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100位重庆人。。。(长期忆写中)》
第4节

作者: 王老大哥2012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陶的女儿,在成都读的大学,结婚后与男方一道,在成都那边工作安家了。
  日期:2017-12-28 14:36:55
  (13)
  陶在退休前,做了一件轰动全院的亦让人有些生气又有些好笑的所谓文化事;

  陶自编自导地印刷制作了厚厚的两本书,一共近千册,发放给全院职工人手两本;
  一本是《渝文集》,一本是《渝图集》;
  前者是他在测绘部队、重庆部队、勘测院三个时期的那些稿件文章呀,计划报告总结材料呀,俨然他是名人大家似的;
  后者则是他这三个时期的一些个人照片呀,工作图片呀,以及家庭生活照呀,简直无聊透顶,无趣到家了。
  当聂将这两本书送给我,并讲到院里职工们的一些嘲讽评语时,我借势指出了陶的三大无耻之处;
  一是竟然将上世纪七十年代文丨革丨期间的那些极左观念的写作文章也拿出来卖弄炫耀;
  二是昏头地将涉及自己父母、兄弟、妻女等的家族隐私图片,也拿来展示了;
  三是以所谓保存院内资料的怪异名目,竟然公款报销了3、4万元钱的印制费用。
  陶在退休时举办了他的60岁生日宴会,我与聂都去参加了;
  宴会报到处的陶夫人,又将装有这两本书的一个专用手提纸袋递给了我,也递与了所有的战友来宾们。
  聂退休时,其妻子与女儿一道为他举办了一个生日宴会,我去了,并未见到陶;
  后来又据说他是来过一趟的,中途又说是有事,匆匆离去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陶,竟然是在聂去世的那天晚上;

  江北蚂蟥梁的那个安福堂,麻将桌上的陶,与我打了一个招呼,很无奈……。
  日期:2017-12-29 10:25:27
  (14)
  聂的病症,其实一开始,就被注定是一场绝症悲剧。
  他这种处级副厅级的退休干部,每年都安排得有重医的例行体检;

  体检中,医生则安排他作了一次胃部的特别检查;
  这起因于他反映,在头一年里一直在江北一家区级医院,取药治疗慢性胃病,效果不算明显;
  而他与家人,则又误以为这是再前一年因胆结石,作了胆囊切除手术后,所引起的一种并发后遗症。
  聂在重医的胃部检查报告,是其妻去取的;
  确诊为癌症后,悲痛欲绝的樊,向聂隐瞒了真实病情,配合医生安排了一场住院手术。然而,很不幸,用微创手术先探查了病灶点后,医生发现其胃部,已有了新的扩散点;
  再考虑到对胰腺部位的损伤,作胃切除手术的方案,也只得搁置了;
  并且,医生私下回应说,估计病人只有二三个月的生命期了。
  那时起,聂、樊两家的亲人们,将聂接回家中,作保守治疗;
  不曾想,本就有些怀疑的聂,从妻子的手提包中,发现了一份病历资料单;
  于是,一辈子里,最后一年的生命抗争,就这样,无情地展开了……。
  日期:2017-12-29 14:52:56

  (15)
  聂患病的前一年里,有了一外孙女,于他是一种欣慰。
  而聂患病后不久,其八十多岁的患有脑溢血后遗症多年,且有些意识不清的老父亲,则在一天夜里,溘然去世了。
  作了化疗后,身体有些虚弱的聂,出现在其父亲的悼念堂上;
  与父辈及同辈的众多的亲朋好友们,于不言中,算是作了一次颇为伤感的见面与告别。
  这年的年中,瘦弱的聂,面带喜色地参加了侄女的婚礼,又一次与一些熟人朋友照面了;

  我呢,则差不多一直与他陪聊着。
  日期:2017-12-30 10:11:58
  (16)
  聂为家中三子女的老大,其下有大妹及么兄弟。
  上世纪八十年代里,聂与我在一次聊天摆谈中,相互无意地交流谈及到了其妹其弟的工作如何,以及是否谈朋友了等状况;
  结果,我们两家老大,竟然快速地作媒,撮合了他大妹我二弟两人的一对成功婚姻。
  我家有四弟兄,大弟二弟都是当知青当兵后,复员回工厂的。
  后来,这个在钟表厂当司机的二弟,在聂创建国土局的土地测量大队时,将他选调过去作了一个驾驶员。

  聂自家的那个长得高大帅气的么兄弟,则与他性格习气截然相反,极其能说会道,社会厮混经验颇多;
  当兵复员后,在长航公司当了一公丨安丨,后离职闯荡社会,做各种生意多年;
  然而,最终一事无成,却把婚离了;
  有一儿,则由爷爷婆婆来养起。
  么兄弟后来又结婚了,但与女方的哥合伙做生意时,又亏得一干二净。
  在那些年代里,聂对这个弟,多次地给予过各种各样的帮助,似乎最终都灰心伤心了;
  么兄弟与全家人都搞成了一种相互漠然置之的关系。
  聂在退休前,将那个曾经在酒店业干过几年的年青侄儿,安排进了那个测量事务所,做拿计额工资的野外测量员,一个临时工,培养他的自立能力。
  日期:2017-12-31 12:54:00
  (17)

  聂在2015的春夏秋季里,拖着日渐虚弱的身体,来往于医院诊所与小苑的家,努力尝试尽了科学的乃至民间的种种治疗方式,顽强地活着;
  聂对这个世界,一如既往地关注,更有着种种的留恋不舍……。
  这年的这个期间里,我与妻子一道,先后参团旅游了西欧八国、泰国,也去了香港澳门、山西、桂林、云南的瑞丽腾冲;
  旅游归来时,我必去一趟聂在小苑的家,带给聂一份小礼品及小食品;
  然后,俩人会喝着一杯清茶,把这个中国外国的那些事,有滋有味地品论一番。
  还是在很多年前,聂就去过了西欧几国,也去过了香港与澳门。
  聂是国土局处级干部的一员,公务员公款考察团,在改革开放的兴起年代里,似乎是一种顺理成章的事。
  我记得聂在摆谈中,所谈到的最欣赏的一种印象,是欧洲城市的街边大都有露天的酒吧及饮料店;
  德国男人,面前摆一大杯啤酒,默默坐着,慢慢喝着,是一种真正的爽,让人羡慕的享受……。

  至于国内许多省份的那些旅游景点,聂去过不少;
  那些年代里,勘测院的职工福利非常好,大致上,每年都要组织职工外出旅游二三次;
  院领导们,自然是要带队前往的。
  那年进西藏的火车开通了,聂特地组织了一次院职工的拉萨、日喀则游;
  那盘制作精美的光碟,我看了,上面还有一段感人的画面:

  聂指着公路旁一山包上的测量觇标,兴奋地向众人介绍说,这里就是当年当兵的他,亲自参与过作业的一个观测点……。
  日期:2018-01-02 10:25:40
  (18)
  当然,聂与我最感怀的,还是2013年6月,我们一起参团去台湾旅游了一趟。
  聂在这年的1月里,退休了,似乎从此有了享受旅行,见识全世界的种种便利。

  是聂邀约的我,我们都明白,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政治性旅行,我欣然应允一同前往;
  他带一单反相机,而我只是一卡片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