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傅彪比麻爷咖位低,在黑道上属于二把手,他势力不算很大,一直活跃在西城十三街那边收租子,如果不是和麻爷搅在一起了,他也没这么大胆子猖獗。
  孟总要把蕾蕾送给傅彪,是想打通内地的生意场,又没多大的面子请麻爷和乔苍赏脸,所以从傅彪身上下手了。
  广东商人官员都很吃黑道这一套,做个人情交易而已,傅彪也不缺女人,我出头应该能买我一个面子。
  上次没能救蕾蕾出局子我心里挺不落忍的,一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的姐妹儿,蕾蕾入行前也是挺苦命的姑娘,她心真不坏,万一落在傅彪手里玩儿残了,我这不是见死不救吗。
  我让她起来,她问我帮她吗,我说尽力,跟她走一趟。
  其他姐妹儿送我们上车后都散了,我和蕾蕾一人乘坐一辆,直奔江南会所。
  傅彪对江南会所挺怵的,因为这是乔苍的地盘,上次他俩差点交手,孟总不太清楚广东的内幕,把地点定在这里,傅彪应约也是硬着头皮。
  车到达会所门口,蕾蕾的车停在我前面,我看她下来朝我这边张望,我找司机要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句话,落款签上了何笙两个字。

  我递给他,“跟着苏小姐的司机去见傅彪。”
  司机接过去看了一眼,“如果傅彪不懂事,我来请您上去还是直接给周局长的下属打电话,让他带丨警丨察过来。”
  我手指竖在唇上,盯着即使在白天也流光溢彩奢华无比的会所大门,“他在乔苍的地盘上,他还没有猖狂的胆子,如果真不懂事。”
  我顿了顿,“我直接找他要人,看他放不放。”

  司机说您有把握吗。
  我捏着手机,拨出那个男人的号码,“有。”
  司机点头推门下车,他带着蕾蕾和她的司机三个人一起进入会所,大概二十多分钟,大门内出来两个黑衣保镖,他们站在台阶上张望了一圈,直奔我这辆车走来。
  等他们靠近后我缓慢摇下车窗,一张满是冷意的脸注视着其中一个,他问我是何小姐吗。
  我嗯了一声。
  他递上来那张纸,“傅爷看了手信,让我请何小姐上去喝一杯。”
  我说不必,人是留下还是给我带走。

  两名保镖对视了一眼,“何小姐不打算赏傅爷一个面子吗。”
  我很冷淡说不赏。
  和我说话的保镖指使另一个留下,然后转身疾步返回,不到五分钟留下的保镖接到了电话,他说了两声是,挂断后弯腰朝我很客气说,“傅爷吩咐按照何小姐的意思办,他怎么也要卖周局长一个面子,苏小姐是跟着孟总来应酬,傅爷承诺绝对不碰,酒局结束就让她跟着孟总离开。”
  我透过玻璃缝隙看了他一眼,“多谢傅老板。”
  保镖说何小姐的三分薄面,哪有人敢不买呢。
  我面无表情将车窗摇上,靠在椅背上养神,周容深在这时给我发了一条短讯,他说他在别墅,有重要的事让我立刻回去。
  我后背忽然间窜起一股寒意,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我给乔苍通风报信的事被他知道了。
  我心情十分忐忑回到别墅,周容深穿戴整齐正站在客厅茶几前收拾一些礼盒,看包装都是老人食用的营养品,他听到门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听保姆说你离开一天。”
  我说朋友出了点事。
  他没有追问这些,他将所有礼盒都装入一个巨大的红色喜袋里,“顾政委的母亲八十岁大寿,本来是不请官场的人,怕被人口实,不过马副局知道这个消息后传开了,现在重新发了请柬,我这里有一份,你陪我过去。”
  “你找我回来是为了这件事。”
  他说就这事。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我以为我给乔苍通风报信被他知道了,来找我对质,那我就真的大祸临头,我跟着周容深没犯过错,可乔苍出现后我一而再的触犯了周容深的底线,失贞,背叛,算计。
  但凡和乔苍有关的事,周容深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男人是很津明的,只是他不愿深究,不愿去相信而已,不然什么都瞒不过他。
  我问他什么时候去,他说就今晚。
  我让他等一下,我匆忙飞奔上楼换了一身水蓝色的旗袍,这种颜色很心机,非常夺目乍眼,但又不花哨,不会成为公敌,却一定成为焦点。

  周容深带我出席了不少场合,很明显在外人眼中沈姿败给我了,这个时候乘胜追击是最好的机会,当所有人都知道周容深更宠爱他的二乃,冷落了他的妻子,强烈的舆论压力会逼迫他离婚。
  沈姿如果是个贤妻良母,我还真挺狠不下心的,女人都不容意,家庭和战场没区别,收服丈夫的心是妻子的毕生事业,一不留神就满盘皆输,这比职场打拼难多了,不过沈姿似乎也不是什么善茬,这大大减轻了我的愧疚。
  都是一路货色,谁也没有同情分,就靠本事抢了。
  我打扮好自己从楼上下来,周容深已经拎起礼品准备出门等我,我走过去按住他手腕,“政委的母亲什么没见过,再说她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延年益寿的东西根本没用,讨她欢心最重要。”

  他说已经来不及准备心意。
  我掰开他手指,把那些东西全部丢下,“你如果相信我,让我来安排,一百元就足够准备一份她最满意的礼物。”
  周容深听到一百元,他宠溺捏了捏我的脸,“又顽皮了,这种场合不能玩笑。”
  我握住他的手,撒娇拉着他往外面走,我告诉他放心,我不会让你栽面子。
  去酒店的路上我一直留意街边的花店,正好经过一家,我让司机下去买九朵红牡丹,要最好的,每一瓣都必须盛开。
  司机买回来后我解开手腕戴着的红绳,将九朵牡丹的枝桠扯掉,只留下花冠,一朵朵串连,周容深问我这是稍后的贺礼吗,我说是。
  司机在前面嗤笑出来,“何小姐,这玩笑可开大了,几十块钱的寻常东西,能入得了政委母亲的眼吗。”
  我笑了笑没有反驳和解释,周容深告诉我顾政委母亲是满族后裔,脾气很大,如果弄巧成拙会出很大的麻烦。

  政委的官职要比周容深高一些,关键是这个顾家满门都非常显赫,出了一窝当官的,还都是肥差,财政局的,土地局的,质检部的,拿好处拿到手轮,绝对是富得流油,这么一窝子牛逼的官,谁也不敢搞,顾家说是当地最显赫的家族毫不为过。
  但我心里有数,这么多年和有钱有势的人打交道,他们的脾气我摸得透,去中国首富面前送贺礼能比他还能有钱吗?还不如别惹那个骚,剑走偏锋效果反而好。
  车停在酒店门外,按了两下喇叭,接待宾客的工作人员认出是周容深的车,立刻迎过来弯腰打开车门,我挽着周容深下去,为首的经理笑着打招呼,让我们从贵宾红毯进入。
  这都是有门道的,豪门大户讲究排场和地位,对待宾客也分三六九等,和杨姓小花旦结婚包喜糖分类是一样的,让大腕心里痛快,小人物的感受就不重要了。
  贵宾红毯是最高贵的象征,顶级高官和富商才有这个面子,政委是什么人物啊,在军统里是军官,管着几万兵符的,他肯给谁面子,绝对是大人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