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完这件事我很慌,甚至有些后悔,周容深和乔苍是敌对,他们一方代表正义,一方象征邪恶,而我是周容深的女人,我不该成为这个出卖他计划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乔苍就像是一阵狂风,把我的世界掀得天翻地覆。
  周容深之后几天没回来,他司机告诉我他在太太的家里,我旁敲侧击问出了什么事。
  司机跟在高官身边做事,很是津明,早看出来我把周容深迷得够呛,不用多久就能上位,他卖了我个人情,告诉我周局长和夫人第一个晚上起了争执,这几天都不是很和谐,看样子要出点事。
  宋辉止的事,明显周容深放在心上了,他对沈姿感情淡了,可她毕竟还是自己老婆,男人对出轨这件事一向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能容得下才怪。

  我要是彻底捅破了反而没意思,他自己去挖掘怒火才能燃得更旺。
  我问司机他什么时候回来,司机说也就这几天,他在电话里说得很隐晦恭喜我,我听了笑着说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亏待不了对我忠心耿耿的人。
  这件事让我心情大好,蛰伏两年多,我可算要熬出头了,周太太的身份别的不说,在这座城市绝对是最尊贵的女人之一,从此以后光明正大昂首挺胸的活着,这对我的诱惑比什么都大。
  蕾蕾给我打电话吵着要攒局,说两个小姐妹儿从日本做嫩模回来,赚了不少岛国鬼子的钱,买了新房子稳居,请我们吃喜,我想也没想就答应过去了。
  蕾蕾那次扫黄后消沉了一阵,差点就抑郁症,她金主气愤她嫖鸭子绿了自己脑袋,把给她的东西都要回去了,后来宝姐给她介绍了一个客户,才把她的经济危机渡过去。
  这群姐妹特能花钱,都被宠坏了,刚拿了包养费一天刷卡几十万,等金主不要了就吃老本,可老本也没多少,所以过得很潦倒,像周容深这种珠宝衣服都给我买好了,还单独给钱的金主并不多见,除了财力厚,也得真疼二乃。
  宝姐属于圈子里姑娘的救世主,她手头货太多了,跟她关系好的出了事,她打个招呼基本能平,实在平不了的,等姐妹儿熬过去也可以让她重新吃香喝辣。
  我到达唐亚酒店时,门口已经停着一排非常骚包的豪车,都是这群姐妹儿的座驾,正经良民谁也不会开那么花哨的车,喷着的文字都是“我骚,你追上来受得了吗?”

  我推开门进入大堂,接待小姐从桌后走过来,笑着问我几个人,我说已经预约了,自己上去找。
  她拿出顾客的登记薄问我是苏蕾小姐吗。
  我点头,她朝我伸出手示意我走楼梯,我走到二楼隔着很远就听到蕾蕾的笑声,她大叫蛋蛋轮趴趴的,你舔也不会硬啊,你以为是几吧啊?
  我循着声音推开那扇门,她看到是我拍桌子问门口的粉色的劳斯莱斯看见了吗,那是她新车。
  我说看见了,怎么也得小三百万吧。
  她说二百六十万,她金主刚提来的。

  屋子里几个姐妹儿羡慕得尖叫,问她怎么搞到手的,她说这得谢谢宝姐,可惜她今天没来,准备的五十万谢礼只能改天送了。
  我在蕾蕾对面坐下,她趁其他人喝酒聊天小声问我和周局长怎么样了,我说挺好的,在等机会。
  她扫了我胸口一眼,“周局长手法不赖啊,你这俩乃子在他手里揉这么大了?天天又捏又吸的,才能有这效果吧?”
  我没理她,蕾蕾就是嘴巴脏,当初薇薇和她吵架,吵得特别凶,说她给男人那玩意含多了,喷出来的都是津液。
  我叉了一块蛋糕吃,蕾蕾朝外面走进来放拼盘的年轻侍者非常放荡的抛媚眼,还脱了鞋用脚趾在侍者身上来回蹭,问他多大了,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身上香喷喷的。
  对方被挑逗得面红耳赤,蕾蕾勾住他小腿,问他舒服吗,要不要再向上蹭蹭?

  我在桌子底下踢开她缠住侍者的脚,“忘了两个月前栽跟头的事了。”
  蕾蕾被我的警告扫了兴,她让侍者下去,托着腮抱怨,“这老逼头子,冤大头一个,老婆死得早,倒是挺宠我的,他晚上不做,早晨**做,他说坚持的时间能长点。他总去澳门那边打牌,到香港做生意,一个月二十多天都不在内地,我干点什么他也不知道。”
  蕾蕾晃悠着两条腿,伸手去拿果盘里的一枚红樱桃,叼在唇间也不吃,眼睛朝外面走廊上搜寻猎物,正在这时等在外面的司机忽然进来,走到她旁边小声说,“苏小姐,孟总提早从澳门回来了,他让您立刻回去陪他应酬。”
  蕾蕾一愣,“没看我跟姐妹儿吃饭吗!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下周吗,叫我应酬谁啊?”
  司机说傅爷。
  蕾蕾脸色一白,“他要把我给傅彪?”
  司机说这不清楚,反正您得赶紧回去陪。
  蕾蕾顿时都慌了,她哆哆嗦嗦拿手机给孟总打电话,那边接通后催促她快点,然后说了个夜总会的名字。
  蕾蕾红着眼睛咬牙切齿质问孟总,“你知不知道傅彪是变态啊,他玩儿残多少小姐了,我不去!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怎么舍得把我送人啊?”
  孟总哄她说只是送几天,等傅老板没兴趣了再接她回来,他要在内地做生意,他不打点好这些大流氓头子,以后不得被找麻烦吗。
  蕾蕾说我回来你还能要我吗,你不嫌弃我啊?

  孟总有点不耐烦,“你本来也不干净,你跟我之前被多少男人睡了,没有上百也得几十了吧,你逼都被捅烂了,我不也要了吗?”
  孟总最后留下一句半个小时必须到,不然把车还给他。
  电话那边传来清脆的挂断声,蕾蕾呆滞了两秒,捂着脸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几个姐妹儿都傻眼了,围拢上来劝她认命。
  “苏姐,给钱不就得了,陪谁不要紧,当初何姐也让麻爷送人了,你看她现在多风光啊,咱们这行都嫉妒羡慕她。”
  蕾蕾说那能一样吗,他要把我送个好人家我当然愿意,上了傅彪的库我还能健全下来吗!他是个性虐,他拿东西搞女人!那些东西都是铁的,能把人弄死。
  司机等得不耐烦,一个劲儿催促她快点,蕾蕾挣扎不肯走,司机最后干脆上手拖拽她,让她识趣点,得罪了孟老板,就算不陪傅爷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蕾蕾一直当主子,也是呼来喝去的主儿,没受过下人的这份气,语气很强硬让他先出去,她要补个妆。
  司机抬起头看了看被护栏围住的窗子,估计她跑不了,嘱咐她快一点,才出去关上门。
  蕾蕾转过身忽然给我跪下,她抱着我的腿哀求我救她,她不想跟傅彪,她一个姐妹儿就是被傅彪咬掉了荫蒂,她说你知道那东西对女人多重要吗,它不是关系以后**能不能高巢了,它是女人的象征,就像男人没了家伙还是男人吗?她将来想嫁人生子,她也不是干这行一辈子,她求我把她带出火坑,我要多少钱她都给我凑。
  其他姐妹儿看她这么可怜,都怂恿我帮帮她,万一她被玩儿死了,这不是一条人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