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44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1 17:49:08
  正当我以为自己会被老怪婆吃掉的时候,老怪婆忽然像是被烫伤一般收回了手,她抓着自己烧焦成黑色的手不敢相信的瞪着我,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我心下怔然,低头看到手镯上有一抹红光正在隐去。
  心,稍稍的放下了一些。
  我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个救命符。
  老怪婆看着自己烫伤的手不敢再对我贸然出手,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我,打量了我几番,眼神中各种复杂的情绪涌出,最后气愤的用拐杖敲敲地板离开了。
  周围的氛围太过阴森,我被死人包围着,压抑着呼吸都不顺畅。我努力的不去想所面临的这个处境,想到祁灵心底一阵担心,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刚才纵身一跃应该是到了湖中心才对,现在还没有赶过来,难道是被其他的东西给缠住了?
  我心中焦急,可是被捆绑在这里动弹不得,只能无力的担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怪婆没有再出现,我透过水雾,隐约间忽然看到人群中有一个人影正朝着我游来,仔细一看是祁灵。我心中大喜,转而看到他身后有一个黑雾幻化成人形的东西追了过来。心中无比骇然。

  那个东西整个都像是一个肉包子一般,眼睛长在身体上,四肢像是从身体里拔出来的一般,短小的冒在外面。此时,它正快速的追赶着祁灵。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
  “那是毒雾做成的人,只要那个驱鬼小子被碰到,他就会死。”
  我大惊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怪婆已经进来,她看着我冷冷出声,“我得不到你,这个驱鬼小子也不会活着。”
  我的心一顿,焦心的看着祁灵,希望他能赶快注意到身后的毒雾。
  毒雾的触角突然变长,我下意识的就要出声提醒,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丝毫声音,老怪婆对着我冷冷一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这小子上次打伤我,这次没那么容易让他逃走!”
  我蹙紧眉头,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老怪婆。
  怪不得她编制出这样一个迷雾,原来是身体受伤。
  我低下头,想起上次召唤火凤凰的事情。看了一眼手镯,此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召唤。
  祁灵,你一定要没事。

  祁灵像是察觉到了我的暗示,就在触角要触碰到他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飞出去无数道的符纸,将毒雾全部都包围,祁灵默念了一个咒语,那个毒雾很快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了。
  日期:2017-08-11 17:52:06
  爆炸声还响在耳边,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老怪婆的拐杖忽然伸长,把我卷到了她的身边,看了一眼祁灵,卷着我便离开。
  祁灵在后面穷追不舍,老怪婆在水里行动却非常快,很快,便看不到祁灵的身影了。

  老怪婆不知道要带我到什么地方,我看着她的背影,心觉得十分没底。
  忽然,喉咙像是被棉花堵住了一般,呛得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呼吸被掠夺,下一秒就要失去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周围闪现出了一道白光,我仿佛是看到了季凌担忧的看着自己。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之后我竟然在宿舍里,木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看到我的时候没有一丝惊讶,我看了她几眼,见木木已经恢复了正常,询问道,“木木,我什么时候来学校的?”
  木木奇怪的看着我,“今天早上啊。”
  我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不知道自己是被谁给救了,而且祁灵现在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也不得而知。
  我怔然的坐在床上,觉得很多事情的发生已经脱离了轨道。我的脑子现在乱成了一锅粥。
  我休息了一会儿,想到木木平时很关注季凌,便询问道,“木木,你知道最近季凌教授的消息吗?”
  木木放下了酸奶,“不知道,他好久没来学校上课了,你找他有事?”
  木木忽然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木木又看了我一眼,接着转过身去继续喝酸奶,我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听她道,“你要是找季教授有事的话可以问问班主任,她应该清楚。”
  我点头,虽然木木看着已经恢复了原样,但是目前我对宿舍还是有一些恐惧,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了。
  出门以后我就给班主任打电话,说是找季教授讨论一些相关的学术问题,班主任一听是和学习有关的,立刻就告知了我季凌最近的动向。
  原来季凌发高烧住院了。
  我本着学生担心老师身体的心情问了班主任是哪家医院哪个病房,随后又说了几句学习上的事情便挂断电话。
  日期:2017-08-11 17:52:34

  握着手机一时心事重重,之前他几次脸色苍白,还有在平地村的水下,救我的一定也是季凌。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对付得了老怪婆。
  想到这,我又有些担心祁灵,不知道他现在如何。
  坐上的士来到医院,我找到季凌的病房进去,见季凌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泛起了一阵心酸。几步来到季凌的身前,看到他额头上不断的溢出了汗水,俊眉难受的纠结在一起。睡梦中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
  “子陌…子陌…快逃…”
  我听到他喊我的名字,说不清心底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望着他良久出神。
  他在梦里也在思念我,顾及我的安危吗?我愣愣的看着季凌半晌,拿起了毛巾擦拭着他的额头上的汗水。
  忽然,门“吱呀”一声打开,我起身一看,见是一对夫妻,再看男人和季凌酷似的面庞,便猜测到了两人的身份,不好意思的道歉,“季先生,季太太,很抱歉,冒昧来访了,没有提前告知您二位就来了。”
  “没事,没事。”
  季凌的父母似乎是并不介意的样子,还不停的打量我,那目光看起来有些暧昧。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季凌的父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朝我问道。
  “夏子陌。”

  我有些紧张。
  “恩,我听说凌儿在学校有一个小女朋友,就是你吧?”
  季凌的父亲说的笃定,他的母亲也站在一旁含笑看着我,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我是季凌的妻子,那么女朋友当然也应该是我来做,当下心底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点头承认了。
  季凌的父母看上去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又看了一眼季凌眼底才冒出了担忧,“唉,季凌这个孩子着实是不让人省心,拼命工作把自己都累着了,现在都昏迷不醒了。”
  我的心一顿,怔怔的看着季凌苍白的脸颊,“伯父,医生怎么说季凌的身体?”
  季伯父摇摇头,“一时诊断不出原因,但是高烧不断,又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头一酸,想到季凌几次都是因为救我才导致身体变坏,现在看到季凌的父母这么担忧,心底不由得更加歉疚。
  季伯父似乎看出了我在自责,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唉,姑娘啊,你也不要自责,季凌这个孩子一向是以工作为重,我和他妈都清楚。”
  怎么会不是我的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