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书记看着左部长,心道,他到底想说什么?是打压黄柄山?还是另有目的?
  对于组织上的事情,杜书记并不是那种十分专权的人物。只要那些常委提名,经得起考验,杜书记基本上不会阻止。
  这就是说,他没有刻意去栽培自己的班底。
  要是你们提出的人选,达不到要求,他就很干脆,一锤定音,不给任何人反对的机会。

  这就是杜书记的魄力。
  很多人害怕他的原因,也正在如此。
  左部长呢,估计心里有小算盘,却没有明说。
  他跟杜书记谈了个把小时后离去,顾秋进来收拾杯子,杜书记问,“你对五和县熟悉吗?”
  顾秋当时就愣了下,自己只去过五和县一回,谈不上熟悉。不过他猜测,杜书记会不会有什么任务?
  所以顾秋说,“去过两次。”
  杜书记拿出一张纸,“你下午跟陈达意去一趟。”
  顾秋看了,这是一张清单,居然是米,油,日常用品之类的。
  “这是什么?”

  “你根据这清单,把东西送到给一位老人家,如果他有什么需要,你就晚一点,或明天早上再回来。”
  顾秋点点头,“那我这就去了。”
  杜书记说,“先到我家里,拿些地方特产,这个小马他娘知道。”
  顾秋联系上了陈达意,两人赶到杜书记家里。

  杜夫人果然很明白事理,把家里那些人家送的什么干桂圆,鱼,水果,肉,鸡等等,交给顾秋。
  然后顾秋又去超市买了米,油等等,清单上弄齐了,两人准时出发。
  “陈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
  陈达意道:“杜书记一位老朋友的母亲,就住在五和县,他每个月都去送一回的。估计这个月是没时间,叫你代劳。不过我跟你说,这事杜书记从来都没跟外人讲过,否则老太太家里又要不安宁了。”
  顾秋心道,原来杜书记心里还有这些秘密。“老人家多大了?”

  陈达意道:“七十多了吧!”
  “五和县的治安,好象不怎么好?你知道吗?”
  陈达意看了顾秋一眼,本来做为一个司机,他是不多事的。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他都清楚。
  司机是没有权力管这些事情,更不能在领导面前,自以为是的提建议。他的任务,就是把车子开好,保证领导的安全。
  陈达意跟顾秋的关系还算好,因为顾秋这人很随和,容易打交道,陈达意道:“五和县治安是整个南川最差的。如果不是因为黄柄山有省里的背景,早就换掉了。”
  顾秋有些奇怪,“黄柄山有这么厉害?”

  陈达意点了支烟,“顾秘书,你这不是坑我嘛。他和黄省长的关系,你应该比我清楚。”
  顾秋道:“看你说的,我是个外地人,对南川各路诸候的背景,还真不清楚。”
  陈达意道:“也罢,看在你平时对我这么照顾,称兄道弟一场的份上,我就说几句,本来呢,我一个车夫,不该说这些话,要是传到杜书记耳朵里,那就完了。”
  顾秋笑了,“你还信不过我?”

  陈达意道:“现在外面到处在传,黄柄山马上就要进市常委了。市里这点关系啊?还真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当然,我不是把他们比作猫狗。就拿左部长来说,他跟省委的关系,非比寻常,杜书记都得给他三分面子。”
  省委自然指的是一方诸候左书记,顾秋心里一惊,这一层关系,自己倒真不知情。这个左部长还与省委左书记有渊源?这么说来,左部长也是顾家的死对头了。
  想到顾家与左家这层关系,顾秋还真是头痛不已。坚持的路线不同,执政的方式不同,站的阵营不同,自然就走不到一块了。
  如果今天不是问陈达意,自己还蒙在鼓里呢。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得留意这个左部长,或许他就是打开左家的一个缺口。

  左部长好玉,自然就会贪财,这就是他的致命之处,顾秋心里有底了。
  陈达意道:“其实杜书记很不看好这个黄柄山,他在五和县多年,毫无建树,黄省长居然还有心暗示,要市委提拨他,这不是以权谋私嘛?”
  陈达意抽了口烟,“顾秘书,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段关于五和县的童谣?”
  “什么童谣?”
  陈达意道:“这话,可是真的只能出自我口,入你之耳,万万不能跟第二个人讲啊?”
  顾秋道:“你放心吧!我顾秋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了解?”
  陈达意的确很佩服他,就拿前两次救人,换了别人,万万做不到。他这才道:“童谣是这样说的,五和县是父子室,夫妻科,侄子打水叔伯喝,孙子开车爷爷坐,兄妹办公桌对桌。亲戚班子驸马团,小三秘书打字员,王孙公子汽车队,七姑八姨管妇联,亲家表亲配同班,外甥小舅管财权。”
  顾秋听了,惊讶地看着他,“这是谁编的啊?这么有才。”
  陈达意笑了起来,“有句话说,真正的高手在民间。他黄柄山在五和经营这么多年,这就是他的政绩。”

  顾秋叹了口气,杜书记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是不是因为这个?市委班子要人,而上面的领导呢,多次暗示。
  这个面子你给还是不给?
  给吧,这个人又非你所愿。
  不给吧,又得罪人。
  象黄柄山这样的人物,一旦进入市常委,杜书记相信,自己很难掌握他。为什么?因为人家上面直接有人罩着,干嘛得听你的话?
  象这种情况,换了谁,都不会愿意。
  我明知道你不会听我的话,更有可能在班子中捣蛋,我还要提拨你吗?
  顾秋倒是猜到了老板的心思,他就在心里琢磨这段话。
  真没想到,五和县居然是这样的情况?
  这让他想起了杜小马的三人调查组,每次进入五和县,总是无功而返,估计也与这个有很大程度上的关系吧?
  两人穿过了县城,直接来到一个镇上。
  陈达意知道具体的位置,他们要去的人家,就在这个镇往西北不到五公里的地方。
  车子出了镇,进入乡间,全是泥巴路。
  路面窄而不平,车子摇摇晃晃的。好在陈达意早有准备,从市委借了一辆越野车。
  否则杜书记坐的那辆一号车,可就要吃亏了。
  顾秋见过这种地方,在安平的时候,乡下很多路大都如此。这种路不好走,急弯又多。修路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其它方面的因素。
  下午三点左右,两人驱车赶到村上。
  老人家刚好在,她家这房子,比陈燕家里好不了多少。
  只是地方比较宽敞,院子大。
  几只鸡在院子里飞来飞去,老人家就坐在台阶上,看着他们的车子开过来。
  陈达意是熟人了,跟老人家打着招呼。
  老人家道:“杜书记这么客气,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怎么好意思。”
  顾秋说,“杜书记今天没空,就让我们过来。”
  他把二千块钱交到老人家手上,老人家的手都在发抖。随后,她就从屋子里拿出一双手工棉鞋。
  “这是我为杜书记亲自做的,带给他吧!感谢你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