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也不跟他多扯,交代清楚,就挂了电话。
  这会,黄柄山正和黄省长通电话,“你这事,我已经跟你们的杜书记打了招呼,想必他会给这个面子。”
  黄柄山应道:“谢谢!劳您费心了。”
  黄省长很不悦,“说这些没用的干嘛?多做点实事。少搞点浮夸,行动才是巨人,空谈有什么用?”
  黄柄山马上检讨,“是,是,那个夏芳菲,我跟她初步接触了一下,她反应良好,哪天我再抽个时间,跟她好好沟通沟通。”
  黄省长道:“这个夏芳菲啊,的确不错,有能力,应该进省台的嘛。留在南川太可惜了,你好好争取吧。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千万不可蛮干。”
  黄柄山道:“我懂,我懂。”
  黄省长感叹了一番,“千里马好做,伯乐难寻啊!也罢,这些事你自己注意分寸。”
  说完,就挂了电话。
  黄柄山喜滋滋的搓着手,一时高兴,哼起了几句小调。
  这时秘书走进来,看到他面有喜色,便拍起了马屁,“书记这是要高升了吧!”

  黄柄山道:“这应该只是时间问题。组织上多次找我谈话,希望我能去市政府主持工作,我还是真不想动啊。”
  秘书道:“那是,五和县这么大摊子,除了您黄书记,谁还能玩得转啊。”
  黄柄山露出一脸无奈,“没办法,谁叫咱们都是国家干部,党员,哪里需要就得往哪里搬。”
  听起来,他反倒是不情愿了。
  秘书提出一个问题,“黄书记,如果您真要是走了,那五和这一块,您放心吗?”
  “怕什么?上面有黄省长,再说,我还在市政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一竿子捅下来。”
  “那接班人的事,您考虑好了没有?”
  黄柄山摸着下巴,“这个问题,估计他们市委内部已经斗得你死我活了。县委一把手的位置,很多人眼红的。”
  “可那也不能拱手让人,万一——”
  秘书的话,让他很不爽,“万一什么?什么时候变这么吞吞吐吐了?”
  秘书抹了把汗,“我只是怕,万一来一个什么不听招呼的同志,会不会破坏了您的大局?”

  黄柄山心里一急,对啊,我怎么没有考虑到?
  不过他很快就放心了,在五和县,不管是谁过来,恐怕都无能为力了吧?因为自己早把这一块,弄成了自己的后花园,一般人进入五和,那可得把尾巴收紧点,否则工作开展不下去。
  他挥挥手,“你去准备一下,我们晚上去省城。”
  秘书知道他又要去跑关系,立刻退下去做准备。
  杜书记背着双手,站在窗户旁边,眉头紧锁,一愁莫展啊!
  市委的工作,一旦被上面人插手,有些事情就不好办了。这就是他为难的地方,黄柄山为人,和工作政绩,真不怎么样。但人家上头有人啊!
  顾秋进来倒水,看到杜书记这么为难,忍不住说了句,“书记,我可以说两句不?”
  这是顾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主动进言。
  杜书记转过身来,目光落在顾秋身上,“你说!”
  顾秋道:“其实这件事情,我多少也听到外面的传言,既然上面有意插手,不如就答应了吧!”
  杜书记听了这话,显然心里不悦,妥协,是他最痛恨的做法。他看着顾秋,难道有人把工作做到他身上来了?
  顾秋见老板不悦,接着道:“其实我是这么看的,虽然这个想法不成熟,还是壮起胆子说两句。我去过两次五和,那里的确很糟糕,如果能把黄柄山同志挪开,反而是件好事。”
  杜书记愣了下,真没想到顾秋会这么看。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如果把黄柄山挪开,既顺从了上面的意思,不得罪人,又救了一方百姓。而且黄柄山到了市里,工作安排上,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做做文章。
  杜书记看着顾秋,眼神渐渐有了些变化。
  “接着说下去!”
  顾秋道:“我第一次去五和,就碰到被人划胎,拦路打油火等诸多问题。上次您叫我们去给老人家送东西,结果又碰到乱收费,乱执法等问题。这些都是看似很普通的事件,但也说明,这五和县内部很不平静。”
  杜书记听着,慢慢回到了坐位上。
  顾秋道:“除了这些,我还听到一段传言。”
  “什么传言?”
  顾秋道:“我不敢说。”
  杜书记的脸阴郁下来,“说吧!”
  顾秋这才道:“五和的群众这样形容五和县,父子室,夫妻科,侄子打水叔伯喝,孙子开车爷爷坐,兄妹办公桌对桌。亲戚班子驸马团,小三秘书打字员,王孙公子汽车队,七姑八姨管妇联,亲家表亲配同班,外甥小舅管财权。”
  “混账!”
  杜书记火了,拍了把桌子,表情愤怒!

  顾秋退出来,把门带上。
  杜书记当然很恼火,听了这话,当场就拍桌子。
  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岂不是丢了南川市的脸,这个黄柄山简直就是胡闹。
  不过,他也许也生顾秋的气,有些话,是不应该讲的,可这小子不怕死,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换了以前的秘书小杨,根本不会对自己这样直言不讳。杜书记又抽起了烟,办公室里静了下来。
  李双林来找书记,顾秋告诉他,书记正恼火。
  李双林琢磨了一下,掉头回去了。
  长宁县前任董书记打电话过来,约顾秋晚上见面,顾秋回拒了他,晚上哪有空啊?说不定老板要去省里。
  杜书记不说,他心里有数,这是给上面领导准备的地方特产。

  董书记被罢免后,当然是郁闷得不行了,有空他就走动走动,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挽回自己的政治生命。
  听说顾秋没空,他只能推到明天。
  下午三点不到,陈达意赶回来了。
  他说给吴建才钱,吴建才死活不受。
  这些新鲜的野猪头肉,已经叫人给收拾干净了。还有几只乡下的老母鸡,同样宰好,弄得干干净净。

  送过礼的人都知道,虽然有人喜欢这些乡下特产,但是他们嫌麻烦。你必须给他弄得干干净净,他才肯收。
  如果你送几只老母鸡,还要他家保姆去市场里杀的,他们家保姆估计不干。
  陈达意就在乡下,叫他们一并给弄好了,放在车载冰箱里保鲜。
  果然,到了四点钟,杜书记看着表出来,“去省城。”
  上车后,杜书记一直没有说话,靠在那里闭目养神。
  顾秋和老陈,自然也不吭声,车里的气氛很压抑。老陈平时是个大烟虫,今天却连一支烟都没抽过,他有个习惯,在车里从不抽烟,因为烟雾留下的气味,就是吸烟的人也感觉不好。
  这一点,令杜书记很满意。
  赶到省城后,已经很晚了。
  天色完全暗下来,顾秋看了一下手机,七点半。
  杜书记道:“先去吃饭吧!”
  老陈到底跟了杜书记二年多,把车子直接开到杜书记经常去的饭店。
  这家饭店很普通,并没什么特色。
  老陈说,“我去点菜!”
  顾秋也出来了,两个人在外面,点了三菜一汤。非常简单的工作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