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0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是要钱不要命的主。
  场区乱了,我看着不少人都准备收拾东西走人,这里都是商人,求财来的,现在都打死人了,他们哪里还敢呆?还不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我看着老杂毛带着人回来了,对着我说:“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我看着一头黑线,我说:“真的。”
  “那就好,免得我杀错了。”老杂毛冷冷的说着。
  我听着就一头冷汗,这还有这么一说,人都杀了,才来问我是不是真的,妈的,真的是个老杂毛。
  他看着乱哄哄逃走的人,脸色就很难看,说:“说了要低调的嘛,怎么又高调起来了,走走走,赶紧走。”
  我看着他很麻烦的样子,就准备走,我心里有点难受,妈的,我这块料子怎么就那么难卖呢?在龙肯没卖掉,到了帕敢还被老杂毛给打劫了,现在还死了人,真的有点晦气。

  我们快速的离开了毛料交易区,到了外面,我刚想上车,老杂毛就过来了,说:“你他妈的惹了事就想跑?门都没有。”
  我听了,就一脸的惊讶,这他妈的跟我有屁大的关系?什么叫我惹了事?我看着老杂毛,他火气很大,我就看着太子,我说:“这。。。”
  “阿爸,什么意思?跟我大哥有什么关系?”太子不高兴的说着,但是也是好说,不敢乱发脾气。
  老杂毛双手背后,说:“我为了娶到她,需要备够三样聘礼,手镯,配饰,戒指,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说怎么办?”
  我听着就觉得无理取闹,我说:“我的料子送给你,孝敬你的。”
  老杂毛不是个好惹的人,所以现在我能送给他了事,就送给他了,他问我:“那块料子能打手镯吗?能打戒指吗?能打配饰吗?”
  “够啊,什么都够,绝对够,而且也很高档。”我急忙说。

  我心里特别难受,真的,现在就是土匪抢了我的东西,还要我自己夸我自己的东西好,真的有点窝囊。
  “嗯,这还不错。。。”老杂毛说着。
  但是那个女孩摇头了,说:“我不喜欢这个颜色,太淡了。”
  她说完就看了我一眼,我很感激,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把难题留给老杂毛,然后我的料子还给我,如果他不喜欢,那块料子自然他是用不上的,所以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老杂毛听了,就特别难受,骂道:“没有这三件东西,你就不嫁给我是不是?信不信我枪毙了你父母?”
  她听了,就低下头,眼睛湿润起来,我看着有点难受,妈的,也就是在缅甸才会有老杂毛这种嚣张的土皇帝。
  老杂毛看了一会,很生气,说:“算了算了,答应你的,就一定给你买。”
  他说完就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又便宜,又能买到那种好看颜色的翡翠?”
  老杂毛不懂翡翠,我可以看的出来,从话里面都能听的出来,我说:“你有那么多矿,应该有吧。。。”
  “我的矿?我的矿都卖了,那些石头都是钱,我留着干什么?”老杂毛不高兴的说。
  太子点了点头,说:“我啊爸的矿从来都不留石头,只要一挖出来,全部都卖掉,一个都不留。”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问:“你能出多少钱?”
  “这个数。。。”他伸出五个手指头说。
  我看着,就小心的问:“五千万?”
  “五千万?缅币啊?”老杂毛问。

  我说:“人民币。。。。”
  “那能?娶个老婆花那么多?你有病吧?五百万,最多五百万,要不是看她十几岁,有点文化,长的好看点,我五万都不想花。”老杂毛不高兴的说。
  对于老杂毛的话,我只能说他是个土匪,活土匪,不过五百万,也不少了,但是想要买之前那种样式的翡翠,连个毛都买不到,我说:“五百万想要买那种镯子,买不到,不是我不帮你,就是杀了我,也不可能买的到的。”
  他听了,就噘着嘴,大胡子显得有点杀气腾腾的,过了一会,他说:“我听耗子说,你赌石有一手,在他的店里面,重来没有失手,我给你五百万,你帮我赌一块。”
  我听了就有点讶异,我说:“赌石有输赢,我不是一定能赌到的。。。”
  “那我不管,如果你输了,我就枪毙你。”老杂毛冷冷的说着。
  我听着就挠着头,看着太子,他也很无奈,说:“大哥,你有本事,怕什么?只要讨阿爸开心,你就赌一次,赌赢了,阿爸会感谢你的。”

  我看着太子,心里是有点没底,赌石又不是稳赢的,万一输了,我真的不怀疑老杂毛会枪毙我,我的矿区出的料子他看不上眼,这个女孩喜欢的是色料,我的料子有点色,但是不深,我看着那个女人,脸色难看,本来他是给我解围的,但是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我看着太子给我使眼色,很明显的是想要我赌一次,我心里在想,如果能讨好老杂毛也未必是件坏事,现在有机会,我应该争取一下。
  我说:“好,我就赌一次,我们去矿区里赌吧。”
  “不用那么麻烦,直接送到我的军营里就可以了,我手里面有很多矿主,我让他们带着好料子来就是了。”老杂毛说。
  他说完就上车,我听着就觉得奇怪,我问太子:“你爸爸有那么多矿,为什么还要控制其他的矿主?”
  太子撇撇嘴,说:“那些矿都不是我爸爸的,我爸爸只是用枪威胁他们而已,实际上只是控制他们而已,每年让他们交钱,出售毒粉给他们,这才我爸爸最大的生意,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矿,只有十几座,但是现在基本上有的都废弃了,我们并不懂翡翠真正的价格,只知道原石能卖钱,所以我二哥就只开采原石拿来给我卖,他开矿就是那种断绝式的开采,所以,一年不到一座矿就废弃了,而且,我爸爸觉得,控制那些矿主远远比自己开矿要简单赚钱。”

  我听了就说:“寄生虫。”
  “对,就是寄生虫。”太子不屑的说。
  我们上了车,跟着老杂毛的车走,太子跟我说:“我阿爸在帕敢有自己的军营,在大省城,靠近帕敢附近,老帕敢那块地方,是政府军还有克钦人必争之地,我阿爸就驻扎在那里。”
  我听着就点头了,这个老杂毛不但霸道,而且很聪明,别看老帕敢那里经常打仗,但是他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一旦打起仗来,谁还问谁?商人也没人保护了,老杂毛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抢了,实在是聪明,不过没用在正途上。
  我们的车子开了半个小时不到,就摇摇晃晃的到了大省城,说是大省城,其实只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城市,在帕敢矿区不远,道路都是水泥路,周边的房子也都是破破烂烂的,跟上世纪内地的自建楼房差不多。
  车子扬着灰尘,开进了军营,我下了车,看着来来往往的军人,都不是很高,身上扛着枪,都是内地制造的,一个个穿着绿色的军装,带着帽子,脸上的表情都很萧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