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8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过饭,大约是八点钟的样子。
  杜书记道:“去省委吧!”
  这个时候,自然是去家属区。

  家属区的门卫很严谨,看过证件之后,才允许车辆入内。
  顾秋完全没想到,杜书记竟然是来找省委一把手左书记的。
  将车子停在楼下,杜书记道:“小顾你跟我上去。老陈,你把东西提出来。”
  老陈从车载冰箱里拿了一份准备好的特产交给顾秋,看着两人上楼,他就在外面抽烟。
  省委左书记住三楼,他们的盘楼不高,一共才六层。都是双层的复式。

  左书记的三楼,相当于二楼。
  他这一住,楼上就没有人敢住了,所以楼上那套房空着。
  杜书记按了门铃,对讲机里传来声音,“谁?”
  “南川杜一文,来拜访左书记。”
  “让他进来!”
  左书记在家,两人松了口气。
  不过顾秋一直在心里琢磨,杜书记找省委左书记干嘛?难道他真要一意孤行,得罪那个黄省长?

  在省委,能压得住这些人的,也只有一把手左书记了。真要是借省委一把手之力,强压常务副省长,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顾秋无法断定,老板的真正用意。他提着东西站在后面。
  门开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看着两人,“进来吧!”
  这女子盘着一个很漂亮的头发,光洁的脖子令她没有一丝零乱的头型,看起来更加动人。

  对方穿的是一条吊带的长裙,没有披肩,脖子挂着一条精美的钻石项链。
  胸部虽然不是很饱满,但她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种灵秀之气。顾秋还以为是左部长的女儿。
  走进客厅里才发现,日,那墙上不是结婚照么?
  照片上,这女子跟左书记很亲密的靠在一起,笑得那么妩媚。
  老夫少妻。
  左书记五十多岁了,这女子不过三十左右。
  等两人进了客厅,一位看上去很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那里,身都没起,朝杜书记打了声招呼,“一文,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来了?”
  杜书记笑道:“想到领导了,过来看看。”
  他对顾秋道:“小顾,你把东西帮忙放进厨房。”
  “又是什么东西啊?你们弄那些东西,吃得完么?”

  杜书记道:“也没什么,就是乡里的野猪肉,都弄好的,还有几条鱼,也是野生的,味道还不错。”
  左书记一直坐在长沙发上,身上盖着毛毯,也没招呼杜书记入座,而是露出一脸很疲倦的样子,打着呵欠。
  年轻女子领着顾秋来到贮藏室,她并不动手,只是看着顾秋,“你放冰柜里吧!”
  顾秋把东西拿出来,“都弄干净了。”
  “你是杜一文新招的秘书?”
  年轻女子双手一直抱在胸前,看着顾秋问。
  顾秋嗯了声,把东西给她放好。
  去洗手的时候,因为手上很多油,不好动作。年轻女子这才帮忙按了一下洗手液。

  透过客厅的光线,顾秋无意中瞥见,在她这隐若可见的吊带裙下,居然……。
  难怪她双手抱在胸前一直不肯放开,原来是没穿内衣。
  顾秋汗了一个,心道来得可能不是时候。
  匆匆洗了手出来,左书记还是躺在沙发上,扯了扯身上的毛毯,顾秋眼尖,立刻就看出来了。
  杜书记道:“那我们先告辞了,您好好休息。保重身体!”

  两人出来,年轻女子将门关上。左书记从沙发上坐起,“这个杜一文搞什么鬼?也不打声招呼就过来了。”
  年轻女子坐过去,“没事了,我打开了免打扰服务,再有人按门铃,我们也听不见。”
  左书记抱着毛毯,“去卧室吧!早点休息。”
  顾秋他们刚下楼,灯就灭了。
  顾秋很奇怪,左书记的老婆竟然这么年轻,看起来应该是二婚。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的长得很不错。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就是胸不大。估计左书记得把很多心思,放在她身上了。
  杜书记可能并不知道这事,他对陈达意道:“走吧!”
  杜书记又领着顾秋,去拜访了省长。
  最后才去黄副省长家里。
  到他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左右了。
  黄省长当然知道他要来,倒是挺热情的,一边给杜书记递烟,一边喊保姆泡茶。
  “这位是小顾吧!坐,坐!”

  黄省长居然还记得顾秋,太难得了/。
  顾秋立刻应道:“是,我是顾秋!”
  黄省长道:“小伙子不错啊!蛮精神的。”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顾秋估计,他是为上次的事情,提示一下罢了。当然,他错怪了自己,道歉是不可能的。心里明白就行。
  杜书记说,“捎了点东西,看看喜欢不?”
  黄省长说,“这么麻烦干嘛,来了就来了嘛,我不是说了,叫你过来吃饭,你怎么回事?”
  杜书记解释,“开了个会,时间上没赶着。”
  “小顾,你去帮忙把东西放一下。”
  保姆领顾秋进去,顾秋发现他家的冰柜里,早就有了这三样东西。黄省长家的冰柜,至少有三个。
  里面放着什么羊肉,狗肉,牛肉,还有很多野味,保姆打开这个,满了,打开那个,满了。
  黄省长在客厅里道:“老杜啊,我们杀两盘?”
  杜书记道:“好吧,既然省长这么有兴致,那我就奉命陪君子。”

  黄省长哈哈大笑,“好一个奉命陪君子!”
  奉命和舍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舍命是主动的,奉命是被动的。表示服从,舍命有反抗之意,拒死不从。
  黄省长自然高兴,乐得合不拢嘴,只能用哈哈大笑来掩饰。
  两人在客厅里下起了棋,顾秋呢,只能在旁边观看。
  黄省长的老婆,是一名中年妇女,没任何特色。
  皮黑,脸圆,身子胖。
  一个人若是胖了,脸上的肉一多,哪怕你以前再怎么漂亮,俱往唉!
  所以顾秋在她身上没有找到任何亮点。
  但是她粗壮的手指上,重达三十几克的戒指,依然那么醒目。还有手腕上,粗得跟筷子似的黄金镯子,怎么看怎么俗气。

  顾秋一直这么认为,一个女人的美丽,虽然有三分打扮的成分。但是这种金银首饰,也得看放在什么地方。
  你说一个价值几万的黄金镯子,或者一条价值几十万的钻石项链,扔在垃圾堆里,或者给一个满身污臭的乞丐带上,你会觉得贵气么?
  所谓的气质,那是跟佩服的人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换一个国际名模,哪怕是戴上一件很普通的饰品,在她的身上,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令人窒息的诱惑。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戴了黄金白银,显得那么高贵,大方。有的人戴了这些金银首饰,只能凭增一丝俗气的原因。
  如此漂亮的首饰,戴在这位省长夫人身上,总让人有一种潘金莲配上武大郎的郁闷。
  可她的脸上,偏偏还擦得很白,如果不是脖子上,胸前的皮肤出卖了她,顾秋一时也没有看出来。
  家里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位保姆。
  保姆大约四十左右,穿得也还光鲜,倒了茶水后,她就站在那里,恭恭敬敬。
  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家人的全家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