蛰
  要说人倒霉了,连喝凉水都塞牙缝。今早去地里干活的时候,不知咋回事儿,有一只马蜂钻进了我裤裆。最可气的是,这东西狠狠蛰了下我那玩意儿!
  当时就疼得我要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翻看了下,麻痹的,都肿了好几圈!
  我很是惊慌失措,这玩意儿不会废了吧?长这么大,我还没碰过女人呢。绝不能这么废了,我咧着牙走向陈桂兰的家,得叫她给我上点药。
  村里的卫生所离这儿远,而且去了也没用,得到刘斯兰家里叫她过去才行。平常她不上班,病人得到家里找她才行。陈桂兰的老爸也做过村医,所以这娘们也会瞧病。有些病人在找不了刘斯兰的情况下也会找这娘们儿瞧瞧。
  陈桂兰见我一瘸一拐的样子不由乐了。
  “狗波你这是咋了,是不是被同虎收拾了?”

  周同虎是村霸。因为他是村长的女婿,所以村里人不敢得罪他。这犊子喜欢干些欺男霸女的事儿。此外还喜欢欺负我。
  “麻痹的,老子没被同虎收拾,是被马蜂蛰了!”我有些尴尬地对她说,“给我上点药吧。”
  “上药?”陈桂兰微微一楞,“我今天有些不方便,要不,我叫刘斯兰给你瞧瞧?”
  “瞧你麻痹的?你特么想疼死我。”我怒气冲冲地吼了她一句。
  下面疼得要死,一抽一抽的,疼得我差点掉眼泪!要不是强忍着,这会儿肯定满地打滚了。也不知道这哪来的马蜂,这么狠!还专挑我下面动手!

  “疼死关我屁事儿!不就被蜜蜂叮了口吗,连这点痛都受不了,疼死你丫的!”
  我能感受到陈桂兰鄙夷的目光。但没办法,实在疼得厉害。要是再不上点药,不知道要疼到啥时候呢。重要的是那玩意儿可是命根子,绝对不能废,不然我特么还能做男人吗?只能先忍下这口气,以后再报复这婆娘了!
  “我说婶子,桂兰婶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实在疼得要命,叮我的不是蜜蜂是马蜂呀!”
  “哟呵还装得蛮象那么回事儿哈,你特么的还是直接回去敷热水得了。”
  陈桂兰嘿嘿一笑,一脸打趣地看着我。
  “那个,桂兰婶子,我求你了。只要你帮我上了药,以后你说啥,我便做啥。”我尽量用委婉的口气对她说。虽然心里早就骂翻了,但是不敢从脸上表现出来。
  我爸妈走得早,哥哥前些年也走了,家里只有一个漂亮的嫂子。只是她还在地里干活呢,哪有工功帮我整?而刘斯兰在村那头,实在走不过去。就算过去了,也一样对我爱理不理的。
  听了我的话,陈桂兰不说话了,楞楞地看着我。貌似在想啥男女有别吧。其实她差不多四十了,比我大得多。但她家男人混得好,保养很不错,皮肤嫩白,还会打扮。身上不知撒了啥香水,让我闻着很舒服。
  “那个把裤子脱了吧!”陈桂兰咬了咬嘴唇说。

  “我脱?”我疼得不行,尤其不敢碰那受伤的地方。一碰貌似能要我老命似的。
  “对!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裤子我可不敢脱。”
  “好好好!”我只得同意。没办法,现在要求着她,万一她不帮忙,我那玩意儿还真有可能废了!现在隐隐觉得有些麻了,得尽快治好。
  “能不能快点,我还要煮猪食呢?”

  看着陈桂兰一脸不奈烦的样子,我只能强行咬牙扯下裤子。现在已经时近中午,要是再不快点,她家男人一回来,或许她就不会再帮我了。
  不知为啥,我心里有些发窘。这是我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脱裤子。
  “给老娘快点,磨蹭啥?你这种小屁股老娘可是见多了!”陈桂兰撇了撇嘴,然后进屋里取药箱去了。
  给她这么一激,我一把扯下裤子。她说的没错,在她面前,我完全没必要顾忌。毕竟她也算学过医,家里有男人,给她瞧瞧也没啥。

  “哟!我说狗波,你这玩意儿,还蛮不错吗!”背着药箱的陈桂兰慢慢走近我,目光却停留在我那玩意上。
  估摸着是肿了好几圈的原因吧,那玩意儿比平常威武了许多!不过,被陈桂兰这么盯着看,我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身体向外转了转。
  “害羞了?啧啧啧,婶子都不怕,你怕啥呀?快转过来给婶子瞅瞅,好帮你上药。”陈桂兰有些失望地刺了我一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