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三十年的灵异体验》
第9节

作者: 精巧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1 10:45:15
  回到正题,再来讲讲2017年春节后的故事。
  自从在梦中被佛祖一语点破之后,我对佛教终于才起了些许兴趣。说实话,我从小就不信佛,而且一去寺院,看见佛像,心里就鄙视地想:你有什么了不起。
  小时候的反感源自于跟随父亲去寺院上香,那时候我上小学,大约是98年吧!出寺院的时候,爸爸在功德箱布施了50元钱,结果一旁的和尚见了,急忙说:施主进化百依百顺,捐一百吧!爸爸听了很尴尬,急忙又塞进去50。
  自那以后,虽然父亲仍然信佛,但却在我幼小的记忆里烙下了不好的印象,再也难以亲近佛法。
  现在我回过头再看这件事,不但不觉得奇怪,反而更觉得是应了末法时代的预言。佛教内部的鱼龙混杂加上信念的动摇,才是构成末法的生成。

  所以,看到网络或是身边人对佛教质疑,对僧侣团体的不信任,我是理解的,因为我当初也被不如法的僧侣误导过,并且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因此,虽然梦中醍醐灌顶被佛法点化,但我还是没有马上皈依,还在观望。我想证明一下,这究竟是自我意识在梦中的体现,还是真佛现身。
  接着很快,我又遇到了一个神奇的事情。
  几天后的梦境里,我化身3、4岁的孩童,被一个大姐姐领着到处玩。面前突然现出一座汉白玉的牌坊,我一时兴起跨过了门槛,却发现门槛的另一边是另一番天地。
  眼前是一座古代宅子的大厅,中间摆了张大木床,整个房间雕梁画栋,柱子上还有紫色的围帐,十分美轮美奂。
  床榻上有两个穿灰黑褂子的古代人,他们的身体以诡异的形状纠缠在一起,看了有点令人害羞。他们见我来了,连忙解开手脚,其中一个向我迎过来,另一位看我一眼就回避了。

  迎过来的人又高又瘦,外罩一件灰色褂子,里面是黑色里衣,我个子矮小,看得最多就是他小腿上的黑长袍。对方很和蔼,仿佛是个男子,可是容貌不清晰。他打量我一翻,笑着问:你怎么能到这里来呢?
  我问:为什么不能进来呢?
  他笑了:你知道什么是三性?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他笑起来,说:不知道三性是不能来的呦?等你知道什么是三性再说吧!
  于是我晕头转向地被之前领着我玩的大姐姐又领了出去。
  醒了以后,我满脑子都是“三性”。啥是三性?我在上班的路上在车里跟老公聊天,问他知不知道,他表示不知道。我们讨论了一下,莫非是男性女性中性?然后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到了单位,我问同事啥叫三性,也没有答案。最后无奈,我打开了万能的网络。
  百科里说的话我都看不懂,基本上三性的概念出自于佛教唯识学,是唯识学所说的诸法的三种存在形态或层次︰又称 三自性。即 遍计所执性、 依他起性与圆成实性。
  因为太深奥,我这个佛学零基础的小白自然是看不懂的。突然我意识到,这不是在梦中被老师画了重点,留了作业吗?也是神奇。
  我以前从没接触过三性这个词,更不知道还有个唯识学,所以这个梦显然不是根据我的意识而转移的,这让我对佛法开始起了微妙的兴趣。
  这段时间,我开始在网上寻找有关唯识学的文章,但实在太深奥太抽象,所以最后都是读得一头雾水,有点泄气了。
  三月到四月间,我很频繁地梦见与佛教有关的梦。有些是当时知道是佛,有些是过后醒来才知道。比如一次梦中与一行年轻人坐火车,从窗口看见一座顶天立地的大黄土山,当我细细观察时,却发现那不是自然景观,而是一座人像的腰腿部位!他下身穿着战裙和靴子,两足分开直立。再探头往上看,只见火车是绕道他的背面了,只见他上身身穿铠甲,背背两道飘带,而头部隐约戴着一顶头盔,云雾把头部笼罩起来,已经看不太清楚了。看着看着火车到了站,一行人正看得如痴如醉,依依不舍地下了车。我也欲与他们一起走,突然不知道谁说:活人不能去。

  我们其中一个金发的很美丽的女孩子无以为然道:怕什么?我们都已经死了。
  可是我总于没能与他们一同去,与他们没走几步,就醒了。
  醒来之后,我并没有害怕,因为鬼也与人没什么区别,也会嬉笑打闹,仿佛朋友一般,这次火车之行可以说是十分开心愉快的,唯独那做直耸入云的神像,到底是谁呢?我在白天上网搜索,哪尊神仙是站立的战神,最后发现,韦陀菩萨与我梦中的形象十分相似,而且又特意去庙中的韦驮像背后观相,确实一般不二。后来看资料说,韦陀一般在寺庙是放在舍利塔对面,守护佛祖与僧侣的大护法,并保护世间一切佛弟子,可以说是一尊孔武有力的守护神。

  就这样,我在梦中潜移默化的了解了佛教的一些基础知识,慢慢的对佛法的兴趣也越来越高。
  终于有一天,一个梦令我决定皈依佛门。
  这次在梦中,我是个人间的乞丐,衣不遮体,蓬头垢面,只能吃腐烂的被遗弃的食物为生,天地间没有人关心我,也没有人把我当回事,我就是作为废物苟活着。
  泥泞的路上来了一路人马,好像是官差,打着旗号,穿着黑色的官衣,讨论着要去抓人。我偷偷尾随他们,想看看抓的是谁,结果趴在地面上,却望见十几米下他们在挨个给人砍头。其中有个青衣服的白面小人,被按到案板上,手起刀落一刀斩落人头,人头咕噜噜地掉到地面,一翻个唇红齿白的小脸正对着偷看的我。我不禁吓得啊呀一声,不想这一声惊动了砍头的官差,他抬头瞪了我一眼把我吓得连轮带爬地逃走了。

  慌不择路间,我闯入一座大宅,里面威严豪华,地上铺着红毯,好似法院的氛围。我无处可躲,只得往里跑,进入一间厅堂,正看见一尊紫铜色大佛,佛两腿交盘之间有一个大洞,我纵身一跃就跳了进去。
  下面深不见底,我怕爬不上来,就用双手死死扒住边缘,正在屏气凝神间,穴口突然冒出四个人,把我吓得不轻。但接着,我又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这四个人是几个大爷大妈,有秃顶的有烫发的,还笑眯眯的安慰我,叫我不要怕,其中一个说,你放心,有我们呢!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你松手吧!没事,进去就好了,就好了。
  我只得送了手,任自己滑落下去。本以为是掉入无底深渊,不料却是掉进佛像的莲花座里了,我眼前有一瓣金色的花瓣,而我就坐在上面。
  接着就听外边几个大姐大妈说:咱们把你抬出来就好了!抬出来就好了!这四个人竟然力大无比,一人一角,不费力就把铜佛搬到一座大红轿上,而后俩前俩后,只一扛,就抬起了大轿。我耳轮中只听他们不停的说,抬出来就好了!就好了!这几句话。
  没走几步,一个黑衣的小老头拿着大刀追了进来,他拦住一行人,说要拿我,他仿佛知道我在大佛里。在被四人万般阻挠之际,他点燃火把,要用火试试能不能烧出我。

  火把点燃了我脚前的莲瓣,金色的莲花起了一股蓝火,然后马上就熄灭了,莲瓣又回复如初。
  最后那黑衣老头试了几次都点不燃,无奈放过了我,四人复又抬着轿,欢天喜地地往外走。
  醒来之后,我感动莫名,当天中午就决定去庙上皈依。
  这就是我皈依的过程,不是别人劝的,也不是家庭熏陶,完全靠这些奇特的感应慢慢感化。自从皈依之后,我就再也没梦见佛祖,想必他们觉得引我入门即可,剩下的还需要自己努力了~哈哈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