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错在你的弟弟,我能帮你说什么?”李战一本正经的回答。
  萧晋差点儿喷了,这次连董初瑶都开始一脸无奈的摇头。
  “可是……瑶瑶学姐就能毫无原则的帮萧哥哥呀!”房代雪不甘心的努力道。
  李战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该帮你说什么,但如果你不开心的话,我可以马上跟萧晋打上一架,为你出气。”

  “不用不用!”房代雪慌忙摆手,然后便探头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欣喜无比地说:“有你这一句话,我就算有再多的不开心,也会马上就快乐起来的……不,应该说,能听到战哥哥愿意为我打架,我就已经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呢!”
  “嘶……”萧晋听完夸张的打了个哆嗦,“亲爱的小雪同学,请你保持一点我华夏女性内敛含蓄的美德好吗?旁边可还有俩人听着呢,你想肉麻死我们么?”
  吃过晚饭,又去江畔酒吧坐了一会儿,李战送房代雪会学校,而萧晋则将董初瑶送回了家。
  “吃饭的时候,听小雪的话音,她的那个姑姑好像是位单亲妈妈。”军区大院门口,董初瑶在临下车前问道。
  “是的。”萧晋点头,“房韦茹始终未婚。”
  董初瑶微微一笑,又道:“这位单亲妈妈十七岁时就生了孩子,而她的孩子现在在念高一,大概十五六的年纪,也就是说,她今年最多才三十三岁,比山里的那位沛芹姐也大不了几岁吧?!”
  萧晋眉头一挑,伸手刮刮女孩儿的鼻梁,好笑道:“怎么,这就开始吃醋了?”
  “不是吃醋,只是防患于未然。”董初瑶摇摇头,低声道,“前天晚上的那片星空让我看到了你的心,所以我决定努力说服自己去接受你的过去,但是……”
  女孩儿神色凄楚的望着他:“但是你……你不能肆无忌惮的欺负我!”
  萧晋是既心疼又愧疚,瞬间掐死心里对房韦茹玉足的那点儿龌龊念想,挠挠头,苦笑着说:“我觉着现在无论向你保证什么,都显得特无耻。”
  “你本来就是个无耻的大坏蛋!”董初瑶气呼呼的用力拧了他两下,然后抹抹眼睛,扭头就下了车。
  “瑶瑶。”萧晋追下去,拉住女孩儿,小意的解释道:“我接近房韦茹,主要目的是为了对付邓睿明父子,虽然……虽然脑子里也有过不该有的想法,但我保证那只是想法,并没有付诸于实施的打算,真的,我发誓!”
  董初瑶心里一酸,板起脸,问:“真的只是想法?”
  “真的!你知道,我说什么也不会骗你的。”萧晋信誓旦旦地说,“就像一般男人见到美女时的妄想一样,我绝对绝对没想要真的把她怎么样。”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句话跟某位大明星说的那句‘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一样垃圾?”
  “所以我刚才说无论向你保证什么,都会显得很无耻嘛!”
  董初瑶噘噘嘴,又问:“她长得漂亮吗?”
  “还行,中上水平吧!比你差远了。”
  “那你都有妄想?”
  “呃……主要是她……她有一双非常漂亮的脚……”

  “什么?”董初瑶的眼睛瞬间瞪的溜圆,里面寒光闪烁,“你连人家的脚都看到啦?”
  “不是,你听我解释,是她不小心崴到了脚,我帮她治疗了一下。”
  董初瑶满脸狐疑:“一个人的脚真可以好看到能让人忽略其它的地步?”
  萧晋点头:“在恋足癖的眼里,确实是这样。”
  “那你是恋足癖吗?”
  “不是!我是恋你癖!”

  “呸!就会油嘴滑舌说好听的。”
  董初瑶娇俏的白他一眼,然后抱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幽幽地说:“这次就算你过关了,但是,丑话跟你说在前头,要是你敢骗我,我真的会离开你哦!”
  “不会的,”轻抚女孩儿瀑布般的长发,萧晋说,“如果我会骗你的话,关于美脚的那部分就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以退为进的策略呢?”

  “咦?董初瑶同学,你平日里看上去傻乎乎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谋略的潜质啊!看来,以后再面对你的时候,我可要小心喽,别一不留神被你给卖了,还蠢兮兮的帮你数钱,那可就太惨了。”
  “去你的!”董初瑶推开他,抛给他一对卫生球,转身就向大门走去,“别在外面浪了,赶紧滚回去睡觉!”
  “收到!”萧晋脚后跟一磕,像个狗腿子一样谄媚道:“欢送董二小姐!董二小姐再见!董二小姐晚安!”
  董初瑶咯咯娇笑着跑进了大门。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萧晋才长叹口气,摇摇头上车离开。
  一夜无话,天亮不久,他起床下楼时,苏巧沁已经像往常一样做好了早餐。她是个懂事且惜福的女人,即便知道男人会疼自己,也是不敢肆意享受的。
  “你难道没听人说过对男人太好,他们就会不珍惜么?”在女人额头轻吻了一下,萧晋笑着问。
  苏巧沁一如既往的羞涩,但心里话已经可以很勇敢的说出来了:“我知道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萧晋有些无语。因为他发现,好像是个女人都有成为情话高手的潜力。俯身再次在女人额头亲吻了一下,他大手一挥:“吃饭!”
  苏巧沁在餐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刚夹了一块煎蛋,忽然就嘟起了嘴,有些丧气道:“我现在真的开始讨厌自己的矮个子了,你每次弯下腰亲我,都只会亲我的额头。”
  萧晋闻言一怔,随即很无良的哈哈大笑。
  吃过饭,收拾好行李,两人驱车来到雁行医馆,一进花厅,就见巫雁行端坐在主位上,而巫飞鸾则规规矩矩的跪在她的面前。

  巫雁行表情冷若冰霜,小正太却红着眼眶,不远处的角落里还摆着一个背包和一个不大的行李箱。
  “呦!你们这是要唱一出‘严师孝徒’的戏码么?”萧晋拉着大咧咧的在客座首位坐下,调侃道。
  巫雁行冷冷的瞟了苏巧沁一眼,沉声道:“闭嘴!”
  萧晋夸张的缩缩脖子,对苏巧沁做了个“好怕怕”的口型,把女人逗得抿唇一笑,又慌忙捂住了嘴。

  “巫飞鸾,这是你第一次离开为师,有三句话,你要记在心里。”巫雁行声音清冷至极,听不出一点要送孩子出远门的感情波动,“第一:从现在开始,萧先生也是你的师父,你当视他与我一般无二,晨昏定省,不敢或忘。
  第二:此次能够跟随萧先生研习医术,是你难得的机缘,你要好好把握,事事以勤字为先,不得懈怠;第三:如果你做到了以上两条,却得到了不公待遇,要马上通知为师,为师会亲去为你讨回公道!”
  日期:2017-08-13 0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