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南只顾着追赶我,没有留意脚下的石头,她一个踉跄从上面绊倒,直接跪在了地上,膝盖受到撞击流出一滩血,她对着车尾大喊,“可你现在已经什么都有了,有钱有势,任何人看在他的权力上都要给你点面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行吗?”

  我沉默摇上车窗,隔绝了外面的阳光和喧嚣,街道人海穿梭,我早就找不到何笙遗落的那颗慈悲心肠了。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不踩踏别人,就要被人取代,我控制了周容深两年,绝不能失手在这最后关头。
  我和宝姐找了个地方吃饭,顺便逛街给周容深买了几件男士衬衣,下午五点多她开车送我回别墅,我进入客厅保姆非常高兴从阳台上迎过来,她对我说何小姐大喜。
  我愣住,她指了指茶几,我很茫然走过去,桌上摆放着一只盒子,盒盖被一条粉色丝带缠住,我拆开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件婚纱。

  那件婚纱非常漂亮,不是网纱,而是十分细腻华贵的绸缎,摸上去像水一样柔轮,连缝合的针脚都找不到,我在市面上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婚纱,如果穿上一定光彩照人。。。
  我问保姆是谁有喜事吗。
  她笑着说就是何小姐的喜事啊,这是先生拿回来的,您瞧瞧是不是您的尺寸。
  她帮我拿住盒子,我捏住婚纱的边角,将它从空中散开,我在身上比试了一下,果然很合身,颜色也是我喜欢的绯白色,周容深拿回来的女士用品归属不外乎两个人,沈姿和我,绝不是林南。
  沈姿比我丰腴一些,个子也略矮,穿这个不合身,而且她那个年纪也不搭配这样娇嫩的颜色,可如果属于我,婚纱是结婚才用的服饰,我作为他的情妇是没有资格穿的。
  “这是礼服吧,只是样子像婚纱,他和太太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就算补办婚礼也不可能把东西拿到这里来。”
  我让保姆放进盒子里收好,问她先生在哪里,她告诉我在卧房。
  我拎着买来的男士衬衣上楼,周容深正半倚在库头打电话,他见我进屋朝我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停在门口不动,他叮嘱对方一定要跟紧码头,这几天乔苍会出一批货,这批货如果能够落在公丨安丨的手里,一定可以解决掉很大的麻烦。
  那边是他的下属,询问他真要对付乔苍吗,是不是有些太冒险,如果没有省厅警力的支持,咱们只是市局出,有些以卵击石。
  周容深不满说,“乔苍现在在我管辖的地盘,省厅不想趟浑水,我不能坐视不理,这伙人太猖獗,适当打压一下,省得后患无穷。”
  那边沉默了片刻,“周局长,这可不是打压了,这批走私到欧洲的佛像都是文物啊,查出来是要问罪的,乔苍的罪哪是那么容易问的,上报到省厅估计都要踢皮球,谁都不揽。”
  周容深说就这么定了。
  他挂断电话,朝我伸出一只手,我笑了笑走过去,搂住他脖子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周容深对于和乔苍有关的事,不太愿意和我说,我也看出来了,我立刻岔开话题说给他买了几件衬衣,让他换上试一试。
  我将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剪标签,他坐在我旁边,用手指把我的头发勾到耳后,“看到婚纱了吗。”
  我点头说看到了,你太太应该会很高兴。
  他蹙眉,“和她有什么关系,送给你的,你没有试吗。”
  我拿着剪子的手差点一抖扎破了衣服,“你送我婚纱?”
  他说对,我送你婚纱。
  我不知道说什么,他笑着捏了捏我的脸,“怎么,傻了吗。何笙,我暂时还不能给你什么,但是这件婚纱,我找了最好的设计师,二十多名绣娘手工缝制了很多天,这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婚纱,它属于你。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可以让你穿上它…”
  我急忙按住他的唇,堵住了他后面的话,“我不要你为了我身败名裂,背负骂名,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情人,我不需要你为我抛妻弃子。”
  周容深的唇鼻被我盖住,只露出一双笑意越来越深的眼睛,他吻了吻我掌心,“好了,看你紧张的样子,我们以后再说这个话题。”

  欲拒还迎在男人的世界里永远是杀手锏,不管是他给什么,还是自己要什么,不着痕迹才能手到擒来,他刚一开口我就迫不及待,他只会对我产生怀疑,认为我的目的不纯,以爱他为借口推辞,反而在他心里更加重了要给我的念头。
  我脱下周容深的衣服,帮他穿上新的,随口问了一句,“你最近回家了吗。”
  他说还没有来得及,明天回去一趟。
  “你老婆怪你吗。”
  他问我怪什么,我说怪你都不回去看看。

  周容深面容很平静,仿佛对沈姿的背叛一无所知,“她没有,她这方面不怎么争。”
  我为他系好纽扣,让他看镜子,周容深穿深色系的衬衣非常英俊,不知道是不是做刑侦太久的缘故,他身上的风度很出众,穿什么都特别有气质。
  他盯着镜子里我和他一大一小的身影,他很怜爱抱住我,“你似乎比沈姿还要了解我。”
  沈姿和他真正相处的时间也就刚结婚那一年,有了孩子就寡淡许多,女人在孩子身上分心,对丈夫不那么关注,丈夫忙着事业应酬,肯给妻子的时间少之又少,不接触不用心怎么可能了解。
  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二乃,我如果不把金主了解得彻彻底底,还能混下去吗,我的人生里没有孩子,我醒来和睡去的一刻都是周容深,他几乎融于我的每分每秒里,比我的影子还要亲近,我对他的喜怒哀乐一清二楚,甚至把自己活成了他,为他丧失自我。
  他脱下准备试穿第二件时,我问他认识宋辉止吗。
  他手上动作微微一滞,“宋辉止。”
  他转过头来看我,“你和他有过接触。”
  “我以前接触的都是大富大贵,平头百姓我当然不会接触,我是在街上听见你老婆喊他。”
  他仍旧一脸平静,“他们是同学,我见过几面。”

  他竟然不好奇沈姿为什么会和一个男人走在街上,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曾经的恋人,这一点他应该清楚,他认知里她难道不应该避嫌吗。
  我忍了忍最终也没有问出口,太明显的敌意也会功亏一篑,周容深是个不动声色的男人,他即使心里怀疑也不会在我面前表露,我把窗户纸捅破一点点就够了。
  周容深去书房部署码头的任务,我站在镜子前愣了很久,省厅并没有派指标给市局,周容深这次要搞乔苍是他自己的部署,即使不成功他也不会得到什么处罚,只是少立一件功而已,他在官场已经功高震主,不是什么好事了,我私心也不想让乔苍出麻烦,他对我挺好的,是真的挺好的。
  我关上门背靠墙壁给今天送情报给我的男人发了一条短讯,告诉他小心码头的货物,市局要查。
  他很快回复了一条,问我他们那边的人电话是否被监控。我说应该没有。
  他又问我什么时候,我想了很久,最终也没有回复他,将短讯全部删光。
  日期:2017-08-2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