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容我先保密一下行不?反正就一二分钟的时间。打开看看吧!真的。”
  夏芳菲有些迟疑,拿起盒子,撕开了包装。
  一个红色的小锦盒露出来,揭开盒子一看,“喔——!”

  一条很精美的钻石项链,安静的躺在盒子里。夏芳菲脸色一变,“黄书记,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送你的,因为我认为只有这样的好东西,才配得上你。”
  夏芳菲把盒子盖上,摇头道:“这个我不能收!”
  “为什么?”
  黄柄山的眼神,变得严励起来。

  夏芳菲当然知道,这种只能送给情人的礼物,是什么意思?当我白痴啊?
  再说,就算他黄柄山有这个意思,她也没这个心。这条项链或许价值几十万,但她决计不能要。
  有时钱财,就是一个深水丨炸丨弹,今天你收了这项链,它就会带着你,坠入万劫不覆的深渊。
  夏芳菲神色冷峻,没有说话,她在琢磨着,难道黄柄山也打自己的主意?
  这些年,打自己主意的人不计其数,夏芳菲也是战战兢兢地过着日子。
  黄柄山道:“是不是嫌礼物不够重?我可以再送你一栋别墅。只要你喜欢,不管在哪里都行。”
  夏芳菲摇摇头,“黄书记,可能你误会了,我夏芳菲不是那种女子。贪图享乐,爱慕虚荣。”
  黄柄山道:“你是什么样的女子,我不在乎。我只要你一个承诺,收下它。”
  夏芳菲站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
  拿起包,就要离开。
  黄柄山道:“夏芳菲同志,我希望你不要后悔,我可以给你几天时间。就算你已经名花有主,这都不是问题,我不会计较。现在这社会,两三
  个男人共同拥有一个情人,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噗——!
  夏芳菲听不下去了,端起桌上一杯酒,朝他脸上泼过去。
  “黄柄山,亏你还是个县委书记,脑子里装的全是大粪吧!臭不可闻!”
  夏芳菲气死了,拉开门就在走出去。
  黄柄山站起来,吼了一声,“站住!”然后冲过来,拦在夏芳菲面前。“夏芳菲,别跟我装纯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电视台的女人,哪个是干净的。我老实告诉你,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就想从这里走出去。”
  夏芳菲双眼圆瞪,“黄柄山,那你就试试看!”
  黄柄山道:“你以为我不敢?”
  站在门边,把门锁上。

  “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答应我,条件你可以提,只要不过份,我都可以考虑。要么,你从窗口跳下去!”
  夏芳菲瞪着他,“黄柄山,你身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地方一把手,想必你应该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我劝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否则后果自负。”
  黄柄山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不妨告诉你。夏芳菲,别他MD装纯清,你不也就是一个女人嘛,要不是你长得漂亮点,谁稀罕。老实跟你说吧,并不是我看上了你,象你这个年纪,哼!真要是给我当情人,我还得掂量几下。无奈有人偏偏对你一往情深。如果你识相的话,进省电视台也好,要钱也好,名车,别墅,都好说。你真要是一门心思顽抗到抵,估计也没什么好果子吃。胳膊扭不过大腿,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夏芳菲拉下脸,“原来你这么丑陋,竟然充当一个皮条客。我夏芳菲就是再下贱,也不会同意这样屈辱的要求。你让开!否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黄柄山这时完全撕破了脸,“你这是给脸不要脸,你真以为你是什么绝代佳人,拿自己当宝了,有本事你就跳。这世界上哪天不死几个人?”
  夏芳菲猛然转身,就朝包厢窗口走过去,双手攀住窗台,正要爬上去。
  门,砰地一声,被人撞开。
  一个戴着墨镜的黄毛丫头,出现在门口,看到夏芳菲正要爬窗子,便哟呵了一声,“爸--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你怎么来了?”
  黄柄山看到女儿,气得浑身打颤。
  这事,怎么可以让晚辈知道?而且更丢人的是,堂堂一个县委一把手,居然遭人拒绝。
  黄毛丫头道:“我要是再不来,只怕又要多了一个后妈。”
  “胡说什么?滚!”
  黄柄山怒了,朝女儿吼道。
  可他女儿呢,也是个奇葩,非但不走,反而嘲笑道:“爸,你也太差劲了吧?象这样的女人,居然闹得要跳窗的地步,何必呢?泡妞的事,你还是跟哥学两招吧!”
  黄柄山气死了,伸手就是一巴掌,“啪——”
  “滚——”
  小黄毛捂着脸,瞪着双眼看着黄柄山,“好,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敢打我,我告诉妈去!”

  说完,她转身就跑。
  黄柄山老郁闷了,看了夏芳菲一眼,“你走吧!”
  夏芳菲这才转身拿了包离开,待她走到门口,黄柄山道:“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也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
  夏芳菲一言不发,噔噔噔下楼去了。
  顾秋小睡了会,正准备去洗手间,坐起来一看,夏芳菲气乎乎的冲出来,顾秋立刻拍拍老陈,“快起来,走了!”
  下车朝夏芳菲打起了招呼,夏芳菲看到顾秋,立刻走过来,弯腰钻进车里。
  两人感觉到夏芳菲的脸色不对,均觉得有些奇怪,可谁都没有问。顾秋跑到卫生间上完厕所,三人这才返回市里。
  一路上,夏芳菲一言不发,坐在后排,微闭着双眼,象是要睡着了一样。
  顾秋就在心里琢磨,发生什么事了?
  送夏芳菲回电视台家属区,夏芳菲一进门,扔了包,就趴在床上,呜呜呜地大声痛哭起来。
  顾秋回到市委宾馆,坐在沙发上喝茶。
  这次去五和,还真是不好说。

  一切乱糟糟的,感觉很不好。这是顾秋第二次去五和县,每次都能碰到令人不爽的事。
  他在心里想,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杜书记。只是夏芳菲呢,不是听说跟黄柄山一起去吃饭吗?
  为什么又气乎乎的出来了?按理说,请夏芳菲去吃饭,应该有电视台的领导们做陪才是,那么又是谁气哭了夏芳菲呢?
  这个问题,一直闷在顾秋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
  杜书记又从家里出来了,一个人走在那条大街上,走着走着,又来到了茶语轩。
  看到茶语轩这块牌子,杜书记无语地笑了下,自己这是怎么啦?今天晚上根本就没想过要来这里,就这样信步闲庭,居然象冥冥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召唤。
  既然来了,何不去坐坐?

  接响了后门旁边的按钮,茶楼的老板出来了,“杜书记!”
  杜书记上楼,目光落在窗前的那架古琴上。
  茶楼老板亲自送了茶上楼,“请喝茶!”
  杜书记点点头,他就自动退下去了。
  如此熟悉的地方,到处都充斥着她的影子。
  空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杜书记坐下来,慢慢品着茶。
  享受这份难得的宁静。
  夜晚,如此美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