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8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书记沉默了,他当然知道,这样下去,迟早要查到黄柄山头上。看来顾秋是要自己对黄柄山下手啊!
  杜书记的目光落在顾秋身上,似乎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顾秋呢,碰到杜书记的目光,他没有闪躲,而是直接面对。

  “杜书记,我知道您还在犹豫。不过长宁县前任董书记倒是一个可用之人,上次体育馆事件,他纯属误伤。难道不应该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
  会?”
  长宁县的事情查清楚了,是县长一个亲切承包的工程,在中间出了一些差错,最终导致了这场悲剧。
  顾秋也知道,董书记此人,是老板十分器重的。当时的情况,容不得他做其他的决定,只有痛下杀手,挥泪斩马谡啊!
  既然老板一直有心,抬爱这个董书记,顾秋就顺水推舟,把这事情给做圆了。
  杜书记显然有这想法,可这事情也有些麻烦。董书记毕竟是被免职的人,如今要再次重用,常委会议上恐怕会遭人非议。

  杜书记的确考虑了很久,一直没有找到更好的法子。顾秋道:“书记,我有一个建议,不知可不可行?”
  杜书记早就看重这小子头脑灵活,这才破例用他为秘书。“你说吧!”
  顾秋道:“如果重启董书记,势必会遭到常委会议上一些人的反对。要是一意孤行,适得其反。要是省里有领导能说句话,这件事情应该就顺
  利多了。”

  杜书记看着顾秋,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家伙真是个人精,自己还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说服这些常委,没想到顾秋早有计谋。
  此刻他想得更多的是,这小子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象这样的官场计谋,他倒是运用得熟能生巧,看来自己倒是小看他了。在杜书记眼里,顾秋的确是一块不可多得的材料。

  但他哪里又知道,顾秋从小就在官场世家,而且父母官至省委,对他而言,这些事情自然是从小耳濡目染。
  古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这些官场伎俩,顾秋自然略知一二。
  不过有些事情,能想到,不一定能做到。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就拿上次顾秋在安平县,为何汉阳办事那一回,要不是杨秘书和纪委书记极力赞同,让杜小马他们下去历练历练,又怎么可能把汤洋,汤立业
  板倒?
  很多时候,成与不成,仅仅在某些人一念之间。
  顾秋虽然说,去做一个省里的领导说句话,但这事情恐怕没这么容易。
  左书记那里,肯定是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为一个免职的干部开金口?
  黄省长那,更加不要说了。

  因为杜书记此举,就是要利用董书记去整理五和县。这是挖他黄柄山的墙脚啊。
  一旦挖到墙下,五和县的事情爆光,黄柄山怕是无路可逃。
  整个事情,看起来十分复杂,扑朔迷离。
  这中间,太多的套路,玩的就是心智,计谋,手段。

  现在杜书记正也是跟黄省长玩手段,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探探黄省长的语气和态度。
  据杜书记得到的消息,现在市委班子多数成员,已经默认了这个结果。至于黄省长给他们说了什么?杜书记当然不得而知。
  时间不早了,杜书记让顾秋回去休息。
  他和老陈一个房间,老陈呼噜声很大,睡得正香。
  顾秋洗了澡,这才躺到床上休息。
  杜书记依然坐在沙发上抽烟,“这个小顾太不可思议了,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能想出这些道理来,不简单。”
  这可都是那些官场老油条玩的套路,他一个年轻人,也太老奸巨猾了吧!
  杜书记在想,象这样的年轻人,如果栽培不好,只怕要成妖。因此,他决定对顾秋严励一点。
  第二天早上,杜书记去看老朋友。
  书画馆的张老先生。
  几个月不见,张老依然风采依旧,精神矍烁。
  他拉着杜书记的手,“好久不见你过来了,最近很忙吧!”

  杜书记呵呵地笑着,两人落座。
  顾秋在外面的书画室和门面中看这些宝贝。谭志方朝他笑笑,“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指的,自然是陈大有的事。
  顾秋倒是听说了,陈大有自那次之后,整个人都变了。王月香要是不听话,他就揍人。反正外面的女人多的是,找个老婆还不容易?
  王月香被他打了几次,居然也老实多了,也不敢再提这样那样的要求,每天乖乖做饭菜,搞家务。
  听陈燕说,她和陈大有一起去了煤矿,乖得象孙子似的。
  顾秋笑了,有些女人天生就是贱骨头,没办法啊!
  谭志方道:“亏你想出来的鬼主意,硬是把人家一位老实巴交的人,调教成这样。”

  两人在外面说话的时候,张老先生问杜书记,“怎么把他带来了?”
  杜书记打趣道:“不是有人掂记着这孩子么?”
  张老就大笑起来,“你啊,要是人家听到了,小心说我们为老不尊。”
  杜书记道:“我看得出来,晓静这丫头应该是喜欢他。既然如此,我们做长辈的,何不成人之美?”
  张老道:“亏你了。不过我还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外孙女,她妈妈去得早,那畜生又另觅新欢,怕是容不下晓静。只是想到她年纪轻轻,就要
  承受这么多,我心里也不舒服。要是真能替她找个中意的年轻人,我这辈子也算是了却这桩心事。”
  杜书记道:“放心,我正帮你在看着呢。年轻人固然不错,但还要好好规范,他现在是我的秘书,假以时日,一定给你一个合格的外孙女婿!
  ”张老道:“还早,丫头才大二,毕业了至少进入社会二年,那时也就是二十二三。四年时间,够你打磨了吧?”
  杜书记道:“够了,够了,只怕用不到四年,这小子资质不错,远比我想象中要好,一年半载,就可以出师了。”
  “有这么神奇?你可是一向不怎么夸奖人的啊!”
  “那是,我还能骗你?这么大的事情,能不谨慎吗?”
  张老就笑了起来,“一文啊,说来说去,我还得感谢你!”
  杜书记忙摆摆手,“哎,客气什么?我们两个可是莫逆之交,真正的朋友。”
  张老笑得很开心,拿眼睛瞟了瞟外面的顾秋,“他的来历,恐怕也不会太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左晓静蹦蹦跳跳跑进来了,“外公,杜叔,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两人哈哈大笑,“保密,保密!”
  张老道:“丫头,你去看看,谁来了!”
  “顾秋!哇,这臭小子!”左晓静喊了一声,便跑出去了。

  中午的饭,在张老先生这里吃的。
  杜书记平时中午不喝酒,今天破例。
  张老先生很热情,陪着杜书记喝了差不多半斤的样子。不过他们喝的是米酒,乡下自己酿的。
  老先生喊顾秋也喝了一杯,一杯酒大约四两不到。
  顾秋本来不敢,杜书记道:“老人家叫你喝你就喝,扭捏什么?”
  左晓静呢,看着他格格地笑。
  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对男生有意思,完全看得出来的。
  以杜书记这样的阅历,自然一目了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