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走到红毯头上忽然停下,偏头专注凝视我的脸,我不解问他怎么了,他看了我许久,伸出手指在我唇角和眼睛抹了抹,抹掉我涂上的淡妆,“你不施粉黛的样子最美,我喜欢天然去雕饰的你。”
  我看到许多人都朝这边看过来,甜笑着偎在他肩头,“又多美。”
  他思索了一下,眉眼含笑说,“美得惊心动魄,过目难忘。”
  我踮起脚尖对着他耳朵问,“还有吗。”
  他明白我想听什么,他揽住我的腰,跟在经理身后进入礼堂,“美到我有些发硬,很想立刻在这里办了你。”
  我眯着眼媚笑出来。
  经理走到通往二楼的水晶梯停下,他转身询问周容深是要留在这里和贵客喝杯酒还是直接去见政委和老夫人,周容深说先去办正事。
  经理在前面带路,引我们走上二楼宴厅,在上去的途中,楼梯四周零星散落着一些客人,其中我最眼熟的是抛弃薇薇包养了一对双胞胎的郑老板,他比几个月前枯瘦了许多,估计被姐妹花搞得肾虚了,脸色挺不好看。
  他盯着我被旗袍包裹得凹凸有致的身体,狠狠喝了一口酒,“林宝宝不愧是广东第一老鸨子,看人的眼力就是准,她手底下的货都是极品,再加上她悉心培养,想不当凤凰都难。”
  旁边喝酒的商人发觉他在盯着我看,立刻朝前走了两步,看清了我的脸,“是何小姐。”
  郑老板咂了咂嘴,“搞定周局长的女人,你想想那是什么手段。周局长不近美色,被这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小道消息说周局长前不久在一个场子看中了一个女人,被她压得很惨,已经销声匿迹了。”
  那个商人看我的目光更仔细,“我也有耳闻,周局长很宠这个二乃,冒着栽跟头的风险也要包她,快要抛妻弃子娶她了。”

  郑老板说,“周局长是广东省内最年轻的市局局长,又是一表人才,怎么可能和家里的黄脸婆将就过日子呢,有权有钱的男人哪个不是金窝藏娇。藏出了感情,就要让正宫挪窝了。”
  商人的女伴捂着嘴惊呼一声,“可我见过周夫人,也是很美丽的女子。”
  郑老板大笑,“家里的再美,能美得过娇滴滴的情人吗?这位何小姐身上的功夫可不是谁都有的。再说了,妻不如妾,男人如果对妻子满意,也不会出来包二乃了。”
  我朝底下看了一眼,正好和他四目相视,他有些愣怔。
  二楼布置得比一楼迎宾厅更加奢华喜庆,到处张灯结彩,看得出顾政委对自己母亲的寿宴非常上心,礼仪小姐从经理身后将我们引到最前面的正座,那名老夫人正在喝茶,周容深和顾政委打了个招呼,我在这时将手里的花环敬献过去。
  “市局局长周容深,携何笙为老夫人贺寿,国花牡丹做贺礼,祝老夫人晚年五福,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
  政委母亲缓缓从茶杯中抬起头,她借着白光看了看我手里的花环,朝我招了招手,我立刻走到她面前,在她允许下为她戴在头顶,“唯有牡丹真国色,老夫人戴上这个花环,您的气度和典雅已经没有人可以比及了,艳压今晚的女宾,让这里光芒万丈。”

  她把茶杯递给身侧的侍者,笑着问我怎么想起送花环给她这一把老骨头。
  我蹲在她身边,让自己比她更低,“白发戴花君莫笑,岁月从不败美人。您现在芳华正茂,苍老和您真是一点边都不沾。”
  我的两剂糖衣炮弹将政委母亲哄得心花怒放,她摸了摸头顶戴着的花环,吩咐侍者递上来镜子,她照了照更合不拢嘴,夸赞我的花很美,让我稍后坐在她旁边用餐。
  政委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他反应过来后笑着拍了拍周容深肩膀,“小周,你这位红颜知己很讨我母亲欢心,能让她这么高兴的人不多了,看到了吗?”
  他指了指不远处堆积如山的贺礼,“哪一样都很贵重,但我母亲不喜欢,我还白白欠了同僚的人情,还是你良苦用心。”
  周容深笑说老夫人高兴就好,一点小花样很拿不出手。
  我挽着他站在一侧看更多的人上来献礼,但他们的礼物都没有真正得到政委母亲的欢心,周容深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这些名利场上的老人津竟然都输给了你的鬼点子。”
  我仰起脸孔看他,“你高不高兴。”
  他趁所有人不注意在我唇上吻了吻,“怎么会想到送这个。”

  “花没什么,主要是哄她,人们夸她儿女孝顺门丁兴旺,她听了这么多早就没味道了,谁会想起来夸一个老太婆美貌呢,只要找对了贺辞,她会很开心接受。”
  周容深眼眸里的光有些加深,“何笙,可能我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看懂你。”
  晚宴时我和周容深被安排坐在政委母亲这一桌,我紧挨着她,连她儿媳都坐在另外一桌,她非常喜欢我,不停和我聊着一些家长里短,不过言谈间对于自己皇族的出身非常高傲,我都是顺着她说,生怕不小心把营造的喜欢破灭。
  我原本以为她对于我C`ha 足了周容深和他妻子的婚姻很不满,没想到她并没有计较这些,还告诉我男人三妻四妾没有什么,她就不反对自己的儿子多几个女人开枝散叶,我端起酒杯笑着说老夫人是女人里的楷模,您的深明大义很让我钦佩。
  酒过三巡筵席结束,主席位上表演歌舞节目,我和周容深与顾政委还有一些官员在底下闲聊,一名侍者匆忙走进来找到顾政委,小声说乔先生那边的人来了。

  我顿时有些慌乱,不由自主看向门外,顾政委让侍者快请,他和我们说了声失陪,走到他母亲的坐席旁边等待。
  三缕被七彩灯光照射的大理石柱子在空气中交替碰撞,散发出金碧辉煌的光芒,柱子后一扇门内缓缓打开,走进来一队气势磅礴的人马,为首的男子逆着光圈幻影,随着逼近轮廓也逐渐清晰。
  周围有宾客发出诧异的唏嘘声,奇怪怎么不是乔先生,而是他的手下人,我看清北哥那张脸后情不自禁松了口气。
  周容深察觉到我握着他的手越来越紧,而且被汗水浸泡得非常巢湿,他蹙眉问我怎么了,我强颜欢笑说有些闷热,可能酒喝得太多了,胸口透不过气。
  北哥从保镖手里拿过贺礼走到顾政委跟前,当面打开盒子,取出一幅字画,“苍哥有事不能亲自过来给老夫人贺寿,委托我将心意送到,顾政委不要推辞。”
  顾政委笑说乔先生怎么如此客气,古玩字画太过贵重,有些承受不起。
  “不是出自名家,苍哥只是觉得寓意好。”
  北哥说着话将卷轴朝两侧拉开,画面中是一樽约有三十厘米高的长寿佛,憨态可掬笑容满面,一身金光灿灿,十分栩栩如生。
  政委母亲笑说乔先生淘换了多少地方才买来这幅画,长寿佛真的很少见,叮嘱顾政委改日见了乔先生一定要好好谢谢他的美意。
  日期:2017-08-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