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政府军的吴司令打电话给我,要枪毙耗子,怎么办?我是救他,还是救我自己啊?”
  我听了就倒抽一口冷气,看来政府要拿老杂毛开刀的事情,不是闹着玩的,我立马说:“阿爸,不要着急,我相信,他们只是说说而已,如果真的要枪毙耗子的话,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
  “屁话,怎么都是要给我面子的。”老杂毛愤怒的说,说完他就瞪着我,质问我:“你真不够义气,你居然跑了,还有脸来找我?”
  我听着就知道他内心愤怒,我急忙说:“我需要留下来解决事情。”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快点说。”老杂毛不耐烦的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拿钱换,政府军准备卖一块将近五十吨的料子,对这块料子感兴趣的人显然不多,因为那块料子开窗是玻璃种的,之前有很多人都知道那块料子是砖头料,所以认为都是表皮料,他们都不来买,而政府军委托了我一个朋友来做珠宝邀请商,而我,就是负责联系的人,我已经联系到了几个大老板,这关乎到几亿美金的事情,如果拿这个做条件,我相信,应该能把太子换回来的。”

  “妈拉个巴子,你不早说,哼,把名单给我。”老杂毛愤怒的说。
  我急忙把珠宝街,坤西,还有我岳父的名字给他们,我说的,并不是真话,对于那块料子,有很多人趋之若鹜,但是真正能出的起价的,只有我们,所以,我现在只能拿这个作为交换了,但是为了能让政府军买账,我还得加把劲才行。
  老杂毛看着名单,然后一个个去联系,这件事我是有把握的,所以我不担心,过了一会,老杂毛说:“珠宝街的人,我也有合作,妈的,他们是贼有钱,他们要是在缅甸开矿做生意,我抢死他们。”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说:“阿爸,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还得加把劲,将一下政府军。”
  “怎么做?”老杂毛严肃的说着。
  我咽了口唾沫,我说:“原石再好,也没有,如果没有人买他,他就是快石头,所以,你就派人到处宣传那块料子是石头料,是政府军找人开的仙人铊的窗口,只有表皮有料,其他的地方都是石头,这样一来,内地的商人,就不怎么感兴趣了,如果在打仗的话,他们就更不敢来了,所以,政府军肯定就很珍惜手里的这几个人。”
  听了我的话,老杂毛的脸色终于有点缓和了,说:“倒是个办法,我来办,哼,你啊,赌石有一手,做其他的事情,不行啊,不能重用。”
  我听到老杂毛的话,内心有点不爽,但是我不敢反嘴,我现在必须要抓紧老杂毛,要他帮着我对付洛斐,如果抓紧老杂毛的话,至少我现在能有站住脚的地方。
  “阿爸,不是我不行,而是我根基浅薄,如果在瑞丽,这点事我肯定能自己搞定的。”我说。
  老杂毛呸了一口,说:“内地能这么乱吗?哼。。。”
  我点了点头,我说:“阿爸,在哪里打拼,都需要时间,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能扶摇直上,我马上就要赚大钱了,一笔天文数字,但是可惜,被洛斐知道了。。。”
  “噢?什么意思啊?”老杂毛冷冷的看着我说。

  我咽了口唾沫,我说:“算了,不说了吧,说了阿爸肯定会生气的。”
  “你奶奶的,你说不说?”老杂毛指着我说着。
  我看着急忙说:“阿爸,你以为洛斐为什么一定要对付我?他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如果没有利益驱使,他干嘛要把我往死里整呢?”
  老杂毛点了点头,我继续说:“阿爸,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的矿区里,挖出来一块巨型原石,才挖出来一个角,就有一吨多了,如果全挖出来,至少几十吨不是问题,有可能上百吨,这件事被洛斐给知道了,所以,他才把我往死里整,抢劫,放火,就是为了让我做不下去,然后他占有我的矿区,前几波我都扛下来了,但是最后一波,我扛不住了,因为是政府军,你都不敢跟政府对着干,我怎么敢?所以只敢跑路了。”

  听到我的话,老杂毛愤怒的把衣服给扯下来丢在地上,骂道:“妈了个巴子,这个王八蛋。。。”
  他骂了一句之后,突然看着我,问我:“你说的是真的?”
  “不信,等你把耗子救出来之后,你可以亲自问他。”我说。
  老杂毛挥挥手,在帐篷里走来走去,眼神变化,脸色阴晴不定,我知道他在考虑得失,过了一会,他问:“那块原石能卖多少?”
  “我按照那块五十吨的料子来算啊,起拍价是四亿美元。”我认真的说着。
  听到我的话,老杂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突然,他问:“政府军知道这件事吗?”
  我摇头,我说:“我走之前,把矿洞给回填了,他们并没有占据我们的矿区,只是封了东西,车子,抢了原石,有一块几百万的原石都被抢走了,但是对矿洞的事情,没有管,所以,我觉得他们还不知道。”
  “做的好,做的非常好,你很聪明啊,知道把矿洞回填,嗯,起拍价四个亿,美元,大买卖啊。。。”老杂毛舔着干裂的嘴唇说着。
  我看着老杂毛,我知道他已经动心了,没有人不动心,价值四亿美元的料子就在哪里躺着,不要白不要,所以,老杂毛肯定是动心了。
  “你在军区里住下来,事情,我来去办,三天之内,我把耗子弄出来。”老杂毛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有点担心,我说:“矿区呢?”

  “这个我会想办法的,不过,到时候,我的兵要进入你的矿区,我保护你,直到把那块原石给开采出来为止,免得,你在被别人给抢了。”老杂毛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虽然我知道他是打什么注意,他就是想要控制我的矿区,就是想要那块原石,就算我知道,也没有什么办法,我没有办法抗拒,选择了一颗大树,就得给他们给自己遮风挡雨的好处。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几辆车进了军区,我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手里面拎着几个血淋淋的东西进来了,这个人一进来,我心里就一抖一下,他穿的普通,皮肤黝黑,脸色残忍,特别是那双眼睛,很凶恶。
  他把手里的脑袋瓜子丢在地上,看了我一眼,我后退了两步,是班轮我真的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能见到他,不过我意外,我只是害怕而已,因为之前我早就知道班轮跟太子有关系,而现在我也知道,他是老杂毛在缅甸养的劫匪。
  “阿爸,你让我杀的人,杀了。”班轮冷漠的说着,说完就看着我,让我不寒而栗。
  老杂毛把脑袋瓜子踢出去,说:“做的好,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你新的弟弟,叫邵飞,这个是我的大干儿子班轮。”
  我听着就咽了口唾沫,我真的没想到班轮也是老杂毛的干儿子,我走过去,伸出手,看着班轮手上都是血,我有点后悔,期望他千万别伸手,果然,他没有伸手,只是冷漠的瞪了我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