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1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文远,你身体内的毒素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以后都不用再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弱智一样生活了。”
  再一次为钱老头的儿子针完之后,萧晋说道,“不过,丨毒丨品直接破坏的是你的神经,所以你的毒瘾还在,今后我会一点一点的帮你抑制,在这期间,一切就全都要靠你自己的毅力了,明白吗?”
  钱文远的性子和他爹差不多,都是阴狠之辈,闻言也不管自己的手上是不是粘有自己的屎尿,胡乱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就沉声道:“我明白,谢谢你,萧先生。”

  萧晋点点头,起身对一旁已经喜极而泣的钱老头说:“钱老,今后你儿子就不需要再一周针刺一次了,待会儿我给你写个方子,你让人照方抓药,每天早晚各一次熬了给他喝,具体水量和时间,我会在方子里写明。”
  “哎,哎!”钱老头连连点头,哆嗦着抓住萧晋的手,用力摇晃道:“谢谢,谢谢你!萧先生,你可是我老钱家的大恩人啊!”
  萧晋淡笑:“我身为医者,本身就不能见死不救,都是应该的,再说,你也付给了我丰厚的诊金,所以,这些客气话就免了吧!”
  “萧先生过谦了。”钱老头道,“虽然理是这么个理,但事情却不能真这么做,老钱家三代单传,我就文远这么一个儿子,他自作孽染上毒瘾,原本死了也不可惜,可他至今都还没有娶媳妇儿,老头连个孙子都没有,要是没有萧先生你出手,我老钱家可就要绝后了呀!”

  萧晋满头黑线,心说老子倒是愿意在你孙子的这件事上出出力,可你连儿媳妇儿都没有,老子还怎么出手?射墙上吗?
  摇摇头,他也不再客气什么,转身刚要出去,冷不丁听钱文远开口道:“萧先生,既然我暂时没事了,是不是就可以出门了?”
  “孽子!你要出门干什么?”钱老头闻言勃然大怒,“难不成你还想出去作死吗?是不是要把你老爹我气死,你才甘心?”
  钱文远脸色铁青,梗着脖子道:“我要去找薛良骥!这个该死的王八蛋骗老子吸丨毒丨,老子要活剐了他!”
  “你还是老实的待在家里吧!”萧晋冷冷道,“薛良骥已经死了。”
  钱文远和钱老头同时呆住。
  贾雨娇弄死了薛良骥的事情还没有传出来,所以钱老头并不知情,但他也是老江湖,知道这种事儿不是他这个已经退居二线的所谓“长辈”有资格过问的,于是便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钱文远愣了好一会儿,又大声说道:“那我就去找朱广生。”

  朱广生这个名字,萧晋没听说过,因此也就懒得再劝钱文远,淡淡说道:“随便!你的毒瘾今后还会时不时的发作,虽然程度不会再像以往那么猛烈,但也是烟瘾的几十、甚至上百倍。
  我丑话跟你说在前头,如果你出门没经住诱惑复吸了,我是不会再费劲救治你第二次的!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转身就出了门。
  房间里,钱老头训斥儿子的声音传出来:“你个混账东西,就不能消停一下让老子多活几年?那个朱广生这会儿正在蹲苦窑,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找?找到了又能干嘛?难不成你还敢在监狱里动手杀人不成?”
  “那……那我就去找他的老婆孩子!”钱文远狠戾的声音响起,“老子当初开始溜冰,就是他受薛良骥指示怂恿的!听说他进监狱是替人顶罪,得了不少钱,妈蛋的,老子受了这么大的罪,天天屎尿一裤裆,他老婆孩子却在外面享受,凭什么?”
  “你……小兔崽子,你还想打人家老婆孩子的主意?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孬种来?钱文远!你给老子听清楚,如果你胆敢踏出这个房门一步,老子就把你的腿打折!老子说到做到,不信你就试……”
  旁边忽然闪过一道人影,打断了钱老头的暴怒,却是萧晋又去而复返。
  他一把揪住了钱文远的衣领,寒声问道:“你说的这个朱广生是什么人?他是替谁顶罪坐的牢?”
  钱文远就是个十足的愣头青,被萧晋这么不客气的对待,登时就要还手,可手臂都还没抬起来,就感觉到肋下一阵刺痛,“啊”的一声惨叫出来。
  “别做无谓的事情,也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毒瘾发作时候的感觉和某些痛苦比起来,就像在天堂一样。”
  萧晋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温度,连后面站着的钱老头都感觉周遭的气温似乎瞬间下降了不少,虽然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但他知道这姓萧的惹不起也不能惹,于是慌忙上前骂道:“小兔崽子你又犯什么浑?还不赶紧乖乖回答萧先生的问题!”
  钱文远只是脾气冲,并不是真的傻,这会儿也感觉到萧晋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医生那么简单,干咽一口唾沫,就回答道:“朱广生就是龙朔本地人,我们中学的时候一个班,他一直都跟我混,也曾是我最信任的兄弟,要不然,我也不会受他的蛊惑去尝试溜冰了。
  至于他是替谁顶罪,这个我不清楚,只是当年他头一天晚上还跟我在一起喝酒,第二天突然就跑去自首说自己杀了人。
  对此,我当然是不信的啊!去号子里问他,他啥都不说,后来还是他老婆无意间说漏了嘴,我才知道他是替人顶了罪,再问是替谁顶的,他老婆就死活都不开口了。”
  “这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萧晋又问。
  钱文远看着天花板回忆片刻,说:“大概……三年前吧,不到四年的样子。”

  萧晋的心不可抑制的跳动起来,“你把你知道的朱广生所有信息都告诉我。包括他老婆孩子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和学校,越详细越好!”
  离开钱家的时候,钱老头将萧晋送到门外,满脸都是担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萧晋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就安慰道:“钱老,你别多想,不是江湖上的事儿,而且,我也只是对朱广生当年顶替的那个人感兴趣,它绝对不会牵扯到你儿子的身上。另外,或许那个人并不是我想要找的也说不定,所以,您尽管放宽心就好。”
  听他这么说,钱老头的脸色就缓和了一些,犹豫片刻,说:“那个……不好意思,萧先生,您能稍微透露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我这啥都不知道,心里没着没落的,难受。”

  “哦,是这样的,我得罪了一个人,这个人家里有点儿势力,我一时半会儿拿他没有办法,正好听说他好像曾经犯过事儿然后找人冒名顶替了,所以我就想查一查,看这个朱广生是不是那个顶替他的人。”
  日期:2017-08-1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