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3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玉露盯着儿子注视了一会儿,狐疑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妈就高兴死了,蒙蒙,听妈的话,你还是一个孩子,大人的事情太复杂,你还搞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长大以后你想干什么,那时候妈就管不了了,但现在你必须听妈的话……”
  陆思岳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住校以后,你恐怕天天要陪他睡觉了吧?”
  周玉露一愣,随即胀红了脸骂道:“哎呀,你这兔崽子这脑袋里整天想些什么?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思岳赌气道:“怎么没关系,你整天跟我的仇人睡觉,我心里别扭……”
  周玉露骂道:“满嘴胡说八道,他跟你有什么仇?还说没病呢,我看你这心理有问题,过些日子还是要给你找个心理医生好好看看……”

  陆思岳哼了一声道:“也不知道谁心理不正常,其实你自己很清楚,就算我不跟涛哥来往,他也从心底里厌恶我,就因为我爸杀了他妈……所以,你再讨好他也没用,这个仇是结定了……”
  周玉露听了陆思岳的话怔怔说不出话来,她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儿子比自己看得更清楚。
  事实上,自从陆鸣知道儿子是陆建岳的私生子之后,虽然表面上一副大度的样子,实际上心里面一直有块疙瘩,再加上后来儿子和陆涛来往,他对儿子的厌恶之情已经不再掩饰了。
  说实话,正像儿子说的那样,要不是自己捏着他的“把柄”恐怕早就已经跟自己疏远了,只是,自己捏着的这个“把柄”越来越不值钱了。

  等他把一切都摆平之后,即便自己说出他的秘密,有谁会相信呢,眼下也只能好好哄着他帮自己买下那家美容俱乐部,今后他要是喜新厌旧的话,也只能由他了。
  这样一想,忍不住把儿子搂进怀里,说道:“蒙蒙,你要记住,咱们孤儿寡母的,谁也得罪不起。
  我承认陆鸣不喜欢你,但他毕竟对妈还不错,要不是他,咱们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今后还要送你出国念书,还要给你娶媳妇,这都需要钱,你跟他过不去,岂不是等于跟钱过不去?
  所以,你现在就算是装也要装出一副知恩图报的样子,再说,严格说起来,他对我们确实有恩,这些年我们之所以过得无忧无虑的,还不是全靠他?
  你父亲虽然生了你,但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就算是陆涛后来认你当弟弟,但他是别有用心。
  今天晚上你也看见了,你这个所谓的大哥是怎么逼着妈替他做事的,还动不动威胁要割你的舌头,哪里有一点兄弟情义。
  所以,说来说去,陆鸣跟咱们无亲无故,对我们也别无所求,可总算是没有把我们抛弃……但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付出总要得到回报,妈现在除了这个身子,确实也没有别的东西回报人家啊……”
  陆思岳听了母亲的话,阴沉着脸好一阵没出声,最后嘟囔道:“什么回报不回报的,不过是卖身罢了……”

  周玉露怔怔地盯着儿子只是了一会儿,随即抡起手掌给了儿子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陆思岳捂着脸怔怔地楞了一会儿,随即跳起身来跑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周玉露坐在那里失魂落魄的哼哼道:“真是鬼迷心窍了……”
  徐晓帆气哼哼地离开里面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给范昌明打了一个电话,半个小时之后,范昌明亲自开着车来接她。
  “我的身份可能已经被陆鸣识破了……”徐晓帆钻进车里面就一脸沮丧地说道。
  范昌明惊讶道:“你都没有跟他怎么接触,怎么会被识破了身份?什么地方出了漏洞?”
  徐晓帆说道:“我今天才知道,他之所以一直跟我若即若离的,多半是心里总是不踏实,所提,我相信他一直在悄悄的观察我,没想到今晚被周玉露坏了大事……”
  范昌明楞了一下,说道:“周玉露?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徐晓帆说道:“我这段时间因为没机会接近陆鸣,所以想接近一下他的几个女人,刚好蒋竹君和周玉露都回来了,所以,借着过年的机会,跟周玉露和蒋竹君都见过面……
  蒋竹君这个人很精明,所以,我倒不敢在她面前直接打听陆鸣的事情,不过,周玉露在这方面比较糊涂,一听说我已经被公丨安丨局开除了,反倒没有了戒心,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周玉露很有可能掌握着陆鸣赃款的秘密……”
  范昌明点上一支烟,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徐晓帆说道:“我并不是毫无根据怀疑她,起码有三个理由支持我的怀疑,首先,陆建岳死后,周玉露的案子也就算不了了之了。
  可她仍然躲在东江市没有回来,我认为这是陆鸣的意思,当然,他应该不是担心我们会再找周玉露的麻烦,而是生怕周玉露不小心泄露了他的秘密……”
  范昌明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理由有点牵强……”
  徐晓帆说道:“我的第二个理由是,陆涛突然接近周玉露的儿子,从表面上看,陆涛好像是出于亲情才接触陆思岳,但我也可以理解为他试图通过陆思岳接近周玉露,目的当然是未了打探陆鸣的情况……”

  范昌明缓缓摇摇头说道:“这个理由模棱两可,也站不住脚……我需要的是确凿无疑的推论,你的第三个理由呢……”
  徐晓帆说道:“根据周玉露的说法,陆鸣知道陆涛和陆思岳来往的事情,而陆鸣和陆涛是仇人,他怎么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任陆涛一只脚踏进自己家的后院呢?
  他应该有两种反应,一是勒令周玉露断绝和陆涛的来往,二是自己马上断绝和周玉露的来往,可他却装作看不见,继续和周玉露保持关系,我只能认为他是迫不得已,不敢和周玉露撕破脸……”
  范昌明说道:“这倒有点意思,不过,还是有点牵强,陆鸣的德行你也清楚,不排除他过于痴迷周玉露的可能性……”
  徐晓帆摇摇头说道:“恰恰相反,在我看来,陆鸣实际上已经对周玉露没有多大兴趣了,且不说他家里有陆媛,外面有陈丹菲,不为万人知道的女人更是不计其数,痴迷上周玉露的可能性不大。
  何况,根据周玉露的说法,他和陆鸣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如果陆鸣痴迷她的身子,东江市又不是远隔万里,哪有一年都不去看一次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陆鸣迫不得已跟周玉露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范昌明问道。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准确点说是维持一种供养关系,周玉露母子一直靠陆鸣的供养过日子,实际上,陆鸣如果对周玉露真的腻味了,完全可以给她一笔钱了结这种关系。
  日期:2017-08-2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