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些事,无需解释,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杜小马就笑他,跟自己一个德性,这臭脾气应该改改了。
  这晚上,杜小马在顾秋这里,聊到很晚才回家。
  第二天上班,顾秋就发现杜书记好象心中有事。

  跟杜书记也有一段时间了,顾秋大致能看出点什么来。
  黎副市长一大早,就来找杜书记,顾秋将他引到杜书记办公室,倒上茶水后,他就退下了。
  刚刚出来,秘书长李双林赶到,也不经过顾秋,直接就往老板办公室去了。
  顾秋心道,黎市长刚来,李双林也到了,看来他们三个有什么重要事情商量。

  李双林是市委秘书长,杜书记的心腹,黎市长呢,看样子也是杜书记的人。
  顾秋就把黎小敏和杜小马的事情,联系到了一块。
  老板办公室里,黎市长在道:“杜书记,我看这样不行啊?这样下去,势必会招来上面的猜忌。”
  李双林也在劝,“黎市长说得对,这事还真不能草之过急,现在紧要之处,还是先按以前的路子,按部就班。”
  原来杜书记想再次重申,大力查处贪腐之事。还有,他要提倡,禁止公款吃喝,禁止铺张浪费,禁止以权谋私等现象。
  两人正在极力劝阻,黄省长刚走,南川就发出这样的通知,这是什么意思?冲着我来的吗?
  不用说,黄省长肯定会这么想的。
  上次在安平县的时候,安平县的作风,让杜书记很不爽了。他分明就是想整整这股风气。
  三个人在办公室里,谈了将近一个上午。

  吃了中午饭,顾秋正在整理资料,杜书记又来了。
  平时这个时候,他肯定会在家里睡午觉,今天的表现有些反常,这令顾秋有些疑惑。
  没想到他去倒茶的时候,杜书记喊了他一句,“你身体怎么样了?”
  通过两件事,杜书记看出了顾秋这个年轻人,满腔热血,一身正义。

  上次在长宁救人,这么大的风险,他奋不顾身。
  这次在安平,他又是如此,没有任何犹豫。有些时候他就在心里想,这年轻人,品质不错。
  顾秋轻轻地回答,“我很好,谢谢书记关心。”
  杜书记道:“你啊,唉!”

  叹了口气,又没说了。
  顾秋就在心里反复琢磨开了,杜书记是什么意思?怪自己多事吗?还是有其他的含义?
  这时杜书记道:“你上次跟我说的,内地经济崛起的重要条件,你回去写份材料。”
  顾秋略一迟疑,“好!”
  杜书记道:“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写,不要讲那些大道理,那些空话,套话,要讲实话。”
  顾秋明白,杜书记如此做法,可以说是问政于自己,更可以说,培养自己。
  关于内地经济建设的事,顾秋还是那次从省城回来,在大巴上碰到杜书记,没想到杜书记一直记在心里。
  于是顾秋回去之后,就开始着手写这篇稿子,关于内地经济的腾飞必须具备的诸多条件。
  写这篇稿子,顾秋花了很多心思。

  从地理位置,人文环境,地方特色,等等各方面都做了详尽的分析。
  当然,最关键的是人。
  如果人的观念和心态不改变,一切都是空谈。
  讲大道理的人,都是那些浮夸之人,只有真正务实的人,才会低调。
  顾秋还在文章中写了,一个地方经济的腾飞,必须从交通开始。环顾全球,从欧洲到美洲,没有哪一个发达国家,不具备最发达的交通网络。
  如果能首先解决这些问题,内地经济腾飞诸多困境,将解决了一半。

  商人最注定时间观念,没有高速,没有机场,没有网络,将是内地经济发展,最致命的缺陷。
  把这篇文章交给杜书记后,杜书记看了,并没有说什么。顾秋以为自己写得不好,但是自己已经尽力了,为了这篇文章,他查了很多资源。
  分析那些发达国家,之所以富裕的原因。当然,有些话,不可能在公开场合下说,更不可以发表在内刊上。
  顾秋并不知道,杜书记看过之后,内心极度震撼。
  他真的无法想象,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脑子里装有这么丰富的内涵,可他却不知道,顾秋学的就是经济管理系。
  顾秋的文章,杜书记看了至少三遍,他也一直在考虑,从哪个方面着手。
  文章中,虽然提到很多方法,也大量举证,但是他隐约感觉到,这个年轻人依然有言犹未尽之意。
  治国先治人,治州何尝不是?
  杜书记正在思量这些事,外面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南川市组织部左部长,左部长这个人,平时说话慢吞吞的,不急不缓。
  看到顾秋的时候,他笑了笑,“小顾,杜书记在不?”
  顾秋道:“正在里面忙呢?我去请示一下,您稍等。”这个左部长,顾秋当然认识,而且非常清楚他的为人。

  上次就是因为左部长,从政军才得以解脱,他这个人呢,不好说,有点亦正亦邪的味道。
  左部长好玉,这是他最大的缺点。
  顾秋正是利用他这一点,才叫从彤把家里的宝贝送给他。经过通报之后,顾秋请他进去。
  左部长背着双手,走进书记办公室。
  杜书记问,“老左,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左部长道:“我倒是有空,就怕你没有空见我。”
  杜书记道:“少扯弹琴,说吧,什么事?”
  扔了支烟过去,左部长就接过来,点上烟,嘎吧嘎吧抽了几口。“老杜啊,你说这个黄省长心里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啊?”
  “哦?你还有闲工夫,琢磨这些?组织部的担子不轻啊?”
  “那是!每年对干部的考察,就得我们忙好几个月的。”左部长吐了口气,“自从你定下这个规矩,我们组织部的同志,可没有闲着。现在每个干部的档案,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你还是说说你今天来的目的吧!”
  杜书记可不想浪费时间,他一向是他很直接的人。
  左部长嘿嘿地笑,“我听说,那天你们在打牌的时候,黄省长说了句,领导叫你上,你就上。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杜书记有些郁闷,这种捕风捉影的事,他居然也记在心里,这不是很明显嘛,黄省长希望黄柄山同志动一动。
  黄柄山可是在五和有些年头了,最近市委班子,有一名副市长要退,难道他暗指这个缺?
  这可是常委班子里的副市长,如果让黄柄山上来,直接就提了半级。
  当然,领导的话,句句得斟酌三分。
  黄省长是不是这个意思,杜书记哪能不明白?
  左部长是过来探口风的,但是左部长跟黄省长的关系,也是一般般而已,这一点,杜书记心知肚明。
  杜书记道:“这是人家领导在牌桌上的话,当不得真的。不过这个黄柄山同志,你倒是可以考察一下。”
  左部长点点头,“不瞒你说,有人早就跟我透过信了,只是我一直没跟你说。黄柄山同志,能不能上,还得看他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