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8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对我身体每一处都太熟悉了,这不是好事,所以我必须将我以前从金主那里练就的本领一点点用在他身上,不能一次性喂饱了,但也要给他点甜头尝。
  薇薇在嫩模聚会上说只要转正了,我们就高枕无忧了,那张结婚证栓不住男人的心,可以拴住自己的名分,他敢离老娘怎么也得拿点损失费吧,不吃亏。
  其实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段感情可以高枕无忧,在外界的诱惑下都是岌岌可危的。老婆二乃还是炮友都必须不停给男人灌输新鲜感,纯情的良家妇女偶尔换上开档裤放荡一把,男人会大喜过望,就好像天天吃素菜,偶尔一顿荤腥,怎么会不解馋呢。
  男女的**是一门学问,不管男人正经还是不正经,库上操个荡*都会喜欢,二乃搞**搞不舒坦,没有金主愿意包,长得再漂亮也是为了劈开腿给男人干的,不是当摆设过眼瘾的。
  如果长了一张清纯的脸蛋,还有一副放荡的肉体,这种女人都是老天赏饭吃,这辈子光指着吸男人就能吸得风光无限。
  周容深这两次让我特别舒服,他没有给我做口活儿,但他技巧好像更强了,我在他身上得到的快感越来越多,他强壮魁梧的身材在我胯上驰骋的样子,兽欲澎湃,让我恨不得索取更多,就算浑身瘫轮了也不想停下来。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做出来,相比他和他老婆相濡以沫同甘共苦,我们只是同甘,同剌激,这种感情也许没基础很脆弱,但对于什么都拥有的男人,这才是王道。
  飞黄腾达还记着老婆付出的男人不多了,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大染缸,一个垃圾场,多少男人一辈子无能走了狗屎运中几百万彩票,第一件事瞒着老婆离婚,和他共苦屁用没有,根本不如一个美女勾勾手指的魔力。
  我吃早餐时接到了一条短讯,当时保姆正在旁边伺候我,我看了一眼便把屏幕扣住了,吃完后告诉她出去见个朋友,她问我什么时间回来,是否带着司机,我告诉她朋友来接,不会太晚。
  我匆忙赶到短讯上留下的地址,是一家意式咖啡厅,我在来的路上还特意给宝姐打了电话,她最近很闲,手底下又火了一批嫩模,被她输送到官场和商场的大爷怀里,她光是拿孝敬都吃撑了。
  我到达时宝姐还没来,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坐在橱窗边,他面前什么饮品都没有,只有一盒轮中华,一枚打火机。
  我拉住一名侍者问那是25号桌吗,他说是,我朝他道谢,走过去看了男人一眼,“是你约我的。”
  他没有抬头,小声让我坐下,声音很沙哑,有点公鸭嗓。

  我不认识他,不过能因为沈姿这事儿约我的,即使不是我上次委托的保镖,也一定是乔苍的人。
  我在他对面拉开椅子落座,招呼侍者上两杯温水两杯咖啡,等侍者端上饮品离开我问男人是有结果了吗。
  男人抬起头,透过墨镜注视我,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睛,因为镜片太厚了,而且颜色很晦暗,不过我仍旧能感受到他眼神中的沉着和犀利,这不是一个普通喽啰,应该是乔苍的心腹,类似北哥那种地位,算是个堂主或者小头目。
  “您让我调查的人,是周局长的太太。”
  我点头说是。
  他唇角挑了挑,“何小姐,您和周容深关系匪浅,您调查他不要紧,我们苍哥和周容深水火不容,黑白势不两立的道理您懂吧。”

  我说我懂,可我找不到其他人应,周容深作为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没有人为了这点好处调查招惹他,乔先生有这个本事和势力,他不畏惧。
  男人说苍哥也不愿惹一身狐狸骚,要不是因为何小姐是苍哥非常看重的人,我们不好驳您的面子,按规矩我们绝对不碰当官的,尤其是周容深这种拿枪的官。
  我说抱歉,为你添麻烦了。
  他从旁边的黑色手提包里取出一份资料,“何小姐,您要的东西,能查到的都在这里,其他的我们查不到,广东也没有人能查。”
  我接过说了声谢谢,他起身将衣领竖起挡住自己半张脸,“苍哥有吩咐,何小姐的事不能拒绝,如果以后您有需要,再找我就是。”
  他说完朝我点了下头,转身往门口走去,宝姐正好从外面推门进入,和他近距离碰了一面,宝姐盯着他武装齐备的脸,一直目送他走出好远才回过神。

  我招手让她过来,她非常疑惑问刚才那是古惑仔吗?
  我说差不多,混黑道的,乔苍的人。
  她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好人谁那副打扮,乔先生手底下有一批死士,专门为他执行危险人物,转移条子的注意力,比如送军火和销毁丨毒丨品,就是抓住了二话不说直接枪毙的任务,基本上不能露脸。哪个黑老大都得养这种人,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
  宝姐说什么我没听进去,我所有注意力都被手里的相片吸引了,沈姿还真是出轨了,我那天看到的男人就是她的情夫。

  不过他们不是纯粹的炮友,而是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基础,他们是大学时期的同窗,后来毕业沈姿爱上了在公丨安丨任职刑侦副处长的周容深,把那个男人甩掉了。
  她和周容深结婚后一年有了孩子,生活非常恩爱,可是随着周容深升官进爵,对她逐渐淡漠,沈姿在这时又想起了曾经的初恋,通过朋友介绍再次苟且到一起。
  这段不正当的婚外恋已经维持两年多,周容深包养我之后就不怎么回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沈姿不甘寂寞出轨至今。
  怎么说呢,她没找鸭子来派遣空虚是对得起周容深了,嫖鸭子的官太太和富婆太多了,那绿帽子戴得才叫一个难堪,说到底沈姿只是寂寞,她渴望感情,渴望男人的呵护陪伴,而不是单纯**。

  周容深自从包养我所有时间都用在我身上,连夫妻之间例行公事的*生活都很少,沈姿还不到四十岁,怎么可能挨得住两年空库。
  宝姐从我手里接过去看了一眼,她笑着说,“何笙,你可真毒,霸占人家老公,连一晚上都不分给老婆,怎么,还想用这个翻身上位,行。”
  她点了根女士香烟,笑得非常满意,“我没看错你,够狠。”
  我张嘴想解释,她打断我,“这有什么啊,男人嘛,有本事抢,没本事就拱手相让,什么不都是靠自己本事争取吗。再说了,两地分居的夫妻还少吗,人家有的是老婆安分守己等着的,她骨子里也是个荡*,这种女人抢了她老公也不用愧疚。”
  宝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周太太,还不请几个姐妹儿庆祝一下?”
  我让她别瞎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沈姿给周容深生了儿子,这就是纽带,是筹码,想扳倒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再说她陪周容深这么多年,周容深是个很长情的男人,考虑着情分名誉孩子这么多因素,搞不好最后就是形婚,不见得离得了。
  不过我上位确实看到曙光了,沈姿驾驭男人的本事远不如我,她自己又自掘坟墓,十有八九是要下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