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门口爆发出一阵吵闹声,侍者拼命阻拦仍旧不是闯进来的女人的对手,宝姐比我先反应过来,她刚回头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她面前的咖啡就被夺了过去,朝着我脸上狠狠泼了下来。
  多半杯温热的咖啡泼在我脸上,很快烫出一层绯红,宝姐被眼前的突发事故惊住,忘了制止女人的撒泼,女人泼了那杯咖啡后还不觉得解气,又试图夺走我面前的一杯,她手伸过来的时候被我一把扼住。。。
  我指甲刚贴了一层钻石胶,非常尖锐,我故意嵌入她皮肤里,很快刮出了几条血痕,她顾不上疼痛,满眼怒火,恨不得扒了我的皮,喝了我的血。
  “何笙,我知道你名字了,也调查了你的身份,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我一样都是那个圈子出来的。”

  咖啡汁顺着我额头流淌下来,蔓延过一双有些巢湿的眼睛,我透过湿答答的头发盯着眼前的林南,她非常美艳,这张脸孔在津致妆容的描绘下,简直美到令人窒息,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逃不过她的美色诱惑。
  她钓凯子的手段也高,可惜她压不住场,没那份气度,因为周容深宠了她两天就得意忘形恃宠而骄,尖酸刻薄的本性也暴露了,而男人最厌恶这些,情敌更厌恶,如果碰上一个不如她的,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如果碰上比她强的,那就是自掘坟墓。
  宝姐意识到我吃了亏,她非常愤怒要收拾林南,她打架还是挺彪悍的,不过我没让她动,我按住宝姐的手,“她是周容深新包的情妇。”
  宝姐一愣,这事她不知道,不只是她不知道,凡是清楚周容深有二乃的,都以为就我一个,林南算是无名无份。
  我非常冷静找侍者要一包纸巾,擦拭掉脸上的污秽,林南站在我面前浑身煞气,我看也不看她,直到收拾干净自己的脸后,我才把那团脏兮兮的纸对准她的唇扔了出去。
  “我心情好不愿和你计较,否则昨天我怎么收拾你的,今天我就让你再尝一遍。”
  林南擦了擦唇上被纸团砸出的污渍,“都说**上位靠骚,戏子上位靠浪,你可真是这些女人里的极品,一点活路不给别人留,都是出来混饭吃的,你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对我斩尽杀绝你痛快吗?”

  我笑眯眯抬起头看她,“知道昨晚他为什么没去吗。”
  我端起咖啡很悠闲喝了一口,“因为我不让他去,虽然你的身体很诱惑,但架不住我千娇百媚。我不允许的事,他都不会做,现在他的妻子只是一个虚名,真正掌权的周太太是我何笙,我想要碾死你,他根本不会过问。”
  林南两只手撑在桌子上,她俯下身和我平视,一字一顿说,“可你依旧是个二乃,你只是自己觉得你很了不起,一天不坐上那个位置,你就得向他老婆低头,你和我就是一样。”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忽然间的动作令林南措手不及,“我想要坐上那个位置,随时都可以,可你想要顶替我的位置,这辈子到死都办不到。”

  林南因为我的羞辱面目有些狰狞,她嘶吼着质问我,“你用下三滥手段算什么!脱光了让男人操谁不会,他如果来了我也能用这个方式留下他,有本事你和我光明正大的抢,看他到底是陪你还是找我,你敢吗?”
  我拎起皮包,轻轻拨弄着上面的铂金扣,“他下班要回家,我是那个家的女主人,等你什么时候也被他带出会馆直接养在外面,我自然可以和你争,可你现在连资格还没有,你只是一个**,他想起来去睡一夜,想不起来就丢在脑后的玩物,你哪来的底气和我这种身份叫嚣。”
  我丢下这番话无视林南铁青的脸色,和宝姐走出咖啡厅,林南怒气冲冲跟在我身后,她喊我名字,几次要冲过来抓我的手,被宝姐挡在身前,宝姐冷笑勾住林南背着的名牌包,在指尖摸了摸。
  “质地不错,女人傍上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从头到尾焕然一新,曾经a货满柜子飞,现在也都是实打实的真货了,在你身上投入不少吧,惯得你敢上街叫嚣来了。”
  林南不想和她说话,她直奔我扑过来,宝姐扯住她衣领将她推开,朝她怒吼让她滚远点,不要脏了我的衣服。
  林南隔着车顶问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她。
  “我给了你机会,可惜你掂量不清自己的分量,你那晚得意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我平生最恨别人在我面前嚣张,我一定会给她点颜色看看。”

  林南朝前跑了两步,被宝姐一个眼神吓得停住,“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给我的难堪也给了,他以后想来,你可不可以不要阻止?”
  我不说话,在沉默中一声声冷笑,她被我看得发毛,下意识蹙眉,我拉开车门坐进去,将车窗摇下,透过虚无的空气看着她。
  “我的男人我怎么会不管呢。日久生情的道理我比你懂,我不会给你反败为胜的机会,你这种女人太危险了,男人不能靠近。”
  林南很聪明,她脸色陡然变得惨白,她明白我要出手了,速战速决解决掉她,男人对一个连二乃都算不上的女人,新鲜感来得很猛烈,但消散得也很快,如果不趁热打铁,很容易被遗忘。
  男人图的不过是肉体上的新鲜快感,这种感觉其实是可以替代的,我昨晚就让周容深得到了从林南身上都得不到的剌激,他自然也就不想她了。
  林南知道杠不过我,我轮硬不吃,也没有任何周容深不知道的把柄在她手里,以她的道行调查出我和乔苍的丑事太难了,她威胁不了我,也赢不了我,只能向我低头。
  她扒住车窗向我哀求说,“何姐,我认栽,我不和你争了,你给我一条活路行吗?”
  宝姐已经发动汽车,缓慢朝街边驶去,林南不肯放弃跟着车奔跑,她美艳的脸上那份嚣张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丝乞求和慌张,这一刻让我忽然想到了成王败寇这个词。
  任何一段三角甚至四角感情,没有对与错,只有输家和赢家,赢了的就是对的,输了的就是错的,是是非非谁也说不清楚。
  林南和我的争斗里,她是输家,昙花一现来去匆匆,我用手段压住了她上位的势头,把她打回原形。
  而接下来呢,我和沈姿的夺夫大战是不是要拉开序幕了。谁会是赢家,谁又会是输家,我和她的战争输家会非常惨,甚至一无所有,可不战而败不是我何笙的人生。
  车越开越快,林南已经快要追不上,她死死握住一块玻璃,几乎被车拖着朝前滑行,她大声呼喊着可不可以放过我,我不会和你争,我连二乃的身份都没有我也认了,求你不要让他抛弃我。
  她喊完这句被车甩在了后面,我让宝姐开慢点,然后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刚才林南碰过的地方,我探出头盯着她奋力追赶但是越落越远的身体。
  “仓廪实而知荣辱,吃不饱还管什么仁善慈悲。要我放过你,我走投无路时,谁赏我一份仁慈了吗?我也是受过太多摧残践踏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我不会让一时心轮葬送我的前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