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6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之后。这个叫做潭清儿的小姑娘摸了一把眼泪之后,继续对着老家伙说道:“现在我可以说了吧?”看到老家伙笑眯眯的点头,潭清儿牙根痒痒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一五一十的将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一遍。
  潭清儿是她这一世转世投胎的名字,她出生在一个破败了的孝廉家里。自小就有前世的记忆,加上她从小便开始将她前世学成的术法重新修炼了起来。八九岁的时候便凭着胎里带来的术法。成了远近闻名的天才灵童。
  本来家里给她定下了几门婚事,无奈潭清儿心里一直有那么一个人。便想尽了办法悔婚,看她的年纪一点一点的变大。家里人也是着急,争吵的时候潭清儿便离家出走,在集市厘里面遇到了她几世的孽缘。
  后来在码头等归不归的时候,遇到了前来找她回去的奶妈。说出来家中突遭横祸,让她马上回去……

  潭清儿这一世的家中虽然是破败的孝廉,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加上祖上在汉、晋都做过官吏,在当地也是说得过去的人家。潭清儿出世的时候,家中还有几百年前汉初留下来的租屋,和八十多亩祖上留下来的土地。
  就在潭清儿追着归不归一路到了码头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中风不能言语,家中的一切事物都交在其母王氏的手里。只是王氏不方便抛头露面便将大小事务都托福其弟,也就是潭清儿的亲舅舅王贵仁手上。
  潭清儿的这位舅舅见财起意,趁着潭父中风不言能言,竟然买通了县衙的书吏。做了假的买卖文书偷偷改了县志,标注几年前潭父已经租屋、土地卖给了王贵仁,随后将谭家老少都从租屋当中赶了出来。
  谭家怎么说也是当地的大姓,听说本家大爷被小舅子欺负了,当下也是集结了二百十来号人马。手拿棍棒要去找王贵仁算账。听说谭家大队人马来找自己算账,王贵仁吓得直接逃到了县衙。
  没曾想谭家在衙役当中也是吃的开,当下大队人马直接冲进了县衙当中。当着县太爷的面将王贵人一顿好打,逼着他说出来是如何买通书吏修改县志,做假欺瞒县太爷的。本来潭、王两家争产,这位县太爷也是吃了王贵仁好处的。不过现在如果偏向一点点自己弄不好也要陷在里面,当下县太爷装作如梦初醒,将王贵仁打了四十板子,扔到了大牢里面,把之前属于谭家的财产又还给了潭父。
  本来以为这官司就算是打正了,谭家人欢天喜地的抬着潭父回到了祖屋。喝了一顿大酒闹了半宿之后便各回各家了,看着样子似乎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有想到一个月之后,事情完全扭转了过来。
  王贵仁在大牢里面待了半个多月。家里花了大钱才把他赎了出来。刚刚被人抬回家,便赶上以前喝酒吃肉认识的游方修士找上门来。王贵仁见到修士便好像是自己受了委屈一样,添油加醋的将谭家人是如何骗自己买了他们家的租宅和土地,然后又是如何买通了县太爷将买过来的祖屋、土地抢回去的。
  这还不算,潭清儿的这位舅舅又胡编乱造的杜撰了不少有关谭家为祸乡里,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把这么些年自己听到有关恶霸的故事都安在了谭家人的头上,听的修士火冒三丈。当下答应了给王贵仁出这口气,事成之后,王在本地为修士修建一座道场。
  当天晚上,修士就在王家做法。日出之前,被王贵仁认定几个该死的谭家人都横死在家中。这些人的死相极惨,都是突然发狂虽然用利刃切断了要害部位而死。其中潭清儿的生父死的最惨,他一个中风无法行动的人,竟然自己起来手持利刃将自己的心脏挖了出来。
  这样的情景谁看到都明白谭家这是招惹到修士了,而且最近除了王贵仁也没有和他们有这么大的仇。当下谭家人又集结几百号杀到了王贵仁家,没有想到还没进大门,带头的几个人便当着大家伙的面吐血而亡,吓得剩下的人作鸟兽散。

  本来已经打正的官司再次反转了过来,谭家的祖屋和土地都归了王贵仁不算,其他谭家的支脉还被罚了一百亩的土地,一千贯钱归了王家。
  有修士的撑腰。王贵仁在当地不可一世,先是谭家人都赶了出去。潭父死后潭母王氏因为这个不要脸的亲弟弟没脸再见谭家人,没过多久便上吊自尽了。只有一个看着潭清儿长大的奶妈知道小姐又术法,或许能够报了这个血海深仇。
  潭清儿还在吃奶的时候,便开始修炼前世的术法。成名之后还教授了奶妈一些粗浅的术法,只是这些术法实在太粗浅,别说替谭家人报仇了,就见防身都做不到。不过奶妈还是学会了一个和潭清儿的联系之法,当下,她冒着风险一个人走了几千里路,最后在码头遇到了待在这里等归不归回来的潭清儿。
  开始奶妈担心潭清儿一时接受不了父母双亡的噩耗,只说老爷、太太都病重,请小姐回去照看双亲。想不到潭清儿好像着了魔一样的死活都不肯回去,最后奶妈迫不得已才将她父母横死的消息说了出来。
  不管这么说谭氏夫妇也是潭清儿这一世的父母,也是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的。听到了这个噩耗之后,潭清儿这才跟着奶妈回到了家乡。回来之后,潭清儿马上去找自己的舅舅报仇。不过自己交锋之后才明白自己完全不是王贵仁请来的修士对手。如果不是靠着她几世的经验,早就死在修士的手里了。
  找归不归找不到,家里的双亲又都被人害死了。双重的打击让潭清儿痛不如生,她和归不归的联系已经断了,又找不到人来帮手。最后只能回到这一世和归不归相遇的地方,等着他回来,现在她能找到帮助的似乎也只有归不归了。
  听到了潭清儿的叙述之后,归不归的心反而落地了。老家伙本来还怕这个小姑娘会给自己什么难题,原来只是过来借打手。在老家伙看来就没有比这个更简单的事情了,现在术法能在他和归不归之上的,满打满算一只手也算过来了。只要不是那个在海上钓鱼的。和那个喜欢打人嘴巴的,别人还不在老家伙的眼里。

  归不归还是详细的打听了一下那修士的来历,有关这个修士的事情潭清儿也说不清楚。不过不管怎么看。一个游方的修士再厉害,也不会是他们几个人得对手。
  当下,归不归再次肯定了潭清儿的话:“真的替你报了仇,你就不再来纠缠我老人家了?别仇给你报了,你还天天过来堵门这老人家我可是受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