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杜书记有吩咐,如果老人家需要什么,叫他们给帮忙处理。顾秋看到老人家水缸里没水了,拿起扁担和桶去挑水。
  陈达意抢过来,“让我去吧,你又不熟悉地方。”
  陈达意刚走,来了三个村干部模样的人。
  这几个人刚刚从下面的人家出来,又说又笑,三个人都提着包,抽着芙蓉王。
  “哟,家里来人了啊?那正好,把钱交一下吧!”
  顾秋问,“什么钱?”

  “你还不知道啊?修路的钱啊?”
  顾秋很奇怪,“修哪条路?需要村民交钱?”
  对方打量着顾秋,“你是不是她家里的亲戚啊?是这样的,我们镇上要修路,村里每个人交一百块。每家每户都交了,不信你去问问。”
  “有文件吗?”

  “文件?呵呵——”三人就笑了,“这需要什么文件啊,不就是交一百块钱嘛,再说,修路是千百年的好事,你一个年轻人,婆婆妈妈的,斤斤计较,有意思吗?要么你就替她把钱交了,要么你一边去。”
  这态度令顾秋很不爽,这哪象是村干部啊?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这时附近的几户人家过来人了,老人家道:“交钱,你们就只知道交钱,什么时候见你们为村里做过一点半点好事?上半年都交了二百块,说是修路。路一直没修,钱倒是交了好多次了。”
  “哎,你可不能这样说,这次跟以前不同。是镇里修路,打我们这里经过,而且是修高等级公路,等路修通了,对我们不都有好处嘛?”
  顾秋越发觉得奇怪,上半年都交过二回了,现在又来收钱,这收的是哪门子的钱?
  旁边的邻居,也开始说话,“对啊,你们每年都收钱,就是不见路,收的钱是不是你们几个都贪了?”
  “喂,你们说话可要负责任,这是为镇上办事。还是县里下来的文件,你们乱说话,那就是造谣。再说,上半年的事,你们也知道了,薛支书跑了,这钱他都带走了,这有什么办法?”
  “那是你们的事,总不能天天拿我们这些群众来垫背。今天这个上任干二年,捞几笔走人,明天这个上来干几年,捞一笔走人。我看这个村委会解散算了。”

  一名三十多岁,看起来很威武的村干部指着说话的人,“薛猛子,你说话注意点,信不信我把你送到派出所关起来。”
  这句话还真有用,几个叽叽喳喳的群众,马上不说话了。旁边那位四十多岁的村干部,看着顾秋喂了一声,“你到底是不是她家亲戚?我看你一个年轻人,连一百块钱都拿不出来吗?一百块钱能干成什么事?不就少抽几包烟嘛。她岁数这么大了,你这个做晚辈的,也不知道担当一点?”
  顾秋道:“钱,我有。可你们收钱,总得有个依据。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修路,把文件拿出来。没有文件,天天上门要钱,人家说两句不好听的话,动不动就送派出所,派出所是你们家开的啊?”
  “哟!我看你这人怎么有点怪?小小年纪,正事没有,屁话一大堆。信不信我让你在这村里走不出去?”
  刚才那名威胁薛猛子的村干部瞪了一眼,卷起了衣袖。
  顾秋冷笑了下,“怎么?你堂堂一个干部,还想动手?”
  “动手又怎么样?如果每个人都象你这么不听话,我们这些村委会的工作,还要不要开展?”
  顾秋看到此人,心道这家伙估计是仗势欺人惯了。看来今天这事还真有些麻烦。

  他正要说话,对方指着他,“闭嘴,要么给钱,要么滚蛋!”
  老人家见了,可能担心顾秋吃亏,拉开了顾秋。忙着去掏钱,顾秋拦下她,“老人家,这钱绝对不能给,给他们还不如给路上的叫花子。不值!”
  老人家很害怕,忙叫顾秋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那位村干部很嚣张,“你刚才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谁是叫花子?”
  顾秋走过来,“说你又怎么样?”
  本来他已经决定,不再跟人家动手,毕竟是一个市委书记秘书,跟人家斗武,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
  可对方太嚣张,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而且顾秋刚刚说完这句话,他的脸抽搐了几下,一巴掌扇了过来。另外两名村干部,冷笑着看着这一切,似乎就等着这场好戏。
  旁边的人紧张了,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制止,看来这厮在村里横行霸道,也不是一回两回。
  是他先动手的,顾秋心里那阵怒火,熊熊地烧。
  ***,别怪老子不给你面子。这是你纯属找死!
  不待对方这一巴掌抽实,他伸手一格,刷地踢出一脚。
  呼——!
  那人立刻飞了出去,倒退五六米远,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小腹,一脸痛苦。
  差不多一米八左的确大个子,被顾秋一脚就踢飞。看着这位村干部那苦必的痛苦模样,有人忍不住大声叫好。
  另两名村干部就傻了,有没有搞错?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不可思议了,平时这么牛叉的大家伙,居然栽在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手里。
  顾秋一米七几,俊朗不凡,这家伙出手怎么这般重?
  顾秋拍拍手,不屑地笑了下,还好,自己以前的这几下子没有白学。看来以后还得勤加练习,万一再碰上这种蛮不讲理的人,该动手时绝不动口。
  “你敢打人!”四十多岁的村干部指着顾秋,“反了你不成,他回头朝另一名村干部道:“你马上去给镇里打电话,说这里出乱民了!”
  顾秋道:“最好是把你们镇长,县委书记一起叫过来。否则这事,还真说不清楚。”
  “你牛什么牛?小子,看清楚这里哪里!”
  中年村干部指着顾秋,“你这是防碍公务,不关你个十天半个月,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完,他就走到那三十多岁的大个子面前,“很痛吗?坐在地上不要动,等镇里的人过来,看看他怎么收场。”
  大个子倒是想动啊,可他一动,小腹处就痛如刀割,豆大的汗珠落下来。实在想不通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一脚踢过来,自己竟然痛成这样?
  旁边有村民悄悄地拉顾秋,“你还是快点走吧,再不走就麻烦了。”

  那个叫薛猛子的,也对顾秋说,“快跑啊,等镇里的人一来,你就走不掉了。”
  顾秋道:“没事,你们放心,今天如果他们不把这些强收的钱退回来,我是不会离开的。”
  中年村干部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
  可他不敢靠近顾秋,丫的,连这么大个子都敢打,保准他不会给自己来一脚?
  刚才去打电话的村干部回来了,镇里的人没喊来,叫来了七八个村里的年轻人。
  薛猛子拨腿就跑,顾秋还以为他怕了,谁知道他从家里拿来一只脸盆,一根棒子。
  跑到村里大喊,“打架了,打架了——大家快出来看啊!”
  而这边的人看到顾秋,准备动手了,村干部指着顾秋,“就是他,捆起来送派出所。”
  几个年轻人朝顾秋围过来,挑水回来的陈达意见了,扔了水桶,“你们这是要干嘛?要干嘛?”
  顾秋喊了一句,“陈师傅!没事。”

  跟这些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