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中医就是把脉问诊、虫壳草根,还有很多奇怪的人和事》
第3节

作者: 药师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实情告诉给了张坤,张坤劝解我说命重要还是钱重要,让我哪怕多花点钱也不要在待在药铺里了。
  张坤劝了我半天,我也答应了张坤,喝完酒后我借着酒胆,便回到药铺收拾东西了。
  就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上面写道:“小心张坤!”
  一开始我看到短信的时候,觉得十分的奇怪,是谁给我发的短信?他为什么又要我小心张坤呢?
  我并没有太在意,继续收拾着东西,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我无意间瞟了一眼手机,发现手机的灯光竟然还亮着,“小心张坤”那四个大字,无比的显眼。以往我手机亮了五分钟就会主动熄灭的,今天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足足半个小时,背光都没有熄灭。
  2018-01-06 2
  日期:2018-01-06 18:08:48
  我按了一下锁屏键,手机屏幕没有任何的反应,手机背光还一直亮着,“小心张坤”四个字一直在手机上。

  我又用力按了几下锁屏键都没有用,后来我发现关机键也失灵了,最后我把手机电板给扣了下来屏幕才熄灭。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洪掌柜走的时候对我的叮嘱。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晚上十二点药铺一定要开门,我现在还记得掌柜那认真的表情。
  张坤千方百计的让我不要留在药香铺,到底是出于好心还是出于别的目的?刚刚那条短信又是谁发给我的?想到这里我赶紧装上了电板,给发短信的那个匿名号码回拨了过去,可是里面却传来了不在服务区的提示。我每隔半个小时就回拨一下这个号码,可是那边一直都提示不在服务区。
  后来我越想越奇怪,张坤是我大学好友,怎么可能会害我呢?可是又是谁给我发一条这样的短信,让我小心张坤呢?
  我觉得很有必要去张坤的老家一趟,先把事情了解清楚,于是我在市里买了一些水果,打了一个车就直奔张坤的老家去了。

  车子还没进村庄,远远的我就听到了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之前我来过张坤家一趟,所以听的出来声音是从张家祠堂那边传来的。
  我让司机把车开进去,司机却是说什么都不进去,似乎很避讳什么。没有办法,我只好在村口下了车,提着水果就去到了张坤的家。
  张坤的家门口大门紧闭,门前点了两根白蜡烛,门两边也贴着一副挽联。
  张坤家里有人办丧事?想到这里,我心顿时就抽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蕴绕在我的心中,压着我喘不过气来。
  我敲了几下门,没人开后,便找到了张坤的邻居。张坤的邻居听到我是来找张坤的时候,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找张坤啊,去祠堂找他吧!”

  我说了一声谢谢,就提着水果朝着张家的祠堂走了过去,一路上我看到有好几家人家都贴着绿对联。那些没有贴绿对联的人家都大门紧闭,门上挂着剪刀之类的辟邪的东西,有些甚至还贴着黄符。
  一路走来,我很少看到有人,偶尔看到几个也都是穿着白色的丧服,表情凝重。
  等到来到张家祠堂的时候,我顿时惊呆了,在张家祠堂的外面,长长的板凳上摆放着十三副大红棺材。每副棺材前面都摆放着一张黑白照片,张坤的照片赫然在内!
  看到大红棺材面前的那黑白照片之后,我手中的水果就掉在了地上,顿时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城哥,你怎么来了?”一声惊讶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接着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走到了我的身边。
  这个男孩是张坤的弟弟,张鑫。之前我来过他们家,所以他认识我。
  日期:2018-01-06 18:11:45
  我看着张坤的黑白照片,支支吾吾的道:“这…你哥…他…”

  听到我的话,张鑫的脸上满是悲伤之色,说:“我哥昨天晚上和村子中的人坐车进城的时候车子掉入黑山湖,不幸……呜呜呜!”说到这里,张鑫抽泣了起来,没有再说下去。
  我这才发现张鑫的手臂处带着一个黑纱,张坤昨天就已经走了,那今天上午和我喝酒的人是谁?难道我真的是白日见鬼了?
  见我不说话,张鑫轻轻叹息了一声,低声的说道:“城哥,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早些回去吧,这几天村子里不干净,别惹上了什么麻烦……”
  我问张鑫是怎么回事,张鑫说那十二个人运回来的时候,全村就弥漫着一阵奇怪的香味,几乎每家每户都能够闻到,但是就是找不到香味的源头……
  我隐隐觉得张鑫说的那奇怪的香味,可能就是我昨天从药铺卖出去的桔梗香,但是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知道准不准确。
  按照农村的习俗,我给了二百块钱的丧礼给张鑫,就离开了。
  回去的时候,我心中笼罩着一阵深深的迷团,今天上午我还和张坤在一起喝酒。怎么他就死了呢?那个给我发匿名短信,让我小心张坤的又是什么人?
  我没有和张鑫说看到了他哥哥的事情,毕竟这事情说出去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
  回到城里之后,我没有回药铺,而是找了附近的一家旅馆休息,开始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先是理发店的人对我议论纷纷,说我在药铺工作是好吃懒做不要命,后来张坤极力劝解我离开药铺,接着我就收到了“小心张坤”的匿名短信,再后来就是张鑫告诉我他哥哥已经死了。
  天空渐渐的黯淡了下来,离十二点也越来越近了,有一个难题摆在了我的面前,那就是我还要不要去“药香铺”上班?
  张坤极力让我别去上班,而匿名短信让我小心张坤,那我肯定不能听张坤的,晚上必须得去上班。可是在理发店的时候,那些冷言冷语依旧回荡在我的脑海中,他们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说我不要命,“药香铺”肯定有问题。
  最后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今晚在“药香铺”上最后一次班,今晚过后我就立即向洪刚辞职,就算是回家种地我也不在干这行了。

  回到药香铺,我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快到十二点后就准备起身。也就是在我站起身的那一刻,外面挂钟响了起来。
  听到那十二声钟声,我心快速的跳动了一下,下意识的朝自己手机看了过去。手机上的时间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而外面的挂钟已经开始报时了。
  我以为是外面挂钟出了问题,又看了一下手表,这不看还好,一看我的心就剧烈的跳了起来。手表此刻显示的时间也已经过了十二点。
  洪刚曾经告诫过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药铺都要准时开门。可是现在十二点已过,我还坐在房间。
  我赶紧冲出房间,打开了药铺的门。一打开门的时候,一阵凉风就贯了进来,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外面一片黑沉沉的,没有一点灯光,让我觉得有些压抑。
  我也没多想,等我转身准备回柜台的丝毫,才发现我的背后站着一个人影。
  “啊!”我惊呼了一声,差点就吓得跑出了药铺。那人影没有说话,身子却慢慢转了过来,我定眼看去那人竟然是每天都来我这里买金银花的小男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