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0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着老杂毛到了军营,这里都是简易搭建的吊脚楼,也就拉杂毛住的地方比较好一点,还像是个房间,应有的家具都有。
  老杂毛坐下来之后,就去联系了矿主,我四处看着,外面到处都是人的脚步声,我人生第一次进入这么正规,这么大的军营,所以内心还是很紧张的,我看着外面,都是黝黑的人,又矮又凶悍。
  我一直都听说政府军打不过这些地方武装,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杀过很多人的,在看看政府军,妈的,没法看,还听说有人不想打仗自杀的,太懦弱。
  不过我心里倒是嫉妒,妈的,我要是有这么多人,我还用得着怕这个,怕那个吗?哼,这才是土皇帝,真正的土皇帝。
  不过,我知道,我是不可能做这么大了,如果我早生二十年,或许还有机会,现在不行了,政府军要统一,任何一个地方武装,不管做的再大,也逃不过被统一的命运,老杂毛现在看着风光,如果他处理不当,我相信,他也会被剿灭,强大如坤沙,罗星汉那种人,最后都倒台了,所以没有人能在缅甸永远的做土皇帝。
  军营里,到处都带着严肃与萧杀,我们在军营里等了一会,就看到几辆帕罗杰开了进来,停靠在军营的停车场,我看着几十个军人过去,从车子上面抬下来一袋袋的料子,朝着主营帐走,身后跟着几个老板,都是战战兢兢的。
  他们进了帐篷,都跟老杂毛打了招呼,说的都是中国话,我听着应该是内地的人,中国人。
  他们说了一会,老杂毛就让人把带子给打开,里面都是翡翠原石,袋子很普通,但是里面装的料子可能都是价值百万的。
  我看着几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可见他们都是很怕老杂毛的,缅甸人当然欺负外国人,因为在缅甸的中国人开矿并没有自己的武装,并不能保护自己,所以他们只能依靠别人的保护,这样自然的,就会被欺负。
  我看着料子,我没有说话,老杂毛问:“都是好料子吗?我给我未来的老婆挑选的嫁妆,我要上好的料子,你们要是敢骗我,我就崩了你们,之前我在帕敢毛料集市,有个杂碎拿玻璃骗我,老子钱不要了,直接给崩了。”
  几个老板听着,脸色煞白,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看着就觉得好笑,大概是后悔没有把最好的料子给拿来吧。
  老杂毛说:“你,挑料子。”
  我点了点头,蹲在地上,看着料子,几个人都看着我,脸色很难看,一个人说:“兄弟,我们都是好料子,你可得好好看,千万别给我们找麻烦啊。”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都是出来做生意的,不好混,我也不会为难他们,我看着料子,我说:“黑皮的料子我不赌,你拿走。”
  我看着一个人战战兢兢的把料子给拿走,但是脸色却是庆幸的神色,他走运,我不赌黑乌纱,但是其他人就没这么走运了,我蹲下来扒拉料子,老杂毛要的料子是要赌色的,所以,莫西沙的,木那的这种经常出无色料子的我都给推走了。
  几个货主看着我,都很感激,我看着地上其他的料子,只剩下几块十几公斤的小料子,我拿起来一块,掂量了一下,十二公斤左右,我抬头看了一眼,是一个比较胖的老板,他盯着我看,一脸的紧张,看来老杂毛是没少折磨他们。
  我看着料子,皮壳是会皮壳,有镯子位,有蟒跟松花,看皮壳像是后江的,后江的料子好,后江的料子也是唯一一个不出砖头料的场口,我看着地上还有一块,都是后江的,一大一小。
  大的有皮,有蟒,带松花;小的满色,绿汪汪一块,我说:“小的满绿多少钱?这块可以直接收了。”
  这个老板就战战兢兢的说:“这块料子有一公斤多,可以做很多东西,至少得两百万。”
  “什么两百万?这么小一块,二十万吧。”
  听到老杂毛的话,我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这块一公斤满绿的料子,在内地,没有四百万是拿不下的,这个老板算是亏了一半卖的,但是老杂毛很强势,说二十万,我看着这个老板,他冷汗直冒,说:“好好,二十万就二十万。”
  “是吧,你很好说话,我很喜欢你,但是,我没有逼你,是不是?你不要一转头,就跑到政府军去告我,你说一遍,我有没有逼你。”老杂毛说着,他手里拿着枪乱指着这个老板。
  我看着,心里冒汗,这个老板立马说:“没有没有,就是二十万,就是二十万。”

  我看着这个老板,心里觉得有点窝囊,妈的,都是中国人,被这么欺负,我心里也不爽。
  老杂毛说:“这就对了嘛,我是很低调,很和气的,都说我这个人霸道,坏,到处抢人家的东西,都是误会嘛,都是你们送给我的嘛,不对,是我自己拿钱买的,令官,给他支出二十万缅币。”
  我一听缅币,心里就凉了一截,我看着那个老板,脸色难看的要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妈的,这个老杂毛真的是不要脸,真的,妈的。。。
  我看着一个士兵,拎了一大袋子缅币进来,丢到那个老板面前,老杂毛说:“拿着吧,别谢我。”
  那个老板点点头,赶紧擦擦汗,我看着手里的料子,这块料子,有色有蟒带,我看着就很好,我说:“这块料子怎么卖?”
  “三十万。。。”老板欲哭无泪的说着。
  我听着,就叹了口气,这个老板还算是聪明的,没有在要价的,我点了点头,说:“三十万可以要。”
  老杂毛说:“在给他三十万。”
  那个令官走进来,又给了他一袋钱,拿着钱之后,老杂毛就说:“你可以走了。”
  这个老板感恩戴德的拎着钱就走了,我看着,心里有点难受,妈的,在这个地方,别管你是什么人,你没权没势,你就得被欺负,别人黑了你的料子,你还得感恩戴德的谢谢人家,这个老杂毛真的有点霸道。
  其他几个老板看着那个老板走了,脸上都很羡慕,突然有个人过来,说:“小兄弟,看我的料子,很不错的,这个料子出蛋面的戒指不错,非常好,保准出货,绝对都是绿油油的蛋面戒指。”
  我听了,就看着他,有点意外,他可能是着急走,所以才主动推货,我看着料子,上面有一点点的松花,这种松花不能直观的看,得仔细看,我把石头捧在手里,左看、右看,然后再掏出两枚硬币,放在玉石上,隔住一方看看,再隔住另一方看看,我笑了,说:“你看来不懂怎么看松花,遇上点点松花,要看两点之间绿不绿,你看”。
  他听了,就有点惊讶,用硬币和手分别挡住玉石内部的绿点,只留出一块空隙,突然,他惊讶的汗了一句:有点,蓝色!这底是蓝色的。”我放开硬币和手,拿着灯光打了一下,料子立刻又绿了,我说:“绿点的色很浓,两边一夹,中间就不显蓝了,这叫绿盖蓝,做戒面时,一个绿点,四边没有绿衬托辉映,戒面就会发黑,卖不起价,所以没人买你的货,拿走吧。”
  听了我的话,老杂毛不愿意了,直接走过来,说:“令官,把切割机给我拿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