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0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子也点头,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下,我看着外面的大雨,妈的,才来帕敢几天,我就枪林弹雨的走了几遍,这里真的不是普通人能生存的地方,想在这里赚钱,真的比登天还难。
  缅甸的暴雨,下的让人发愁,真的,我看着矿区里面,很快就已经积满了水,不少矿工都在清理雨水,我的条件很简陋,排水的设施还没有建造好就开工了,帕敢遍地是金,早一天开工,早一天赚钱,抢时间就是抢钱。
  阿丽走过来,把一块料子交给我,说:“老板,这块料子就是昨天挖出来的高料,其他料子都已经装车了。”
  我点了点头,她站在雨地里,似乎等着我说点什么,眼神里带着期许,我说:“走吧,小心点,保命重要。”
  阿丽很开心,重重的点头,说:“我能不能,去看看我儿子。。。”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矿区很忙。。。”
  她听了,失望的点头,然后快速的跑出去,上了卡车,离开了矿区,我看着矮子一直都在矿区的门口,他在防着那帮捡石头的人,这些捡石头的人,成了我们最大的心理障碍,妈的,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人冲出来抢劫我们,所以,矮子必须要时时刻刻的盯着。
  我把石头放在桌子上,这块石头挺好的,不大,十多公斤,皮壳发灰,清洗很干净了,皮壳上有蟒带,但是只有一线,皮壳很薄,蟒带见色,很好的料子。
  有人说过,蟒带就像是石头里的河流,是色在石头里像河一样流过!还有一种是水蟒,就是种水很好的带子从石头中流过!表面看就如涓涓的溪流,穿过岩石!

  在翡翠原石的皮壳上,出现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条、块状物,甚至缠绕着大半个翡翠原石,有的是呈沙粒排列,有的像蟒蛇、绳索的条形,我们就叫做蟒、索、蟒带,这个特点,看起来有点丑,但却是判别翡翠原石里面有没有种、水、色的重要标志。
  不过,现在我没有心情看料子,大雨下的发愁,我心里也发愁,我害怕马欣穷追猛打,如果她追杀过来,造成混乱,那么我的矿区又要被抢。
  “大哥,这块料子怎么样?”太子很感兴趣的问我。
  太子一问,我才伸手去摸料子,我摸的是蟒带的部位,感觉像是突出于皮壳表面,细腻光滑,手摸上去不会感到粗糙,这就是好的蟒带,我拿起来看了一眼,背后还有松花,心里就知道,这是一块好料子。
  如果蟒带上还有松花那就是更好的兆头,蟒的颜色、走向、形态、倾向都是判别翡翠原石绿色的因素。
  这块料子就是蟒带加松花,蟒带的部位有磕碰的断口,已经能看到色了,我说:”几百万的东西。。。“
  太子点了点头,我没有再说话,心情很烦闷,这场大雨,弄的我有点烦躁,我坐下来抽烟,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我觉得马欣不可能那么简单就结束了,她特地追到缅甸,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我?
  我心里不安的等着,想着,但是,实在想不到马欣还会做什么,突然,我看到矿区门口一阵骚乱,我看着之前阿丽的车开了回来,我急忙走出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车子停下来,我看着阿丽下车,疯狂的朝着我跑,她身上都是血,我皱起了眉头,骂了一句“草拟吗的,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老板,被抓了,被抓了。。。”
  我听着阿丽的叫喊声,就急忙跑过去,我抓着阿丽,我紧紧的抓着她,我说:“别紧张,慢慢说,什么被抓了?”
  “我们的车子刚到树林,准备背料子走的时候,林子里出来好多政府军,他们把我们的人都抓了,而且,还扣押了我们的料子,我跟几个护卫开枪杀出来了,料子被扣押了,人也被抓了。”阿丽紧张的说着。
  我听着皱起了眉头,心里憋屈的很,妈的,那条路很隐秘,没有人举报,怎么可能,政府军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会走那条路?
  草,马欣。。。
  有些东西是必须要舍弃的,因为你无法拥有他,而他的存在又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威胁,那块还没有被挖出来的原石,就是这样一个存在,我既然无法拥有他,那么我只能将它给我带来的利益最大化。
  我现在被马欣弄的封矿,走投无路,还有洛斐在对付我,所以,我必须要把这些麻烦给解决掉,我要在缅甸站稳脚跟。
  车子朝着大省城开,哪里是老杂毛的军营,我们的车子在晚上到了老杂毛的营地,在营区入口,我们被士兵拦住了,我让几个会说缅语的人跟他们交流,告诉他们,我是老杂毛的干儿子。
  他们进去通报了,对于我,他们显然是认识的,很快,我们的车子就被放行了,我们进了军营,下了车,我让矮子等着我,我跟着令官去帐篷见老杂毛。

  到了帐篷里,我看到老杂毛披着军服,手里拿着电话,非常的不高兴,看到我来了,脸色更加的难看,我心里在嘀咕,可能太子被抓的事情,已经有人在找他了,有可能是政府军的人,也有可能是他的眼线吧。
  过了一会,他把电话给挂掉,看着我,脸色很难看,我说:“阿爸。。。”
  “怎么那么不小心?走私被抓?老子都他妈走税,你居然不走税?知不知道每年政府军跟克钦打仗因为原石会死多少人啊?妈的,你不走税就不走税,为什么还要被抓?没那个本事,就不要干那种活。”老杂毛劈头盖脸骂着我说。
  我低着头,知道老杂毛现在脾气很火爆,可能是政府军的人找他了,现在他最怕的就是在政府军面前惹事。
  日期:2017-08-1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