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8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面有黄省长的父母,还有他的两个兄弟姐妹,省长夫人旁边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是黄裕松,这个人顾秋认识。
  女的嘛,长相平平,比黄裕松小些,估计是他家妹子。
  正看着这照片,就听到黄省长在说,“老杜啊,你们家小马今年多大了?”
  杜书记专心下棋,“今年二十六了吧!”

  “哟,这么快就二十六了,到了结婚的年龄啊!老杜,订亲了没有?”
  黄省长好象并不是请他下棋的,杜书记呢,把心思都放在棋上,“订了,订了!”
  “哦,那就太可惜了,我还想把我们家那丫头……唉,看来又晚了一步。”
  杜书记一脸谦虚地笑,“犬子哪能配虎女啊?省长说笑了,我家那不成器的家伙,想来就头痛。”
  黄省长倒并不关心这个问题,而是问,“是哪家的姑娘?”
  杜书记道:“哦,老黎。他们家小敏,跟他是同学呢。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就谈上了,我们做大人的也没管。”
  “这是好事。至少不让父母草心嘛。”

  顾秋在旁边听了,差点要吐出来。
  这个黄省长为了拉笼杜书记,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要是杜小马知道,他有意将墙上那位姑娘许配给他,真不知道他会不会吐血而亡。
  杜小马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哪看得上墙上那位省长千金?
  如果出于政治目的,或有可能。
  但杜书记分明就是回绝了,他要是有心,自然不会把杜小马和黎小敏的事情说出来。
  黄省长哪能不知道他的用意?既然人家无心,他堂堂一个副省长,哪能把女儿倒贴过去?
  再说,他还有他的打算。
  要是能让女儿攀个高枝,何乐不为?
  黄夫人看来是知道杜小马其人,在旁边说道:“我看小马挺不错的,一表人材。什么时候有空,带他过来坐坐嘛!”
  顾秋心道,惨了,黄夫人看中了杜小马。
  偏偏这个时候,门铃响起,保姆去开门。墙壁上那位千金回来了。
  顾秋看她个子也不高,顶多一米五四。
  或者说,还要矮两公分。
  黄家的女子,都没什么高个的。这位千金大小姐一进门,发现家里有人,也不打招呼,把包一扔,一屁股就坐在老妈面前。

  “娟娟,快叫杜叔叔!”
  黄省长的女儿叫黄娟,今年二十一岁,大学没念完,挂了个名,一个月去学校里点个卯。
  黄娟叫了句,“杜叔!”
  杜书记笑了起来,“你回来啦,我陪你爸下两盘棋。”
  黄娟问,“你下得过我爸吗?我爸可是高手,每个到家里来的客人,从来就没赢过。”

  黄夫人拉了她一下,“娟娟,我们正要说,杜书记家的儿子呢。”
  “杜小马啊,怎么啦?”
  黄夫人道:“刚才你爸开玩笑,打算把你许给小马,反正你也不想上学了,不如早点嫁人!”
  “妈——”
  黄娟皱起脸,扭头看了下旁边的顾秋。
  “这里还有外人呢,你胡说什么?”
  顾秋心道,惨了,真的惨了,看来她对杜小马有意思。
  看着黄娟那做作的模样,顾秋在心里一声叹息。
  杜书记分明就是不同意,黄夫人却铁了心的,要把女儿嫁给杜小马。估计杜小马这小子太招人爱了,以致这位黄夫人念念不忘。
  杜书记只能笑,“只怕我家那臭小子没这福气。娟娟可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孩子。”
  黄娟把嘴一翘,“我跟小马认识很多年了。他还没找女朋友吗?”
  黄夫人道:“没找呢,要不你爸怎么会开这个口?”
  黄娟把头低下来,“不跟你们说了,我去洗洗睡。”
  她走的时候,分明一脸窃喜。
  有句话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本来没这回事,或者说,黄娟也没放在心上的,这下被父母一提,她可能就心动了。

  再说,杜小马的人才,她是看到的。
  如此英俊潇洒的郎君,哪个不喜欢?男人爱色,女人未必不会。
  顾秋在心里苦笑,如果杜小马知道的话,会不会撞墙啊!
  要是杜小马娶了这位千金大小姐,黎小敏估计只能跟余理了。这下倒是便宜了余理,白捡了个大便宜。

  两人下棋,下到十一点,才下完第一盘。杜书记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这么晚了,不打扰领导休息。”
  黄省长笑着相送,“下次有空再过来,我们把剩下的一盘棋给下完。”
  黄夫人也喊,“一文啊,有空常过来坐。下次带上小马,让两孩子见见面吧,成不成,是他们的事。”
  杜书记哭笑不得,只能说好,好,承蒙夫人看得起。

  回到车上,这下郁闷了吧!
  杜书记叹了口气,叫老陈开车。
  顾秋呢,早想笑了,却不敢笑。
  他想到杜小马得知此事的消息,那岂不是很有意思?可怜的小马唉!
  其实今天晚上下棋,杜书记就很头痛了。
  跟领导下棋,输得怎么精彩怎么输,但是真正要做到不露痕迹,这也太难了。
  因为你必须琢磨,领导下一步的意图,然后你事先把自己的棋送过去,等着他来收拾你。

  换了一般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这就得考研你的棋艺了,杜书记却做到了,他能够事先看三步,把自己的棋,下在对方还没设好的坎里。
  这就是说,我明明知道你下一步的意图,提前把子送给你吃,而且看起来,是形势所必,退无可退,对方呢,吃得顺理成章,心里痛快。
  要做到这一点,难啊!
  顾秋看到这一切,只能在心里暗暗震惊,这个杜书记真的是才艺双绝。不但书法写得好,下棋也很老道。
  他几乎不敢猜测,杜书记在各方面的成绩,究竟达到了哪种境界,自己今天上午的进言,有没有班门弄斧呢?
  他相信很多事情,自己想到的,杜书记肯定也想到了,自己没想到的,他同样已经想到了。
  关键是,怎么样把事情做到滴水不漏。
  这么晚,自然不可能回去。
  三人在酒店里住下。
  老陈回房睡觉去了,顾秋留下来,给杜书记服务。
  杜书记看着顾秋,“小顾,你怎么看?”
  很突兀的一句话,令顾秋为之一顿。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老板问的,肯定不会是儿子的婚事。
  顾秋道:“我觉得这个黄柄山同志嘛,上来也未必不可。”

  杜书记似乎心情特好,或许他有意考考顾秋的处事能力。他对顾秋道:“你说说看。”
  顾秋道:“既然他管理不好一个县,那就让他上来吧!按目前的形势,他要是上来,进了市一级班子,既不得罪上面,又解决了五和县的问题
  。”
  杜书记道:“如何解决?”
  顾秋心道,既然你要考我,我不妨直说了。于是他就竹筒倒豆子,吐个一干二净。
  “据我个人的了解,五和县班子实要需要调整,风气要转变。如果黄柄山同志在这个位置上,再有上面领导干预,市里恐怕也是无能为力。既
  然如此,干脆就让他上来,再派一个助力的干部去整顿五和县的风气。彻底扭转五和县这种不良气息,给社会和群众一个交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